1. 枭宠狂妃:对门那个暴君

    暗香

    99uu优优连载中151.95万 重生前,顾书栊定亲的是洛王侄子司空焱,结果死在大婚前日,血溅闺房。 重生后,顾书栊定亲的是洛王司空穆晟,重生不做夫妻,做你婶娘整死你!   一场精心设计的提亲,一次处心积虑的谋杀。   阴险狡诈的继母,手段狠辣的继妹,薄情寡义的未婚夫。   大婚前日,继妹为了抢婚,一把火点燃了她的闺房,门窗皆被锁死,含冤惨死。   再睁开眼,成为顾家旁支的嫡长女顾云染。      重生归来,铁腕复仇。   可谁告诉她,为什么她家对门住着的是上一世最终登上皇位的暴君司空穆晟?
  2. 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夏日粉末

    99uu优优连载中212.98万 容倾颜,二十一世纪医药世家的继承人,精通医理,活死人,肉白骨,最后却死在自己的亲人手里。 慕容倾颜,圣鸿大陆慕容世家嫡出小姐。虽为嫡出,却容貌丑陋,经脉堵塞,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更是慕容家族的耻辱。 一朝穿越,当她成为了她。 再次睁眼,曾经无法修炼的废物,却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素手翻云,逆天改命,让所有曾经瞧不起她的人追悔莫及。 契约神兽,炼制仙丹。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誓要让曾经瞧不起她的人刮目相看。 当曾经的废物变成惊世奇才,当曾经丑陋的容貌褪去,她已不再是以前的她。这一切,究竟花了谁的眼,惑了谁的心呢? 曾经的未婚夫追悔莫及,曾经小看她的家族万分悔恨,却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当她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之时,在她的身边一直有着一个他,在为她保驾护航,让她能够自由自在地在天空飞翔。 他说,一生别无所有,但求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她说,如君所愿。
  3. 一品毒妻:夫君,请下榻

    颜江灯塔

    99uu优优连载中64.46万 苏秋雨觉得她肯定救了一个祸害,在家祸害她,出门祸害整个大魏国。 …… “夫君,既然你身体恢复了,不如归家吧?” “娘子,我还没有恢复,小腿疼。” “小腿疼?” “嗯,不信你摸摸。” 某女伸出手,这一摸,她发现不是他腿疼,而是她腰疼。 …… “夫君,既已送你到京城我便可返乡回家了吧?” “忘记告诉娘子了,一品诰命夫人无圣旨不可离京,娘子要委屈留下了。” “啊?一品?” “娘子不满意?那为夫定当再努力更高的位子?” 更高?再高不就是皇帝?夭寿哦,果然救了一个奸臣! 大魏国的官员都知道,得罪了卢大人不过是一刀砍头的事,可如果得罪了卢夫人那就是全家砍头的事。 没有什么事情是讨好卢夫人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多讨好一次!
  4. 悍妃当道:皇上,来侍寝!

    夜舞倾城

    99uu优优连载中40.51万 百姓们都在传将军府那个最爱东施效颦的肥妞把焱国第一美男子强吻了,郝窈窕一巴掌拍碎酒楼的桌子,这个锅她不背! 郝窈窕决定用实际行动替自己正名,证明自己没有强吻过那小妖精。 她半路拦住传说中焱国最美的男人,手中皮鞭甩得啪啪响。 小样,看你往哪儿跑? 郝窈窕用鞭柄抬起某男的下巴:小妖精你好! 第一美男:…… 郝窈窕轻佻的一挑眉:你想知道我找你干啥不? 第一美男眉头扬起桃花眼一眯:不想。 郝窈窕脸颊一抽:你这话让我怎么接? 第一美男:随便! 郝窈窕冷哼:听说我把你强吻了? 第一美男眼尾扬起:是有这么回事。 郝窈窕双眼瞪大:你为什么不解释? 第一美男呵呵一笑:懒。 郝窈窕磨着后槽牙:这话没毛病,很好。 她一手勾住第一美男的脖子然后一跷脚,强吻美男的罪名直接给他坐实了。 背锅侠不能白当!
  5. 娇宠萌妃:王爷,我有了!

    夜舞倾城

    99uu优优已完结274.44万 凌苼歌嫁给了权倾朝野的大太监? 全国人民都在议论,这真是一棵嫩白菜被猪给拱了! 凌笙歌大婚之日坐在新房胡吃海塞,听到开门声她抓过红盖头挡住了脸。 妖孽难挡的某太监进了新房,看到凌笙歌那不拘小节的坐姿没由来的心神荡漾。 “吃饱了吗?” 凌笙歌翻了个白眼,“半饱!” “要不要夫君陪你一起吃?” “没胃口!” 妖孽看了一眼床上的花生桂圆大枣被吃了个干净,嘴角勾了勾。 “为夫还没吃!” “那你吃啊,谁拦着你了?”凌笙歌的话一说完就被按倒在床上。 “既然娘子极力邀请,那么为夫恭敬不如从命了!” 凌笙歌红盖头被拽掉就被眼前的脸给吓肾虚了。 后来凌笙歌才知道,全国人民口中所说的那棵嫩白菜指的是她的太监夫君,而她才是那头拱了白菜的猪!
  6. 姻缘错,弃妃不受宠

    云墨铱

    99uu优优已完结113.44万 他第一次执起她的手,却不是要与她偕老, 而是残忍地一根根拆断了她的指骨, 十指连心! 当抽筋剔骨般的剧痛蔓延开来,冷汗如雨洒落之时, 她笑了! 只因,指尖的痛已远远比不上心中几欲灭顶的绝望悲凉, 她的夫君,终究还是不信她啊! * 名满天下的无双王爷竟会因为一朵花而娶她这个据说奇丑无比的无盐女, 说出来谁信? 百日荣宠,妒煞天下女子, 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他的甜言蜜语不过是一个虚幻的泡影, 当她再无利用价值,她亲眼看见他与另一个才色双绝的女子出双入对, 而他,竟狠心地将她推到刺客刀下,为他心爱的女子生生挡下那致命一剑, 生死挣扎,醒来时,她已再次身披嫁衣, 一纸诏书,她成为和亲郡主, 而她和亲的对象,竟是那个声名狼籍,人人唾弃的他国质子, 且她远嫁之时,亦是他大婚之日…… 一杯毒酒,穿肠而过,只因他担心她会纠缠不休 琉璃高台,红裙如火,那诀别前的倾世一舞, 她宛如浴火的蝶,从此华丽蜕变…… 惊鸿一瞥,惊艳不可方物, 然,再见之日,却亦是心碎之时! * 两次出嫁,皆非她之所愿, 两段姻缘,四个人的纠缠, 当尘埃最终落定, 到最后,究竟是错了姻缘,还是错了人? (本文虐,但不为虐而虐)
  7. 佳偶天成,绝爱倾城商妃

    祁晴宝宝

    99uu优优已完结227.21万 什么叫做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龙腾王朝最大的宝石商家—寒家二小姐,寒菲樱是切切实实体会到了! 就因为司天监算出淮南王府世子的生辰八字和她正好相合,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作之合,她就要嫁给一个半死不活的世子? 淮南王府世子萧天熠,原本大好男儿,俊美绝伦,文韬武略,是京城少女梦寐以求的男人,可三年前的一场战争,他不幸被敌国暗算,身中剧毒,从此落下半身不遂的毛病,名门千金们纷纷打起了退堂鼓。 原本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就因为司天监一席鬼话,就要让如花似玉的寒菲樱付出一辈子的幸福? 本文男强女强,暖文,身心干净,欢迎跳坑!
  8. 盛世妖女,至尊太子妃

    祁晴宝宝

    99uu优优连载中65.34万 声名狼藉的江夏郡主被九皇子瑞王爷设计退婚了,正在全京城都在为这位飞不上枝头的郡主惋惜的时候,倒霉郡主悠闲地坐在王府秋千上,一脸轻松地荡来荡去,笑靥如花,“轩辕瑞,你这蠢货,不是你设计了本郡主,是本郡主设计了你。” 百里雪不战而屈人之兵,轻松甩掉了挂名未婚夫,却没想到,她的运筹帷幄尽数落入东澜太子轩辕珏的眼中,他笃定而笑:“雪儿,我才是你的真命天子。” 一个富有心计的纨绔妖精郡主与精于权谋的腹黑高冷太子之间斗智斗勇的故事。 小剧场: 某天深夜,室外,夜色朦胧,花好月圆,室内,红烛迷离,软烟罗帐如梦如幻。 一俊美男子,神情慵懒,流光溢彩,一双眸瞳情潮汹涌,袍服半解,欺身而上。 某女:“太子殿下,我是你弟媳啊!” 俊美男人面不改色地强调:“无妨,前弟媳而已。” 某女:“我有青梅竹马。” 俊美男人冷冷一笑,“放心,你再也见不到他了。” 某女:“我不爱你,就算你得到我的人,也永远得不到我的心。” 俊美男人笑容邪恶,“我只要你的人,要你的心干什么?” 某女只觉得眼前一阵天雷滚滚,不得不拿出最后的杀手锏,真诚道:“告诉你一个绝密,其实…我是个男人。” 俊美男人唇角轻笑,“口说无凭,让我验验就知道了。”
  9. 田园娇妻:高冷世子,来种田

    夕红晚爱

    99uu优优连载中268.28万 正文已完结,番外《哑妃倾城:皇上,别太污》进行中。 韩醉儿发飙了,她不仅被他亲了小嘴,还被他看光光了。 于是,她使出吃奶的劲儿,对着他咬了下去,不仅流了他一嘴口水,还在他的龙袍上撒了一泡尿。 (正文简介) 穿越成家徒四壁的农家豆芽菜一根,雪花有一瞬间的懵逼。好在上有疼人的爹娘,下有友爱的姐妹,至于极品亲戚,一脚踹到你外太空去。雪花撸胳膊、挽袖子,发家致富的同时,不忘把几个貌美如花的姐妹嫁出去。管你是侯府世子、未来的王爷,还是当朝的大将军,想娶我们家的几朵花,都要先抡起锄头来种田。 不过,那个高冷又闷骚的世子爷,姐让你种田,你干嘛宽衣解带? 某个冰山男人手上不停,一脸淡定的道:爷这就吹灯,种田! 说完,对着某个嚣张的小女人扑了上去。 小片段:她狠狠的瞪着他,丫的,姐就不信你在床上也是这张冰块脸!于是,夜黑风高,寂静无人,她化身为暗夜妖魅,誓要把某人撩拨得兽血沸腾…… 雕花大床摇摇晃晃,经久不停—— 某人说道:爷是你的男人,你想看爷在床上的样子,告诉爷,爷一定会满足你。 浑浑噩噩中她泪奔,她特么再也不看了
  10. 农门悍妻:将军,请耕田

    米椒爱公鸡

    99uu优优连载中120.57万 穿越成农家女,家徒四壁,遭遇一堆极品亲戚,倍受欺压怎么办?分家!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咱赚的钱由自己花! 堂姐与未婚夫勾搭成奸,要退婚?这婚要退,不过得由她来!渣男坚决不要! 奶奶要将她嫁给足以做她爷爷的鳏夫?她是要嫁,不过这人得由她来挑选! 随手抓来一个傻子夫君,单纯老实又能干,幸福生活人人羡慕,可谁知她的傻子夫君竟然是…… 某日,傻相公总说眼睛不舒服,去大夫家检查回来,瞪着眼睛楚楚可怜地看着她,   芜芫:“怎么样了?”   傻相公揉揉眼睛,“有点花了。”   “那怎么办?”   傻相公朝着她走近:“大夫说多看点美好的事物,还要加强锻炼,会对眼睛有些帮助。”   说完,芜芫就被扒光了!   这流氓,不傻吧! 某夜,芜芫摸了摸空空的肚子,嚷了一声:“傻大个,我饿了。” 某人身体力行,立刻翻身而上,将她压下…… 良久后,她瘫软在床上,有气无力地抱怨:“傻大个,我说我饿了,不是让你耍流氓!” 某人一脸无辜地眨眨眼:“我以为娘子要吃我……” 【本文一对一宠文,朝代架空,内容纯属虚构,请勿较真和考据哦!】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