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妻上岗,总裁,狠狠爱!

    安岚

    现代言情连载中309.28万 遭人暗算,云水漾上了腹黑总裁的床,还把他给污了。 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腹黑总裁是小鲜肉还是老腊肉,那个禽兽却逃之夭夭了! 吃干抹净想走人,没门!云水漾发誓,她要睡服那个禽兽! 五年后,云水漾带着一对卖得了萌、拆得了台、颜值爆表、腹黑无敌的龙凤胎宝宝强势归来,那个逃之夭夭的禽兽出现了! 原来他是申城最大的金主,一手握天,掌握着很多人的命脉,性格孤僻,冷傲不近人情,传言他患过自闭症,足足三年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管那个禽兽是圆是扁,总之,云水漾押对宝了,欺负过她的人都怕了,申城变天了…… “说,为了做靳家少奶奶,你预谋了多久?”他捏着她的下颚冷冷质问。 “从你自愿播种那一刻起!” “云水漾,我要你付出算计我的代价!” “靳先生,请你先搞清楚,是谁爬上我的床的?一爬再爬!” 【精彩片段】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国民老公压倒云水漾,“唔……听说你把我卖了?” “呵呵呵……没有的事!”她不过是赚了点小钱罢了。 “冈本001?谁要那玩意儿?我喜欢……嗯,直接……上!” “……”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叫你水水吗?” “呃……流氓!” 【小包子专场】“噢漏,一模一样的霸道总裁,谁才是我们的爸比?” “笨蛋,当然是谁对我们最好谁就是我们的爸比!” “我是姐姐,听我的。” “我是哥哥,听我的。” “水水,我们班女同学说我的衣服好香。” “当然香了,你妈用洗衣液洗的。” “我告诉她们,我喷了香水。” “……” “水水,我好忧伤,因为我长得太帅了,太优雅了,我们班女同学都说要做我的女朋友,我怎么办?” 云水漾的头顶瞬间飞过一群乌鸦,她在心里咒骂究竟是哪个混蛋的基因那么强大?! 【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欢迎入坑!】
  2. 晚安,总裁大人

    纳兰雪央

    现代言情连载中93.59万 【女强爽文,打脸啪啪啪,1V1双洁专宠】 “雷先生,听闻最近有流言说您暗恋我?” 对面男人冷脸头也不抬处理公事。 “我对天发誓,我对您绝无任何遐想!” 顺便嘟囔句…… 也不知是哪条狗妖言惑众。 只听耳边传来啪的一声,男人手中签字笔硬生生折成两段。 四目相对,室内温度骤降。 许久,雷枭薄唇微动。 “汪……” “……”神经病!
  3. 暖婚,我的霸道总裁

    日暮三

    现代言情已完结236.5万 乔陌笙一直以为自己嫁的是简家三少,所以在民政局等到的是简家大少简深炀的时候,她懵了。 久居上位的简深炀是个沉默寡言,清贵冷傲的独裁者,养个妻子像养个眼皮子底下的小动物一样,独断的要求其乖乖听话,不许逆许他半分。 去聚会,半小时不到,管家奉命而来:“夫人,先生请您回家。” “我才刚到,迟些再回去。” “夫人,先生会不高兴的。” 除了上学,无论她做什么,她前脚离开,后脚他就叫人“请”她回家。 她简直要疯了:“简深炀,你想干什么?讲点道理行不行?” “乖,不要惹我不高兴。” “是你在惹我不高兴啊!” “你不需要做那些无谓的事情。” “可对我而言并不是无谓的事情!” 他看她像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你看你,又惹我生气了。”
  4. 军婚如火

    米西亚

    现代言情连载中243.92万 【已签约出版:《全世界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实体书已全国上市】 他——赫赫有名的军三代,某特种部队的中队长,士兵眼中的魔鬼,战友口中的狐狸,女人心中的钻石王老五。 她——白天是银行帮人点钱到手软的柜台职员,晚上是趴在电脑前专写狗血小白文的网络写手,同时也是个乐观开朗的吃货。 休假探亲时,禁不住堂妹的哀求替其相亲,结果一失足成千古恨,成了伯父和某男的‘从’军目标。 从没想过跟军人谈恋爱,更没想过跟军人结婚,何况还是个腹黑无敌的军人。可她不知道军人是招惹不得的雄性物种,一旦招惹,后果严重…… 【2013言情华语大赛年度“总冠军”作品】 Q群:57409001
  5. 宝贝轻轻:总裁的独家宠爱

    宝拉

    现代言情连载中133.04万 婚前,她以为男神遥不可及,婚后,男神却三天两头与她负距离。 终于有一天,沈轻轻忍无可忍拍桌而起:“魂淡,说好的契约婚姻呢?我要翻身!我要把歌唱!” 男人噙着邪恶的笑,“乖,今晚老公让你翻身,让你哼哼唱!” “你……我要……唔……”离婚两字未说出口,男人霸道的唇舌已覆下…… 世界上最美的爱情,就是你暗恋某个人时,他刚好也爱着你! 这是一个腹黑霸道的男人与乐观善良的元气少女相互扑倒、恋恋情深的故事!男主顾祁森,女主沈轻轻,1V1双处,坑品保证! ******* 顾祁森,28岁,S市最耀眼的贵公子,令无数女人趋之若鹜的钻石男神! 他权倾一世,垄断城市经济,却唯有婚姻不能自主! 被爷爷设计娶了一个陌生女孩,新婚之夜,他直接叫来警察:“这个女人私闯民宅,把她带走!” 原本只想给她一点小教训,谁知竟低估对方不要脸的程度—— “老公,我错了,我不该拒绝跟你同房,老公……” 第二天,小道消息传出:顾氏集团总裁魅力值锐减,洞房花烛夜惨遭妻子嫌弃…… ******* 片段: 某女:“老公,你这么招人喜欢,偶表示亚历山大肿么破?” 男人酷酷丢下结婚证:“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 某女一脸懵逼:“啊?杀什么敌?” “你的情敌!” “……”
  6.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

    叶倾倾

    现代言情连载中184.37万 再见面,他是执行总裁,她是天才设计师,他开始向她张开天罗地网,步步引诱算计,只为把她收入囊中。 ★ 凌御行,A市叱咤风云运筹帷幄的集团总裁,出身贵族,依着雄厚的家世背景,年纪轻轻便在商业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面对一个结了婚的女人,他食髓知味,步步引诱算计,只为把她收入囊中。 却不想,低估了她的智商,爱情局中局,还把自己给算计进去了。 面对这个霸道男人的追逐,她只想明哲保身,安然度日。而他精心慎密布局,机关算尽,步步为营,只为骗她入局。
  7. 医婚动人,一不小心爱上你

    夜深人静*

    现代言情已完结129.46万 【推荐新文——医手遮天,男神高攀不起!】 * 墨晋修:豪门贵公子,一把手术刀创下无数医学奇迹,年纪轻轻便在医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不爱女人的他,独独对她上了心,筹谋算计,步步为营,欲将她征服却不想自己先迷失了心。 * 那场大火她失去亲人,整整三日,眼睛流血不流泪。世人嘲笑,婆家退婚,殊不知上天厚爱,赐于她看透人心,控人心智的特殊能力。 机缘巧合,她嫁入A市第一豪门,新婚夜,被他按在实验台上威胁恐吓: “滚出墨家,不然我挖了你的眼睛,拿你做活人体实验……” 冰冷的手术刀下,她颤抖着求饶,转身,却对他下.药,次日,还割了地毯一角对他挑畔…… **    三个月后:   他把她逼至墙角,晃着手术刀威胁:   “不爱我是种病,得治!”   她眨着水眸,楚楚动人:  “怎么治?”   “这样治!” 他以身示范…… ** 本文男女主身心干净,一对一,亲们放心跳坑! 新文——【医手遮天,男神高攀不起】求收藏,留言,推荐!
  8. 韶光不负转流年

    小雨濛濛

    现代言情连载中133.31万 季韶光的心里有两个秘密,除了她自己,无人知晓。 直到某一天,她拿到了和陆先生的结婚证。 契约婚姻,为期两年。 她小心翼翼的眷恋着陆先生的味道,她亲手帮他洗衣,打扫房间。 某日,她偷偷去闻陆先生衬衫上的味道时,被对方发现,季韶光才眼前的人根本不是她所认识的样子。 陆先生将她抵在怀中:既然你如此喜欢我的味道,还不如直接闻本人。 从此季韶光就过上了,白天闻陆先生,晚上继续闻陆先生,脸红心跳不可与人言的日子。 某一日,季韶光感觉闻的她快肾衰竭了,决定连夜收拾包袱逃跑。 第二日却被人在机场堵住,“老婆,国内不好闻了,咱们换个地方继续闻。嗯,下一站马尔代夫日光闻。”
  9.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寻君

    现代言情连载中302.34万 【大结局,番外中】   “苏小萌,那晚,我们……”     殷时修一句话把她吓懵了。     他是好友的小叔,三十有二,京城真正的权贵,她一祖国幼苗不想沾惹。     “叔,你看,当时你也没用脑子,全靠下半身了,我又醉晕了,啥滋味都不记得,这篇儿,咱就翻过去了成么?”     “……好。”     三个月后,他却从侄女口中得知——苏小萌怀孕了。      “孩子生下,你就得让我走!不许再胡搅蛮缠!!”     “……好。”     他签下她拟定的结婚契约。     “叔,我想吃麻辣火锅……”     “……好。”     他大半夜出门给她整食材,冻的手脚冰凉。     “叔,我不想生孩子,我害怕,他动的好厉害!我疼……”     “好好,以后咱不生了。”     临产前,他轻拍她的背不断安抚。     产后,她默默的拿出枕头下的契约给他,“叔,我们……是不是该离了?”     他接过契约,然后撕碎!     “哦,忘了和你说,殷家有家规,生了孩子的媳妇儿不能出户。”     苏小萌圆目怒瞪,“臭老男人!我要告你!”     殷时修唇角轻勾,难得一笑,“你公公在法院有不少熟人,要不要给你引荐一下?”
  10. 命里缺你:总裁的第25根肋骨

    陌。

    现代言情连载中53.76万 “做我的女人!”他薄唇浅勾,极尽诱惑。 “为什么?”她看着他,眸中暗藏着若隐若现的妩媚。 “因为你是我第一个女人,你信么?” 信吗?谁信谁傻!身为席氏继承人,手握几万人宰杀大权的席瑾城,床上会缺女人? “席先生堵了我一个月,找我有事?” “听说你大姨妈来了33天,我请了医生帮你看看!” “……” 她大姨妈来33天,还不是因为他找了她33天?! 对舒苒来说,爱上一个人不容易,可是爱上一个席瑾城,轻而易举。 当她像个瘾君子一样迷恋罂粟般的他,倾尽所有却发现得不到千分之一的回应时,她绝望了。 所有人都对他说:她死了。 他却连她的坟都不曾去过,他席瑾城的女人不可能笨到去死!只可能,跑了。 直到失去,他才知道,这份爱,早已悄然在心底扎根。 若干年以后,他在巡视商场,看到那个跟他几乎一模一样的小男孩。 “爹地,我妈咪每天晚上做梦,都会梦见一个人。” “谁?” “当然是她爱的人啊!” 某爹咬牙切齿,一副要将那人碎尸万段的样子。 “不知道谁叫席瑾城,不过应该是个不怎么样的人,我妈咪的眼光一直有点问题……” 某城额头一排黑线……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