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寻君

    现代言情连载中244.58万  “苏小萌,那晚,我们做了。” 殷时修一句话把她吓懵了。     他是闺蜜小叔,三十有二,京城真正的权贵,她一祖国幼苗不想沾惹。     “叔,你看,当时你没用脑子,我又醉晕了,这篇儿咱就翻过去了成么?”     “……好。”     经月后,他却从侄女口中得知苏小萌怀孕了。     ——    “孩子生下,你就得让我走!不许再胡搅蛮缠!”     “……好。”     他签下她拟的婚契。     “叔,我不想生,我害怕,他动的好厉害!我疼……”     “好好,以后咱不生了。”      产后,她默默拿出契约,“叔……咱是不是该离了?”     他接过契约,撕碎!     “哦,忘了和你说,殷家家规,生了孩子的媳妇不能出户。”     “……我要告你!”     殷时修唇角轻勾,难得一笑,“你公公在法院熟人不少,要不要给你引荐一下?”     “……”  
  2.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汤淼

    现代言情连载中447.24万 【大结局】【正文简介】 ☆ 郁凌恒前有初恋情人,后有红颜知己,据说都是他心尖儿上的肉。 云裳也不甘示弱,左有深情前男友时刻惦记,右有妖孽殷少步步紧逼,灿烂的桃花一朵接着一朵,从未败过。 ☆ 关于孩子…… 她:“医院方面安排好了随时通知我,我全力配合!” 他:“医院?” “你想要孩子不是吗?!” “孩子跟医院有什么关系?” “不是人工授精吗?” “……” ☆ 某一天…… “我后悔了……”他在她耳畔低喃。 “……什么?” “我不要你去医院!” 她惊,“那我怎么给你生孩子?” 他在她耳边低语一句…… 云裳声音发颤,被吓到了,“什……什么意思?” 他不语,直接用行动告诉她自己的意思……
  3. 强势占有,慕少情难自控

    沈尽欢

    现代言情连载中219.28万 《你是医我的药》五年前,她拼死生下他们的女儿,他却近似人间蒸发;五年后,她带着女儿平淡生活,他偏偏用尽了手段,抢走她的女儿,还逼迫她签下了一纸婚书。直到被他压在沙发上,撕了衣服的那天,她……
  4. 新妻上岗,总裁,狠狠爱!

    安岚

    现代言情连载中166.28万 遭人暗算,云水漾上了腹黑总裁的床,还把他给污了。 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腹黑总裁是小鲜肉还是老腊肉,那个禽兽却逃之夭夭了! 吃干抹净想走人,没门!云水漾发誓,她要睡服那个禽兽! 五年后,云水漾带着一对卖得了萌、拆得了台、颜值爆表、腹黑无敌的龙凤胎宝宝强势归来,那个逃之夭夭的禽兽出现了! 原来他是申城最大的金主,一手握天,掌握着很多人的命脉,性格孤僻,冷傲不近人情,传言他患过自闭症,足足三年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管那个禽兽是圆是扁,总之,云水漾押对宝了,欺负过她的人都怕了,申城变天了…… “说,为了做靳家少奶奶,你预谋了多久?”他捏着她的下颚冷冷质问。 “从你自愿播种那一刻起!” “云水漾,我要你付出算计我的代价!” “靳先生,请你先搞清楚,是谁爬上我的床的?一爬再爬!” 【精彩片段】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国民老公压倒云水漾,“唔……听说你把我卖了?” “呵呵呵……没有的事!”她不过是赚了点小钱罢了。 “冈本001?谁要那玩意儿?我喜欢……嗯,直接……上!” “……”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叫你水水吗?” “呃……流氓!” 【小包子专场】“噢漏,一模一样的霸道总裁,谁才是我们的爸比?” “笨蛋,当然是谁对我们最好谁就是我们的爸比!” “我是姐姐,听我的。” “我是哥哥,听我的。” “水水,我们班女同学说我的衣服好香。” “当然香了,你妈用洗衣液洗的。” “我告诉她们,我喷了香水。” “……” “水水,我好忧伤,因为我长得太帅了,太优雅了,我们班女同学都说要做我的女朋友,我怎么办?” 云水漾的头顶瞬间飞过一群乌鸦,她在心里咒骂究竟是哪个混蛋的基因那么强大?! 【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欢迎入坑!】
  5. 妻上瞒下,霸道老公滚远点!

    love小叶子

    现代言情连载中199.78万 【正文完结,番外ing】【对抗花心总裁】简介: 【嘴上渣渣身心干净竹马VS专虐渣渣霸气女王青梅】 分手后还能继续滚床单的,只有单非夜和周妙瑜这对奇葩“前”情侣。 情潮退下,单非夜抱着怀中人问:“你最恨我哪一点?逃婚还是花心?” 周妙瑜握住了单总裁的“命根子”,巧笑倩兮:“我最恨你胆小如鼠,不敢说爱。” 单非夜笑,吻她的唇:“你错了,小乖,我的爱从来不说,只做!” 他是单家一脉单传的唯一继承人,放荡不羁,流连花丛的大boss。可是谁能想到,外表光鲜亮丽的他,本质却已经腐烂,烂到了骨子里。 她是周家独受宠爱的美丽公主,超级赛亚小能人,继承老爸周燕辰气质,雷厉风行的婚庆公司总监一枚。 这是强者和强者的爱情。 …… 正文简介:这是一篇超宠文! 【他吃她上了瘾,忍不住,一吃再吃!】 周美人被催婚,‘18’岁的她进入他的视线—— 她,被闪婚了! 嫁的还是周氏集团的超级大boss,腹黑闷骚、毒舌霸道的阴柔美男---周燕辰! 结婚前,明明说好各自生活,互不干涉。结婚后,他却三天两头把‘泡’在夜店的她带回家里“教育”。 “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自甘堕落!还有!谁教你把裤衩子穿在外面的!” 什么啊!她明明是热裤配黑丝袜好不好! 尼玛!结婚前是谁说互不干涉的! …… 不过,她确定是18岁? 某晚, 周美人想和小娇妻亲热一下,趁黑摸到床上—— “你解释一下,为什么睡觉要穿这些东西?” 棉袜、弹性袜、眼罩、眼枕、手套、通气夹…… “你不知道,女人一旦上了年纪……”小娇妻一本正经解释。 周美人抿唇不语,把她从里到外剥干净。 “你干神马!?” “上了年纪的女人需求也大,如狼似虎,我这就满足你。” …… 当“秘密”被揭穿了—— “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周美人捏紧她的脖颈,沉笑阴鸷。 解释不了,她只能逃跑! 但是,肚子里什么时候带了球?! 三年后—— 她抱着翻版的‘他’,和他巧遇。 很好! 她不但自己逃跑,还拐带了他儿子! 必须带回去教训,深刻教训! “你知不知道错过孩子的成长,是对人生的一种缺失?” “那怎么办?” “为了弥补这种缺失,我决定再要一个孩子。” “哎?那你脱我衣服干什么?!” “不是说了,再要一个孩子,你觉得如果孩子妈不是你,我会要吗?” 我靠! 甜言蜜语会闹出“人命”的!
  6. 婚心不良,霸道总裁别太坏!

    仓央

    现代言情已完结215.91万 ★全文完结★ 莫寰霆,三十有二,嵘城最神秘的财阀,他对女人厌恶至极,外界更有人传言他是个gay。 向豌,嵘城名媛,外柔内刚,两年冤狱,刑满出狱遇上向家面临破产,走投无路之下,只能找上他,那个大她十二岁的未婚夫。 一纸协议,促成一段博弈婚姻。   婚后,他们不管是在商场还是生活上数次交锋,她都败得溃不成军。   某日,他突然靠近她,在她耳畔低语,“小狐狸,你还是太嫩了,心不够狠。” 
  7. 霸道婚宠:BOSS大人,狠狠疼

    鑫鑫麻

    现代言情连载中93.93万 (1VS1宠文)墨北衍,他是人前霸道狠辣的高冷总裁 唯有简晓晨知道他人后一言不合就扑倒的禽兽本质 为了把她私有化,他步步算计层层引诱 终于,把她的名字印在了他的配偶栏 简晓晨原以为他们的婚姻不过就是利益的结合,却没想婚后却被他以各种理由狠狠疼爱 *** “老婆,今天开了一整天的会一直坐着,我们是不是该运动一下?” “好,我陪你去院子里跑步吧。” “我不喜欢跑步,我比较喜欢和你一起的床上运动。” “……” 某女被直接扑倒。 *** “老婆,今天去检查工地工程走了一天好累,你是不是该给我补充一下能量?” “正好,我熬了扁豆汤,最能补充能量了,现在去端给你。” “扁豆汤一会再喝,我现在更需要你流的汤。” “……” 某女第N次被扑倒。
  8. 婚色荡漾,亿万总裁狠霸道

    司念

    现代言情连载中203.37万 【番三《春风十里不如睡你》】正在进行中... 她没离婚前就被人盯上了,离婚之后,被人强行同居,结果... “摸了我,吻了我,睡了我,现在却想推开我,乔念,你个女流氓,我要报警。” * 他,k.n集团的CEO,金城翻云覆雨的大人物。 她是为了钱嫁给婚姻的豪门隐婚媳妇,却被一个男人盯上了。 乔念怒嗔:“陆佑擎,你到底有完没完?” “是没完。”他的话让她心口一跳,霸道的声音随之砸下,“招惹了我,什么时候结束,我说了算。”
  9. 聘金3亿,BOSS惑妻无度

    草荷女青

    现代言情连载中283.27万 【正文已完结,番外连载中】正文简介: 22岁这年,云开永生难忘。 萧先生说,那是因为她嫁给了我,成了萧太太。 云开却说,我他么想弄死你萧寒,你这叫骗婚!赤果果的骗婚! 一场车祸,带走了双亲,也掩去了云开眼中斑斓的色彩。 黑暗里,有个人对她说,“婚期一年,有名无实,我许你一双看见光明的眼,如何?” 条件太诱人,她无法拒绝。 可一领完结婚证她就悲催地发现,事情并不是那么回事。 小姑子问,“哥哥,你跟嫂嫂什么时候生小宝?” 于是,夜里,他化身为狼。 “萧,萧寒,你说话不算话,你说有名无——” 他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强势而又霸道地进入那个想念已久的地方,舒服喟叹,“太太,还是有名有实的好吧?怎么样,对你先生的服务是否满意?” “不满意能退货吗?” “萧氏宗旨一经售出概不退货,但太太大可放心,我的售后服务可是一流的。”
  10. 暖婚私宠,总裁小叔请放手

    漫西

    现代言情连载中135.49万 五年前,一场陷害,顾砚歌与陌生男人一夜荒唐…… 五年后,她学成归国,顺便与Gay蜜闪婚。 陆凌邺,Gay蜜的小叔,名门之后,背景神秘,手握G市商业命脉,铁血狂傲,人称‘陆三爷’。 某一晚,陆凌邺将顾砚歌壁咚,微醺之下透着渴望。 “陆凌邺,你发什么疯,我是你侄媳妇儿!” 他眼神如冰凌狠狠砸在顾砚歌脸上,“你再说一句?” 偶然,她得知五年前与之做尽荒唐事的男人竟是他,被压在身下的顾砚歌怒吼,“当年居然是你,陆凌邺,你卑鄙!” 陆凌邺笑得冷傲,顺势撕掉她的衣裳,:“阔别五年,再卑鄙一次也无妨。” 这是一场你追我逃的豪门爱恋。 他逼她离婚,她求他放手。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