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独家蜜婚,总裁大人开饭了

    仓央

    现代言情连载中46.44万 萧景淮家里养了个小东西,软软萌萌、活蹦乱跳、惹是生非。 与其说是妻,倒不如说又多了个女儿。 有人说:“萧大少把他妻子宠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都快成废人!” “谁说的,丢进海里喂鲨鱼!” 又有人说:“萧大少那个妻子长得真心不怎么样,哪里比得上那谁谁谁!” “谁说的,挖了双眼喂狗!” 还有人说:“萧大少宠妻无度,已经成为一代暴君!” “谁说的?” 转身,只见女孩儿明媚动人的小脸,“我说的啊!你想怎样?” 他将她圈入怀里,没想怎样,就想她是只属于他的小公举…… (纵然这世间风情万种,我只对你情有独钟。)
  2.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公子卿

    现代言情连载中39.54万 舒心以为从大学生涯结束,她便再也不会和自己的前男友相遇,可老天总是那么爱捉弄人。 那个被全校视为神一般崇拜的男人,曾她与他有着一段备受人羡慕的爱情。 但最后却终究未能经受命运的考验分道扬镳,当再次相遇,他沉着脸色,指责她没有礼貌,还让她给他身边的女友道歉。 舒心没想过要去招惹他,可这个男人对自己却屡缠不厌。 某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他忽然抱住舒心,深情款款:“剩下的一生,我会将那些年我们错过的时间都一起补回来。” 舒心微愕,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他抱进房间,生扑下去。 他用行动告诉她,陪伴将是最长情的告白,思念是最温情的等待,此生他们的相守定是最温暖的承诺。
  3. 卧底老公,请放手

    李花君

    现代言情连载中30.54万 申城的第一富豪贺铭有一段不为外人知晓的经历…… 他做了5年多的家教和保镖。 还有一个很奇怪的“癖好”…… 他时刻揣着结婚证。 还有一个……想让世人都知道的娇妻。 他想让世人知道她是他的妻子;想让她知道没了爸爸,他就是她的依靠;想让她既娇又纵,还想她又软又易推倒。 他说:“雯雯,别伤心。你还有我。” …… 正剧模式。 作者的三观比正方体还正,所以男女主角身心干净。 亲爱的你记得放入书架哈。
  4. 缘来是你,我的傲娇男神!

    赤恋

    现代言情连载中41.88万 蒙幸运之神眷顾,她嫁给了他,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完美男神。 她以为她嫁给了爱情,却不料,还是落入了俗套。 “爱过我吗?”离婚前,她问他。 他为初恋受了伤,这便是最好的回答。 她代替姐姐进了演艺圈,而他则成了她的顶头上司。 “唐总这是要潜规则我吗?抱歉,我宁愿被雪藏。”被叫进酒店房间,她只觉得好笑。 “别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婚还没离。你只需要履行一下做妻子的义务就好。”他则笑得如沐春风。 一夜之间,她突然变成了小富婆。 当她自己做老板的时候,公司又惨遭被他收购。 “唐总,给我条活路行不行?”她祈求。 他则直接朝女儿招了招手:“过来,叫妈妈。”
  5. 爱劫难桃

    歌月

    现代言情连载中47.27万 ★【赛季冠军】【已签约出版】★ 相恋4年的男友毫无预备的提出分手,姜桃之都懵了。 可是下一秒,咖啡店里就送进来999朵玫瑰花,这下懵了的是姜桃之的男友。 比她小3岁的学生,笑得无比温柔,站在999朵玫瑰花边上,深情款款的说:“姜老师,我很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分手和表白同时进行,最后表白的人和分手的人还大打出手,两人被送进了医院。 姜桃之觉得好无辜,不过她没想到的是,这个和她表白的学生,家世显赫,他的叔叔是A市权贵——周祁衍。 ** 周祁衍,37岁,未婚,A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 姜桃之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这样的大人物牵扯不清。 ★ “我侄子很喜欢你?”医院的长廊上,男人指间夹着烟,精致迷人的五官上表情却是寡淡,“999朵玫瑰,你们女孩子都喜欢这种浮夸的追求手段?” 她憋红着脸反驳,“我并没有接受!” 男人勾唇一笑,眸光灼灼,“不接受是对的,你比我侄子大3岁,你们不合适。” “…………” 她也觉得不合适,因为她压根就不想搞什么姐弟恋、师生恋! 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想尽办法避开周家的一个“小少爷”, 最后却又阴错阳差跌入了“大少爷”的怀里。 * 她惊恐地伸手推着强行将她压在墙上的男人,声音发颤,“……周先生,我和你侄子根本就没有什么。” “我知道你们没什么,不过我现在很想和你有点什么。” 她不敢置信,好半响才憋出一句话,“你、你比我大13岁。” “嗯,所以我比你多了13年的经验。”他伸手,轻轻挑起她光滑的下颌,性感的嗓音,别有深意地说:“某些方面,还是需要男人来引导的,成熟的男人,花样更多。” “…………” ★ 他是周氏的掌权人,周家的继承人,他有未婚妻,37岁的他,将之后50年的人生计划都规划好了。 可是他没有想到,就在那一年,他遇到了一个叫姜桃之的女人。 她是自己的侄子喜欢的女人,却也在他的心上扎了根。 其实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听到她用柔软的声音介绍自己,“周先生,您好,我是周晟的代课老师,我叫姜桃之。” 他就记住了她。 姜桃之,姜桃之……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姜桃之,周祁衍。 【宠文,真的是很宠的宠文,帅大叔VS萌萝莉】
  6. 沈少心尖宠:宝贝,别太坏

    唐僧肉

    现代言情连载中32.96万 前世的惨死,让她立下毒誓,定要让那些负她之人,付出血的代价。 一朝重生,她在简家手撕白莲,狠斗继母,她步步为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却不曾想会招惹上一凉薄之人,她以为他们的关系是人前感君缠绵,人后相敬如冰。可没预料到的是,招惹上的好像不是普通男子… “不能随便碰我。” 男人望着她,眨了眨眼睛,他可从来没随便碰她,每一次都很认真的。 某个风和日丽的天,他不由分说一巴掌拍在她腿上:“言言,你听到了什么?” 简言之有些莫名其妙,正经的回答:“啪!” 然后某男便十分不正经的笑起来:“好!为夫满足你的要求!” 简言之泪奔,直接被他扛进屋,沈少套路深,她要回娘家!!! … 简言之,纵使你满身污秽如刺猬,也有我长手相拥无忌讳。
  7. 首席总裁,太危险

    纳兰雪央

    现代言情已完结45.03万 为什么总要等待别人拯救?我就是自己的救世主!——梁晨曦 …… 初见,她冷静自若的解决掉威胁她的突发状况,优雅于他面前走过。 再见,她刻薄刁难跪于她面前的女人,嚣张跋扈,笑颜如花。 三见,她泪眼婆娑,却挺直背脊拍开他释出善意的大掌。 有人说她阴险狡诈,有人说她心如蛇蝎,世界之大,竟无人能读懂她。 …… 外界传闻,S市有两大不可说。 其一,便是梁晨曦的家事。 其二,却是他…… 一个从来都不笑的男人,一个未婚却有儿子的男人,一个…… 自愿将自己放逐到国外多年的男人。 他眉眼森冷,沉毅寡言,看似翩翩风度,实则深不可测。 …… “他们背后讽我,笑我,却又惧我,怕我……晨曦,在你眼里,我是什么人?” 橘色夕阳里,他冷的像冰。 她并排而站,许久开口。 “我的丈夫。” …… 入了门,她才知道,他的家族是怎样一个龙潭虎穴。 既来之则安之,她从不胆怯! 明明最开始只是将错就错,最终却泥足深陷,不能自拔! 只是,当层层真相被揭开…… 以错误开始的两人,最终还能否殊途同归?
  8. 先欢后爱:腹黑总裁别撩我

    心意安静

    现代言情连载中33.76万 【1V1大宠小虐,男女主身心干净,欢迎入坑。】苏绵绵误打误撞惹上冰山总裁付景言,步入他设下的协议陷阱,成为他的协议情人。他偏激执拗,极强的占有欲,将她夜夜欺身压下,“你们睡了几次,我们就不眠不休的奋战几夜,你说这样好不好?她拼命挣扎,”酒后说的话不能当真。“禁欲系霸道总裁,笑容邪魅,低沉嗓音如魔如魅,“刚才,你很享受,那主动的样子,那不停叫的表情,你可知道,有多么的让人难以控制...”付景言在床上索虚无度,从肉体到心灵,侵占得她筋疲力尽。更是如狼饥渴,每夜的活动范围,由浴室到床上,再到柔软的地毯上,各种姿势,能坐能躺的地方,无一能幸免。”付景言,我输了,饶了我吧。“”饶你,除非我死!“
  9. 睡睡平安:总裁的冥使娇妻

    凌青鸟

    现代言情连载中43.34万 他是年轻有为、耀眼多金的集团总裁,为了找出六年前杀害妹妹的凶手,甘愿献身给拥有鬼眼的那个女孩儿! “你没预约,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男人不悦地道 “你到底跟不跟我做?我坚持不了多久了!”女人逼问男人。 “涂星辰,我不是你泄.欲的工具!”男人冷冷地道。 “凌昊宇,我对你也没有欲.望!如果你不跟我做,那我就去找别的男人!” 男人转头看她,神情却只淡淡的嘲讽。 “别的男人?能满足你吗?” 当他把她压在身下,她流着血泪颤抖求死时,他咬牙切齿地告诉她…… “你不会死。涂星辰,你得活着。直到揪出那个杂碎之前,你都得……这么活着!” ** 他们睡了又睡,这样她才能平安看到第二天太阳的升起! 直到有一天,男人阴沉着脸把她拖上车,风驰电掣地开到民政局! “凌昊宇,你带我来这儿干什么?” “白睡了我这么多年,该给我个名份了吧?” “啥?” “把证领了,不然我就罢工!” 涂星辰翻白眼儿:……你丫的真是身价百亿的总裁? 鸟儿严肃脸:这是一部灵异言情小说!是鸟儿再次放飞自我的新作。灵异故事不会太恐怖,害怕的妹纸和大兄弟请自备眼罩!
  10. 动人心弦,总裁强势撩妻

    凩谨兮

    现代言情连载中38.25万 【或许,爱他是宿命,是这辈子不可逃脱的宿命】 19岁,她被他冠上杀人犯的头衔。 22岁,她胸怀大志的把那个恨她入骨的男人睡了,然后剩下的只有……仓皇而逃。 一别五年,她低调出席他的订婚宴,却被他堵在天台的角落里,阴鸷的黑眸微敛,字字清晰落入她的耳侧:“有胆睡我,没胆承认?” 办公室内,助理递上一个白色小信封:“总裁,这是刚刚一位小姐让我转交给你的。” 他随意的接过,从信封中拿出一张银行卡和卡片,卡片上写着的一行字深深的扎进他的幽瞳里,眸光里闪过一丝狠戾。 “这里是二十万,算是当年我睡你欠的钱,以后我们一笔勾销了。” 盛大婚宴上,他如空降兵到来,用一纸诉状当做贺礼:“左珞弦,睡过我,带着我的私有财产,嫁给别的男人,你经过我同意了吗?” 清澈的双瞳扩张着,他,怎么会知道孩子...... 夺子大战中,他步步紧逼,她捋捋让步,终究还是没能逃开他的魔掌,在身心疲惫时,她狼狈的望着他,声嘶力竭的质问:“沈司炀,你到底要我怎样?” 他唇角肆意勾起,冰眸里透着孤傲的王者本色,斜睨着她:“求我,娶你。” “为什么?”她颤抖着身体,目光微带诧异之色,他并不爱她不是吗? “睡我的代价。”他勾起涔薄的凉唇,轻挑着她的下颌,一点点靠近她…… ** 简介无能,宝贝们还是戳戳收藏入坑吧!爱泥萌,么么扎!!! 微博名:凩谨兮XS8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