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暖婚,我的霸道总裁

    日暮三

    现代言情已完结236.5万 乔陌笙一直以为自己嫁的是简家三少,所以在民政局等到的是简家大少简深炀的时候,她懵了。 久居上位的简深炀是个沉默寡言,清贵冷傲的独裁者,养个妻子像养个眼皮子底下的小动物一样,独断的要求其乖乖听话,不许逆许他半分。 去聚会,半小时不到,管家奉命而来:“夫人,先生请您回家。” “我才刚到,迟些再回去。” “夫人,先生会不高兴的。” 除了上学,无论她做什么,她前脚离开,后脚他就叫人“请”她回家。 她简直要疯了:“简深炀,你想干什么?讲点道理行不行?” “乖,不要惹我不高兴。” “是你在惹我不高兴啊!” “你不需要做那些无谓的事情。” “可对我而言并不是无谓的事情!” 他看她像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你看你,又惹我生气了。”
  2.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秦烟

    现代言情已完结269.52万 【完】 番外2:《医不小心嫁冤家》 去做处-女-膜修复手术,发现为自己做修复手术的医生和破自己处-女之身的禽-兽是同一个人,舒蔓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怄死过去。 看到明晃晃镭射灯下面那张棱角深刻,五官如铸的俊逸容颜时,舒蔓直磨牙,披着人皮的狼,说得就是厉祎铭这种医冠禽兽。 “既然已经破了,再给你补一次是不可能了,不过你要是想,我倒是可以将补一次,换成再做一次!” 手术台上,以身试验,厉祎铭表示上次做是走肾,这次做是走心。 厉祎铭的人生格言:身为医生,见到的男性患者不再少数,有的男人自控力不好,有的男人肾不好,遇到了舒蔓以后,他才知道,自己是特么病的最严重那一个,不仅自控力不好,连特么肾也不好了! 正文: 新婚当天,她惨遭神秘人的入侵。 婚内出-轨的爆炸性新闻传遍盐城,乔慕晚成为名副其实的豪门弃妇。 “乔慕晚,你别妄想离婚,荡-妇的名,我要你坐实!” 年南辰撕毁了离婚协议书,将一叠艳-照,毫不留情的甩在她的脸上。 面对众叛亲离的场面,那个曾毁了她的男人,将她堵在墙角,暧-昧的附在她的耳畔,低声道—— “小慕晚,你可以向众人宣告,艳-照里的奸-夫就是我厉祁深!” “不……” 乔慕晚惊慌失措的后退着身子,却抵不过这个男人对自己强势的占有。 心悸的撩拨,涣散着她的理智,厉祁深用最直接的方式进入她,宣告着他的主权。 极致的缠绵过后,他餍足的退开自己的身子,修长的指挑高她的下颌,眸光灼热的落在让他发疯的禁地。 “这块地,我承包了,期限,终生!”
  3. 总裁,爱上瘾

    笑歌

    现代言情已完结139.26万 新文:绯色豪门,总裁画地为婚,请戳其他作品,瞬间穿越~~ 赫连城怒不可遏,该死的女人,敢羞辱他!让他抓住,她就死定了! 她翻了个白眼:“逮到又怎样,你还得再给我偷一次!” 五年后: 齐小乖:“妈咪,这个叔叔好帅哦,我要让他做我男朋友。” 齐夏:“你知道男朋友是什么意思?” 齐小乖:“男朋友要像妈咪这样给我做好吃的,像哥哥这样帮我修理欺负我的人,像翼哥哥这样给我买很多很多玩具,像北堂叔叔爱妈咪一样爱我……” 赫连翼:“你缺的不是男朋友,是奥特曼。” 齐小宝:“妈咪,我要帮你沟引赫连城,等你生一二三四五六七个宝宝之后,再狠狠的甩掉他!” 齐夏:“为什么?” 齐小宝:“谁让他当年抛弃我们母子,我要报复他!” 赫连翼:“喂,不许欺负我爹地!”
  4. 恶魔总裁的出逃恋人

    漠子涵

    现代言情已完结80.85万 她,十八岁的大一学生,与姐姐相依为命,过着虽然清贫却算得上快乐的生活; 姐姐突然宣布嫁入豪门,姐夫气质尔雅,风度翩翩,却整整年长了姐姐三十岁。 婚礼上,在所有祝福的目光中,她看到了一双充满怨恨与忧伤的眸子,那狠戾的目光,自始至终锁在一对新人的身上; 她不知道,从这一刻起,她的命运便不再由自己掌握! 他,二十八岁的年轻总裁,商界呼风唤雨的精英,拥有着令人羡慕的身份,及富可敌国的财富; 一张突如其来的喜帖,扰乱了他所有的一切,背叛,将他伤得体无完肤。 于是,他要报复,他把仇恨和耻辱全部报复在那个无辜的女孩身上,他将她捆在他的身边,不惜一切的折磨! 他发誓,他要让她们姐妹尝尽痛苦的滋味,只要他活着,她们就没有幸福可言! 三年前,她哭喊着求他放过她, 他却勾起一抹邪魅的笑,“这是她欠我的,你想成全她的幸福,那么就用你自己来偿还。” 三年后,他站在大雨中乞求她的原谅, 她扯着嘴角淡淡的笑,“我即将成为别人的妻子,我可以不恨你,但不代表我可以原谅你。”
  5. 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日暮三

    现代言情已完结198.41万 (全文完)半年前她强行将他拉进民政局办手续,收到两个小红本,半年来两人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见面都是没有硝烟的战争。 他高调带外面的女人出席各种场合,坦然单身,将她无视得彻底,她安分守己、恍如未闻。 三月未归的他将外面的女人公然往家里带,她惊喜的心跌进谷底,神情却淡然高傲,平静的对男人说:“你走错门了,你的房间在隔壁。” * 她看着被血染透的江水,咬牙忍住腹部的撕痛,见他放下在她面前的高端姿态,颤抖的吻着怀里溺水的挚爱,她缓缓的笑了。 过后,他领着那个女人,手执离婚书和一张支票高傲的出现在她面前,“这里是一亿,签了它,答应不再妄想指染许氏广告公司,否则我要你失去一切。” 他明知道公司属于她的,只是被人卑鄙的夺取,他却是非不分,她终于心寒,冷笑签了字,“连慕年,我们——走着瞧!” 再见,她已是别的男人的妻子,他看着那对伉俪情深的璧人,心乱如麻,撕裂的痛觉席卷身心。 * 我以为当初跟你进了民政局是利益所趋和刹那的冲动,后来我才知道那一刹那就是所谓的爱情,你早已扎根我心——连慕年
  6. 隐婚老公,老婆你好!

    三川

    现代言情已完结116.41万 【已结局】 【新文《限时契约,霸道老公不离婚》】 她不愿成为商业联姻的牺牲品,逃婚到一个偏僻小山村,跟个教师结婚了,却在领证的第二天,他就消失无踪。 父亲瘫痪,她不得不回家接受联姻,订婚前夜,她拿出一直贴在心口藏着的结婚证一把火烧了,转身却在自己的订婚宴上看见了那个消失了整整一年的老公! 他已经不是支教的普通老师,而是G城最冷峻高贵的弘烨集团总裁。 如今她有了帮她家族渡过难关的未婚夫,他亦有了美丽温娴的未婚妻。 在订婚宴上他将她堵在洗手台捏住她的下巴,冷然说:“女人,你想重婚。” “我已经把结婚证烧了,谁知道啊。”她挺了挺胸给自己壮胆子。 慕子擎厉声警告:“你以为烧了就不是夫妻了,现在民政局都有电脑存档,你想犯重婚罪?” 她挺着微隆的肚子将离婚协议书砸在慕子擎脸上:“你居然阴老娘,我要跟你离婚。” 慕子擎一脚踩在离婚协议书上,走到她面前说:“老婆我今晚睡地板,你别生气。” 黎晚庄倪了他一眼:“哼,跪榴莲,老娘高兴就让你免礼。”
  7. 暖婚私宠,总裁小叔请放手

    漫西

    现代言情已完结173.44万 五年前,一场陷害,顾砚歌与陌生男人一夜荒唐…… 五年后,她学成归国,顺便与Gay蜜闪婚。 陆凌邺,Gay蜜的小叔,名门之后,背景神秘,手握G市商业命脉,铁血狂傲,人称‘陆三爷’。 某一晚,陆凌邺将顾砚歌壁咚,微醺之下透着渴望。 “陆凌邺,你发什么疯,我是你侄媳妇儿!” 他眼神如冰凌狠狠砸在顾砚歌脸上,“你再说一句?” 偶然,她得知五年前与之做尽荒唐事的男人竟是他,被压在身下的顾砚歌怒吼,“当年居然是你,陆凌邺,你卑鄙!” 陆凌邺笑得冷傲,顺势撕掉她的衣裳,:“阔别五年,再卑鄙一次也无妨。” 这是一场你追我逃的豪门爱恋。 他逼她离婚,她求他放手。
  8. 一念成婚:爷宠妻无度

    陌。

    现代言情已完结204.73万 (正文简介)准姐夫跟她说:我们结婚吧! 领证前,他说:“一旦结婚,这辈子,你生是我的人,死也是我的鬼。” 她说:“万一我们感情破灭呢?” “我们本来就没有感情!”他回得决绝又绝情。 好吧!她忍!谁叫他条件太好,万里挑一,拿来气那对狗男女,太合适了! 简介弱智无能、辣眼睛!请宝贝们忽略简介,放心入正文!陌陌坑品保证,本文属宠文,喜欢的宝贝们收藏关注陌陌哦! 番外:为你倾尽一世繁华正在连载ing。。。
  9. 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洛澜

    现代言情已完结310.73万 (正文已结束,精彩番外进行时……) 幽暗的房间,高大的男子如同帝王,而她,则是贡奉的‘祭品’! 暗夜沉沦,他却独独留下了象征她纯洁的那块膜…… -*-*- 一梦醒来,紫痕密布。 身边还躺着一个容貌有多‘美’内心就有多‘黑’的旷世冰山。 宋大少 ,那个只手便能遮天的男人,那个不到三十就已经翘着腿,坐拥千亿财产的土豪,那个她不但惹不起,甚至连躲都躲不起的变态死‘基佬’。 他受过很严重的心理创伤,不相信任何女人。 他无情冰冷,却独独‘禁锢’着她,宠她上天,疼她入地。她以为这就是爱情,却在泥足深陷后发现,他所爱的不过是她的手指…… 一场大火,她自此再不能弹琴,而他的身边,却出现了另一个琴声如天籁的‘初恋情人’。 面对他的残忍,她揪着心口痛不欲生:“宋天烨,我疼!” 他以为这一生都不会再爱,却在她转身时尝到了痛彻心扉…… -*-*- 多年后,华丽归来。 一纸诉状,她竟把他直接送上了被告席,诉由是--强X。 男人的眼底夹裹着风暴,唇边的笑意带着致命的冷:“我,强X你?” 她:“要不然,我就当是被狗日了?” 宋天烨:“云薇诺,你是不是想死?”
  10.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汤淼

    现代言情已完结456.16万 【大结局】【正文简介】 ☆ 郁凌恒前有初恋情人,后有红颜知己,据说都是他心尖儿上的肉。 云裳也不甘示弱,左有深情前男友时刻惦记,右有妖孽殷少步步紧逼,灿烂的桃花一朵接着一朵,从未败过。 ☆ 关于孩子…… 她:“医院方面安排好了随时通知我,我全力配合!” 他:“医院?” “你想要孩子不是吗?!” “孩子跟医院有什么关系?” “不是人工授精吗?” “……” ☆ 某一天…… “我后悔了……”他在她耳畔低喃。 “……什么?” “我不要你去医院!” 她惊,“那我怎么给你生孩子?” 他在她耳边低语一句…… 云裳声音发颤,被吓到了,“什……什么意思?” 他不语,直接用行动告诉她自己的意思……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