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半欢半爱,老公狠洁癖

半欢半爱,老公狠洁癖 檀栾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154.31万字 微博号:檀栾Y 第二天,她在婚礼上被凌大少爷抛弃的传言,火一样烧遍了全城。 * 人们都说,一个被人睡过、身怀野种的戏子配不上凌家大少爷。 在苏栗最狼狈的时候,他将她抱起,淡淡一眼扫过所有记者,“我唐景临的孩子也算是野种,全暮城可没有比你们更敢叫唤的狗了。” 全场哗然中,苏栗二嫁豪门。 刚被凌家赶走,转脸就嫁给了十个凌家都比不上的男人——唐景临。 婚后他的花边新闻多得能淹了报纸头条,新晋的唐太太却从来不置一词。 直到那天,他的新宠当众给她难堪,苏栗一巴掌扇过去,莞尔轻笑,“这眼睛、这鼻子……花了多少钱整成我这样的?我说唐总,这么爱我就别出去找小三,冒牌的哪有真的带劲。” 唐总当场黑了脸,在所有人觉得他会勃然大怒时,他却低笑着扣住她的下巴,“我还以为唐太太打算一辈子装聋作哑了。没想到,还是只藏了利爪的猫。” 一夜之间,他身边所有的女人被遣散一空。 那时就连苏栗都一度认为,他们能白头到老。 一场熊熊大火,他抱着另一个与苏栗七八分像的女人,温柔安慰,“不怕,我这就带你出去,小影……我找了你两年,知道吗?” 苏栗独自置身火海,火苗卷上她的皮肤,她在疼痛中笑开,原来,她和那些冒牌货没有区别。 非要说哪里不一样,大约是,苏栗比她们加起来都更像他的心底的人。 两个月后,苏栗被突如其来的噩耗打击得生不如死。 她痛到癫狂,却没流一滴眼泪,对着他,缓缓举起枪,“我曾经想,就算无缘到老,至少也该好聚好散。你给的离婚协议我都签了,可是唐景临,你害死了我爱的人,我不让你尝尝这滋味,怎么公平?” 枪声响起,子弹打穿了他心爱的女人的肚腹。 没有人知道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正如同没有人知道,苏栗销声匿迹后,唐景临疯了般找了她许多许多个两年。 很久以后,苏栗路过那座城市,指着杂志上的八卦对同伴道,“唐总的眼光几年如一日的单调,女人换来换去都没什么新鲜的。” 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唐景临将她死死抓住,苏栗偏着头微笑,“怎么,她死了吗?你要找这么多女人来悼念。” 男人低头吻她,“没有。” “那你这是怀念谁呢?”苏栗一成不变地笑,“这么大排场还不够,何必来招惹我。” 唐景临生生受下她的一巴掌,姿态更加强硬地把她圈在怀里。 “不够。”他低声将她说过的话如数奉还,“冒牌的……没有真的带劲。” 谁让她们不是你。 谁让我爱你。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0/25字

0/2000字

檀栾

签约

同类推荐

  1.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寻君 “苏小萌,那晚,我们做了。”殷时修一句话把她吓懵了。他是闺蜜小叔,三十有二,京城真正的权贵,她一祖国幼苗不想沾惹。“叔,你看,当时你没用脑子,我又醉晕了,这篇儿咱就翻过去了成么?”“……好。”经月后,他却从侄女口中得知苏小萌怀孕了。——“孩子生下,你就得让我走!不许再胡搅蛮缠!”“……好。”他签下她拟的婚契。“叔,我不想生,我害怕,他动的好厉害!我疼……”“好好,以后咱不生了。”产后,她默默拿出契
  2. 新妻上岗,总裁,狠狠爱!

    安岚 遭人暗算,云水漾上了腹黑总裁的床,还把他给污了。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腹黑总裁是小鲜肉还是老腊肉,那个禽兽却逃之夭夭了!吃干抹净想走人,没门!云水漾发誓,她要睡服那个禽兽!五年后,云水漾带着一对卖得了萌、拆得了台、颜值爆表、腹黑无敌的龙凤胎宝宝强势归来,那个逃之夭夭的禽兽出现了!原来他是申城最大的金主,一手握天,掌握着很多人的命脉,性格孤僻,冷傲不近人情,传言他患过自闭症,足足三年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管
  3. 宝贝轻轻:总裁,用力爱!

    宝拉 婚前,她以为男神遥不可及,婚后,男神却三天两头与她负距离。终于有一天,沈轻轻忍无可忍拍桌而起:“魂淡,说好的契约婚姻呢?我要翻身!我要把歌唱!”男人噙着邪恶的笑,“乖,今晚老公就让你翻身,让你大声唱!”“你……我要……唔……”离婚两字未说出口,男人霸道的唇舌已覆下……世界上最美的爱情,莫过于你暗恋某个人时,他刚好也爱着你……这是一个腹黑霸道的男人与乐观善良的元气少女相互扑倒、恋恋情深的故事!男主顾
  4. 一念成婚:爷宠妻无度

    陌。 准姐夫跟她说:我们结婚吧!领证前,他说:“一旦结婚,这辈子,你生是我的人,死也是我的鬼。”她说:“万一我们感情破灭呢?”“我们本来就没有感情!”他回得决绝又绝情。好吧!她忍!谁叫他条件太好,万里挑一,拿来气那对狗男女,太合适了!简介弱智无能、辣眼睛!请宝贝们忽略简介,放心入正文!陌陌坑品保证,本文属宠文,喜欢的宝贝们收藏关注陌陌哦!
  5. 囚爱成瘾,总裁太危险

    唐漠叶 有人说,C市的金融战,是贺家前太太为她死在肚子里的孩子准备的、一场血雨腥风的祭献。*叶宁这辈子最荒唐的经历,就是被迫和本该成为她姐夫的男人领了证。婚后,她不止一次问贺晋年:“为什么是我?”他将她压在身下,眼里蓄着深晦的笑,“叶家弄丢了我一个新娘,难道不该再赔我一个?贺太太,我这辈子还没做过这么吃亏的买卖。”前半辈子是衣食无忧的叶家二小姐,后半辈子是显赫尊贵的贺家少奶奶。所有人都觉得,叶宁两个字,就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