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不婚是怎样炼成的

第五十五章

不婚是怎样炼成的 徐爱李 1515 2018-04-16 10:31:00
  “恩,朋友间很合适,对了,塔希提岛你准备什么时候去?”  “我准备过年的时候去,过完年后回来”  “那也快了,叶子知道吗?”  “不能让她知道,她那小性子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央求我带她一起去。”  我不禁笑了笑:“你还是蛮了解她的,她那性子就是磨人,但如果要是被她知道了,你自己先去了,那你会更惨”。  蒋南辞笑了起来:“所以啊,就你知道,别人都知道”。  “唉,拿你俩没辙”  叶子学生时期一直暗恋着蒋南辞,可蒋南辞并不知道,他就这么的默默守候在叶子的身边,因为她的一句话去考了律师,深情多年,只为一人,如果她和陶源没有相互守约3年,我想我会将蒋南辞喜欢她的事情,告诉叶子的。  叶家和陶家,俩家父母约在元旦见面商议谈一谈关于订婚结婚的事情,如果不出什么意外,年后叶子也会穿起新娘的婚纱,嫁给她守约等了三年的陶源,所以蒋南辞深爱她多年的事情,我不能同她讲。  很多例子证明过,教我们付出爱情的那个人,最后总去了别人身旁。  结婚的那个人,不一定要有多深刻的爱,只要彼此有愿意相守的感情,信任交托,婚姻才能长久。  和爱情不同的是,婚姻是面镜子,它会让人看清,自己所爱之人,让自己变成了什么样的人。  爱太深,爱太浅结婚的人,想要携手走完一生,要么隐忍放弃自我,要么离婚收场。  “希望你我都能往前看”:蒋南辞眼睛里带着笑意的说着  “恩”:我点了下头,没有再说其他的,不念过去,对我而言还是个需要自身不断去克服努力的事情。  往前看很简单,难的是那些过去无法从生命中抽离,它们已经是生命的一部分,在血液里流动着,只要你一脆弱,它便会伺机而动想要击垮你。  “要不要一起去?”:蒋南辞问  “?”:我愣了下,问:“去哪?塔希提岛?”  “是啊,我们俩个都是要和过去好好告别的人,要结伴去吗?”:蒋南辞笑着问  我摇了摇头:“年假计划去台湾,叶子,小纯还有莫莫,我们四个人之前计划好了”。  “有时候真羡慕你们女生之间这样玩玩闹闹的感情”  “也许这是她们几个最后一次单身游,不过也预祝你在塔希提岛玩的开心”  菜上的很快,我们一边吃着一边聊着,也没感觉有什么不自在,我想着吃完还得回去,毕竟明天就是年会了,串讲主持,还是要去活动场地去熟悉一下。  “明天你和良总一起来吗?”  “恩,明天我去机场接了良总一起去年会现场,良总对你的评价蛮高的,我很少见他对女生有这么高的肯定,他骨子里官二代的性子和戚先森泾渭分明,以前都是在机关单位工作的,他们俩人一个是傲世凌人,一个是谦和温润”。  “官二代?”:我有点诧异,没想到良总和老戚竟然都是官二代,平时和良总沟通活动或者对接一些活动方案时,他一直比较强势,无论是提出什么建议,他总能罗列的说出俩三个利弊点,我先前私底下打趣他有强迫症,夹生不好相处,现在看来,大概是因为他以前在机关单位工作过的缘故。时间久了,人就体制化,机制化了。  “孔凡名应该知道这个事情,毕竟你们现在是合作关系。良家和戚家是世交,俩家的老爷子都是厉害的人物”  “这个倒不知道,不过老戚的性格确实很谦和”  “作为朋友的立场,我觉得你和戚先森避免非工作上的接触会比较好”  “?为什么这么说?其实,我们私底下并不怎么联系,只是有时候他会去我们小区门口的馄饨摊吃馄饨,偶尔顺路会带我一段”  “他的事说来有点复杂,今天先不说了,明天良总应该会带着他的家人一起来,他的老婆是位大学老师,我也曾听过她的公开课,良总从学生时期就追求她,不过家里强烈反对,希望找个门当户对的高干子女”  “那他们怎么走到的一起?大学老师不是挺好的吗,没想到像他们这样的人家也很讲究门当户对。”  “后来良总的原配实在是忍受不了有名无实的婚姻,起诉离婚了,我被任老师举荐给良总,接手了他的离婚起诉,离婚后良总从机关单位离职,自己出来顶门立户,我就成了他们公司的法律顾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