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99uu优优 古典架空 此生一世安好

第四十八章

此生一世安好 彼交匪敖 3727 2018-04-16 09:13:23
  苏云音进了内室后,外间的问话声响起,她想着赵家后宅不宁,教训了一个赵记还有下一个赵记,赵珂留在赵家终究不是个法子,今日凑巧遇上还能略施援手,以后就怕是远水难救近火了。苏云音考虑一番后便给赵珂写了封信,招手让小丫环上前来,道:“你拿着这封信带上几个人,去赵府把赵珂接进宫来,要快些。”  小丫环应下,领着书信便出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外间便安静了下来。又一刻,内室门前挂着的珠帘响动着,苏云音抬头一看,是孟姑,于是问道:“姑姑可问清楚了?那贵人是谁?”  孟姑点头,回答道:“是慧王爷。”  “十皇叔?”苏玄临的确是个风流王爷不假,可他的性格全南安都知道,要说他被人打还有可能,可这动手打人抢人妻妾的事,怕是再给苏玄临一百个胆子,他也做不出来。苏云音拢起眉毛,说道:“我却不信,怕是赵记撒谎也未可知。”  孟姑禀道:“公主英明,赵记确实撒谎。那妾室本是慧王妃的陪嫁丫头,却被赵记看上,他料定慧王爷不予计较,便用计将那丫头强占了去,王爷怕有损颜面置之不理。此事却惹急了王妃,大骂王爷懦弱,竟让山野小民欺负到了头上,逼着王爷去将人讨回来。王爷带了仆从上门时,赵记似乎也有料到,拒不承认,最后事情闹到了赵大人处,赵大人一时气不过,中了风,已经卧床有些时日了。”  “赵珂又是怎么回事?”  “当日争抢那丫头,赵小姐也在场。想是赵记眼见妾室留不住了,对慧王爷怀恨在心,又不敢贸然出手,便想出了献出庶妹的法子,既能伺机报复,又能成为皇亲国戚,可谓一举两得。”  苏云音冷笑着,十皇叔再软弱无能,也是苏氏宗亲,凭的他一个小小信使也敢放肆,如今又打上了太子的主意,真当皇室无人了吗?苏云音淡淡的问道:“姑姑可处置妥当了?”  “皆按公主吩咐办妥了。”孟姑欠身回禀,“老奴问清事情缘由,已将赵记交由刑部暂押大牢,待刑部审讯之后自会按律处置。赵大人处,也派了太医。只是……只是赵家其他几位公子,恐怕也担不起赵家的门楣,赵小姐怕是……”  “无妨,我已经命人前去接她进宫了。”  “恕老奴愚昧。”孟姑躬身一礼,又说:“公主与她亲厚才做如此考虑,可这宫中也并不太平,她于此处,怕也没有立锥之地,介时反而责怪公主置她于水火可怎么好?”  苏云音情绪有些低落,想起多年前,就是桀骜不驯的穆少婉,对于赵珂也多有赞叹,说她若是男子,必定于这世间活的风生水起。可叹如今却于夹缝之中生存,族人不能容,反为其害。苏云音站起身来,仔细思量后,问孟姑:“我原意是让赵珂跟我去东夜,姑姑觉得如何?”  孟姑大惊,连连摆手阻止:“不可。公主对赵家已经仁至义尽,如今又何必抬举赵小姐为陪嫁,按礼制,她也当不起啊。再说,她若进了后宫,公主挡下了东夜众妃嫔的暗箭,可身子一向不好,岂不是白白给赵小姐做了嫁衣裳。公主有容人之量,权势当前,赵小姐却不一定,她若得宠,岂不反过来对付公主。”  “姑姑误会了。”孟姑于深宫之中见识过太多阴谋,不怪她会想岔,苏云音摇摇头,浅笑着,“她志在山野,也该有潇洒的公子去配,如何能陷于后宫勾心斗角?我不过是想着将她带离赵家,却不拘于是哪一处,或是京中,或是东夜。”  如此一说,孟姑才算放心了些。又看着时辰差不多了,便吩咐丫环摆饭,伺候着苏云音用了些。许是心情不佳,苏云音并没有什么胃口,不过喝了口汤,也就停了箸。  孟姑问:“可是不合公主胃口?可要厨子重新做几个?”  苏云音端过茶杯漱了口,执起丝帕按按嘴角,说道:“罢了,都撤了吧。”  孟姑又劝:“日头还长着呢,公主勉强用些吧。”孟姑劝的殷勤,苏云音不忍再回绝,只好又执起筷子夹了菜送进嘴里,味道精致却毫无人情味,苏云音吐不出又不愿咀嚼,最后无奈生吞了下去,连喝了几口茶水才将嘴里的味儿冲淡些。这番,苏云音当真放下了筷子,任凭孟姑怎么劝说也执意让丫环撤去,孟姑正是无奈处,帮手来了。  两个丫环打起门帘,落霞端了托盘,笑着走进来。她行过礼之后,便端了一碟子凤尾群翅,一碟子如意竹荪,一碟子雪里藏珍,几碟菜齐齐排开,然后落霞一边为苏云音布菜,一边笑着说道:“娘娘说了,公主身子不大好,里头亏着,也不宜大补,吃些温补清淡的就好。这些都是娘娘小厨房里做的,吃着还算不错,便挑了几样公主喜欢的让送过来。公主快尝尝。”  因着方才赵记的事情,苏云音没怎么用膳,孟姑正愁呢,见落霞不知其中细节已经布了菜,倒也正好,便也跟着递上筷子,说道:“娘娘一片苦心,公主尝尝吧。”  昭仁宫里的菜肴一向味道不错,这几碟菜看着也不是什么大荤,倒有些食欲。苏云音便接过筷子尝了些,还算爽口,孟姑劝着,落霞说着笑话伺候着,好歹将就着用了小半碗米饭。  如此已是大不容易,孟姑见落霞已经伺候着苏云音漱完口,已经歪下了,便招呼着丫环们将碟子都撤了,又端上香茶来。  落霞从小丫环的手里接过茶,试过冷热才递于苏云音,满面笑容地说道:“今晨,娘娘还在念叨着九月的大闸蟹最是肥美,这不,才到午时,国舅便派人送了一篓子大闸蟹来。都还鲜活着,个头甚大,一个足有一斤多重,有十几只,全养在小厨房里,准备晚上吃呢。为了这大闸蟹啊,娘娘把埋在后院中,一直不舍得喝的黄酒都挖出来了,特意叫奴婢来请公主去尝鲜呢。”  正好窝在这朝露宫里甚是无聊,螃蟹性凉,她是不能吃的了,能去母后宫里坐坐也好,于是苏云音也就答应下来了。  “既如此,那奴婢便回昭仁宫早些准备着。”说罢也就告辞了。  落霞回宫后,莫初柔便拉着她问道:“那些个小菜,云儿用着可还好?”  落霞含糊着说道:“公主用着还好。”可她毕竟跟了莫初柔许多年,她这欲言又止的,莫初柔自然看的明白,只好将她拉近些,再问:“落霞,云儿是本宫的心头肉,你可要据实回答。”  落霞蹙了眉,说道:“若不是娘娘送了小菜过去,公主怕要饿着了。”  莫初柔急了:“云儿身体不适?”  落霞摇摇头,顿了一下才又说道:“奴婢走时问了丫环们公主的日常饮食,皆说公主不思饮食,奴婢再问细节,才知她们备的饭食虽也精致,却甚是油腻,不得公主喜欢。奴婢想着公主总不大言语,孟姑又年迈,思虑不周,倒放纵了下人,致使他们有所疏忽,伺候不周。方才奴婢见小丫环们上茶时,也不知试过冷热就端上去了。”  “这还了得?”莫初柔先是甩了袖子一怒,恨不能立时三刻便处置了那些没好歹的下人,有落霞劝着才缓过气来,仔细想想却是那个理儿。正如落霞说的,身处南安已是如此,嫁去了东夜无人帮衬,岂不更加变本加厉,她的身边还需有个周到些的丫环伺候才行啊。莫初柔思考一下,说道:“是本宫考虑的不周到了,落霞,你去我宫里挑几个丫头去伺候云儿。切记,此人不必圆滑世故,活泼开朗又能知冷暖,心思实诚的正好。”  落霞不解:“若是不会处事,那何人为公主周全?”  “云儿乃当世女诸葛,擅谋略,更兼有男儿之志,应俯视天下,傲视群雄,处事周全自不在话下。我做母亲的自当锦上添花,又怎能送那心术不正的人过去伺候。”  莫初柔作如此计较不可谓不细致,落霞感叹道:“娘娘当真一片苦心。”  “好了,去吧,仔细挑几个可用的,再带来于本宫过目。”  落霞应下,便带了两个颇有眼力的老嬷嬷一起去了。大约小半个时辰后,落霞领了三个丫环进来,几人只是昭仁宫内端茶倒水的小丫环,平日里不得皇后召见是不能踏入此地的,今日却是娘娘近身伺候的人特地带她们进来,实在匪夷所思。几个人的心里皆是七上八下,拿不准皇后的意思,一起恭恭敬敬地行了礼后,便低着头站在一边等候吩咐。  落霞扶着莫初柔走进些仔细瞧了瞧,三个人模样端正,看上去还算可用,只是这人心隔肚皮,莫初柔还得亲自考量考量,于是回到主位上坐下后问道:“此前你们都在哪里伺候?”  三个人面面相觑,不知皇后这是何意,一时有些惧怕,因此踟蹰不前。此时,站在最边上的一个小丫环上前一步,欠身回道:“回娘娘,奴婢自进宫起,就在昭仁宫内伺候。”  相比那二人的畏手畏脚,她倒是显得落落大方些,莫初柔满意地点点头,又向那二人问道:“你们呢?”  “奴婢们原是伺候太妃的,后太妃皈依佛门,便被派到了昭仁宫。”  “你俩先退下吧。”相较而言,倒是边上那个丫头简单些,莫初柔也更属意于她,于是对她招招手说道:“你近前来。”待她走进些才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进宫几年了?平日里不当差时怎么消遣?”  “奴婢映月,在昭仁宫伺候已有三年了。”消遣?映月不懂莫初柔问着有何用意,虽有疑惑,仍旧照实说道:“不当差时,奴婢便和几个小姐妹一处说说笑话解闷,也不敢擅离昭仁宫,以防姐姐们传唤。”  说话不会拐弯抹角,是个老实的,又会讲笑话,倒是正巧了。莫初柔笑着问道:“本宫有意让你伺候姝公主,你可愿意?”  映月一愣,如此岂不是要从下等丫头直接升为一等的锦衣大丫头?哪有那等好事?转念一思考,又想起映雪说的话来,就怕皇后还有深意,随即便赶忙跪下回道:“蒙娘娘青眼,奈何奴婢只是端茶倒水的下等丫头,恐当不起如此重任,辜负了娘娘厚意。”  果然是单纯的小丫头,不卑不亢又不会急功近利,为人直爽又不迂腐,莫初柔笑得更加开心了些,说道:“姝公主将远嫁东夜,身边却无知心的人伺候,本宫不甚放心,然而后宫多勾心斗角之人,本宫一时也难以决断。刚才一番话下来,本宫甚是属意你,你为何却不愿意,可是担心家中无人照顾?若是如此,你全且放心,本宫定然派人好生照顾。”  底下的人跪了半晌也不发一语,像是在极其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莫初柔也不催她,良久之后,映月答道:“单凭娘娘吩咐。”  “好,甚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