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残影断魂劫

第三十六章(15)

残影断魂劫 以殁炎凉殿 3546 2018-01-14 04:03:36
  一人冷笑道:“怎么着,小子,你敢做,还怕听别人说么?有了这么漂亮的老婆,还不知足,偏要来同我们抢亲,这一回尝到苦头了吧?不过,你媳妇当真大度,咱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带着妾室来求亲之人,她眼睁睁的将丈夫推给旁人,倒也舍得?”“你怎知道?说不定是敢怒不敢言哪?”“这也说得是。若是我家的黄脸婆敢说半个‘不’字,老子立马休了她。”  上官耀华在一片争吵声中,总算听出了些端倪,道:“平小姐假借招亲之由,将你们邀集到此,一网打尽,是也不是?”  距离最近的一人哼声道:“平小姐要说招亲,自是真正招亲,只不过她是金枝玉叶,可不肯轻易许配出去。最终这天上掉下的金元宝,还不是给武林盟主拾了去?此事虽在料想之中,但兄弟们每每提起,总也不能甘心!”“不错,那武林盟主除了头衔虚名,哪一点强过咱们?”“假如让平小姐看到我,定要迷得她晕头转向,当即置办嫁妆,第二天就做了我的人。”“就凭你那张扁平方块脸,趁早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平小姐喜欢的分明是我!”“是我!是我!你不服气,咱们就用拳头来说个明白。”对面牢里沉寂已久,多日未见斗殴,一听之下,都觉热闹,一起拍手跳脚,尖声起哄。  上官耀华不再理会,转头望向南宫雪,两人在对方眼里都看到一片深深的担忧。南宫雪轻声道:“师兄果然做了平小姐的丈夫……这还在其次,平家庄此举,已是隐然与整个中原武林为敌,究竟是想怎地?难道以七煞魔头撑腰,便什么都不怕了?这所谓的招亲,却是个暗藏的阴谋……那些世家子弟不知,还在纷纷赶往江南,自投罗网……却怎生想个法子,将这消息知会出去的才好?”  上官耀华冷哼一声,背心抵着墙角,坐了下来。道:“算了吧,咱们危在旦夕之时,中原武林管过没有?如今他们遇上危险,凭什么要我们来瞎起劲?听到有个美女招亲,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削尖了脑袋扑上去,贪财好色,吃亏也是活该!哼,收起你那多余的善心,旁人死活,与我何干!”  南宫雪还想劝说两句,但见眼前情形,双方对峙严峻,确是寻不出插话的空隙,只得作罢。  大厅中,平庄主向女儿与众家丁交待庄中部署,当真是连每一细微之处都不放过。定要下人随着他精打细算,又道:“瑜儿,咱们来做个假设。好比你是远道而来的客人,在庄中巡视一番,还有什么不满意?”  平若瑜早听得无趣,哈欠连连,好不容易到父亲问起,眼珠一转,俏皮的一笑,道:“依女儿看来,事事尽善尽美,唯独缺了一间卧房。”平庄主一怔,脱口问了句:“卧房?”平若瑜笑道:“是啊,爹爹您想了,七煞圣君远道而来,他徒弟又是个刚满六岁的小娃娃,怎不急等休息?你给他看这看那,人家哪有这闲心思?”  平庄主失笑道:“小丫头,便属你是鬼灵精。好吧,今天就到这里。不过,你倒也提醒我了,到时还得准备些小孩子的玩意儿,给他的徒弟开心。”  平若瑜一撇嘴,将平庄主甩在背后,沿着厅堂背后的一间小路拐入,背后是个暗藏的房间。室中挂满了大红绸带,花团锦簇,然而喜气洋洋中却透着股冷意,让人难以融入其中。一旁的大红床上,李亦杰正襟端坐,腰带上系着团大红花束,套了一身新郎官服饰,面上神情极是僵硬。额前垂下几缕乱发,显出种深深落寞的萧索。  平若瑜在他身后悄悄掩近,双手搂住了他腰,笑道:“相公,我这么久不在,可有想我?”  李亦杰不耐地将她双手拨开,冷冷的道:“我答应你的事,早已都依照要求做了。还想要我怎地?”平若瑜道:“是啊,你的确很听话,而且做得很好。可是女人都想要一个名分,你可以给我武林盟主的令牌,为何就不能给我一个孩子?让我能有一份指望,也就不会整日里缠着你了。”  李亦杰勃然变色,道:“咱们起初有言在先,望你自重。我纵使娶你,不过是遵照规矩,做些合乎礼节之事。但我对你没有半点感情,也更不会碰你一下。”  平若瑜微笑道:“好了,好了,反应那么大做什么?我不过是逗着你玩儿哪。既有了武林盟主的名望,我也不要那个盟主夫人的虚名啦。你要是想早一点摆脱我,尽早离开这里,就答应我另一件事。你告诉我,到底几时才肯发出政令,召集天下英雄,公然将盟主之位让给我?虽说这不过是个形式,但要是不走一走,我这个盟主总做得不踏实,也不知将有多少人不服。除非你亲口发话,这桩买卖才算一锤定音。”  李亦杰余光瞟了她一眼,淡淡的道:“我从没有稀罕过武林盟主的位子,你定要我让位,也不是不成。但你始终不肯回答,究竟是为着什么目的?假如是为与七煞圣君合作,要我武林盟也来配合着他,陷我于不义,置天下众生于水火,别怨我李亦杰,誓死不从!”  平若瑜不怒反笑,道:“是啊,你有骨气,你当然可以不顾及自己性命。可是爹爹已下了最后通牒,若你始终不肯松口,就要拿你的女人开刀。你曾经的未婚妻子南宫雪,现在是落在我们手里了,难道你也不在乎她?”  李亦杰大惊失色,愕然道:“你……你说什么?”继而惊跳起来,道:“你们怎可如此言而无信?起初是讲定了的,要我答应你们那些无理要求,条件只是要保雪儿平安,绝不可伤害她……”  平若瑜一本正经的道:“这却是你冤枉我们了。爹爹才没有害她,不过是请她与承王殿下到山庄做客,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不敢有半分怠慢。但要是你一味强硬到底,爹爹说了,要利用一切可见的资源,那就是你自己杀死了她。须怨不得旁人。”  李亦杰恼火万丈,道:“荒谬!你们与她素不相识,哪会如此好心,请她做客?分明是想作为要挟我的筹码,留一着二手准备。你们好卑鄙!要是雪儿有一点好歹,我不管你们是不是身份高贵的四大家族,我……拼着受全天下之人唾弃,我也定要血洗此处,为她讨回一个公道!”  平若瑜道:“啊哟,相公,你倒是消消气呀。照我看来,你如此激动,为的不是我们为难南宫姑娘,而是她正同承王在一起吧?这也没有什么,你不也娶了我为妻么?大家彼此彼此。同你老实说,我们本有几百种法子来对付你,只是最近,爹爹的老朋友要到庄中做客,南宫雪是他点名要的人。我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将她诱来,就是为此。”  李亦杰强压着心中愤怒,道:“我原本以为四大家族都是如何高人一等,懂得自尊自爱的世外高人。却原来……是甘与邪魔为伍,以侵害万民为代价,要他协助你们的跳梁小丑!平庄主亲手毁了自身形象,即使他能带你们复出又如何?双手沾满血腥、罪恶,只能受到万世不竭的耻辱、唾骂!七煞魔头为祸多端,他杀人放火,以鲜血为美酒,以皮囊为枕席,你们与他有福同享?等他恶贯满盈的一日,你们是不是也打算与他有难同当?问问自己的良心,如今后悔,还来得及!”  平若瑜大怒,喝道:“小子,恁的无礼!”从腰间抽出一条结有倒刺的长鞭,在手中一转,便是“嗖”的一声炸响。音调忽转柔和,听来却更令人毛骨悚然,娇声道:“相公,我来服侍你了。你可要好好享受啊。”手腕一转,鞭梢裹带风声,“啪”的一响,重重抽在李亦杰背心。  李亦杰身后衣衫登时裂开一道口子,一道狰狞血痕若隐若现。平若瑜一见鲜血,更是欣喜如狂,抡圆了手臂,长鞭呼呼作响,在李亦杰背上噼里啪啦的轮番抽打。李亦杰默默坐在原处,丝毫也不动弹一下,忍受着背部火烧火燎的疼痛。终于平若瑜打得累了,再看手中长鞭,也早已沾上了斑斑血痕,几乎辨不出本来颜色,可见打得何等之狠。  她也是一时冲动,一时缓和,登时心中软了,将鞭子插回腰间,轻轻将李亦杰衣衫除下。有几处鲜血淋漓,连皮带肉的沾在了一起。稍一撕扯,便听得“嗤”的一响,指尖也能感到少许颤动,更遑论李亦杰又是何等疼痛。待得终于将衣裳解去,只见李亦杰背部纵横交错,布满了沟壑纵横的血痕,早已是血肉模糊。  平若瑜轻轻在鞭痕上抚摸,又将嘴唇贴近,还能感到伤疤上火辣辣的热度,简直心疼得连眼泪也要掉了下来。到一旁抽屉里取来止血化瘀的药膏,用指甲挑了,小心地在他背上涂抹,道:“可能会有些疼,你……你要忍着一点儿。”话音刚落,就听李亦杰倒吸了一口冷气,虽已极力强忍,却仍熬不住那一阵钻心的刺痛。  这药膏确是极其见效,然而药性一入肌肤,实如万把钢针同时刺入,与鲜血有所相触,仿佛将伤处扯开个巨大豁口。  平若瑜咬着嘴唇,道:“你……你为什么不躲开呢?不反抗,也不求饶……你要向我示威么?却要我怎么办好?”  李亦杰牙关紧咬,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不,寄人篱下,我又怎有资格……向你示威?只因你我互有约定,我给你盟主的令牌……和权力,你就不会伤害雪儿。你能信守诺言,我……感激不尽。以前大大小小的伤,受了也不知几处,不打紧的……只有……只有当我伤重至此,才能名正言顺的……脱下这一身不属于我的婚衣。那么我的伤……受得也算值了。”  平若瑜双眼瞪大,道:“你……你宁可弄伤自己,也不愿跟我成婚?”李亦杰默然不答,已属默认。  平若瑜又羞又恼,抬手在他伤疤上狠狠拧了一把。叹一口气,在他身旁坐下,轻轻挽住他一只胳膊,道:“其实,我也不愿爹爹给七煞圣君那小子效力。咱们自家之事,凭什么要他来横插一脚?真闹不明白,爹爹武功明明比他高得多了,到底有什么值得仰仗他,非要与他维持着面上关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