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99uu优优 古典架空 陌上谁家年少

第五十三章 少年人的热情

陌上谁家年少 涵泽一笑 3211 2017-08-13 00:55:54
  若水见了花想容抽抽搭搭的哭道:“舅妈,季秋他言语上欺负我!”  “我没有,我就是一时口快,说秃噜嘴了而已!若水,我已知道错了,你就饶了我这一遭吧?你说吧,你想要我赔你个什么东西?我现在就给你办去!”季秋对若水连连作揖道歉,此时他也已经后悔,后悔自己言语莽撞了些,这话若真传出去,宇文颢第一个饶不了他,等哪天若宇文恒不在了,他的好日子估计也就到头了。  “谁要你赔我东西了?我知道你财大气粗,但也别动不动就拿东西来哄我!打别人一巴掌,再揉三揉,谁稀罕?”若水抽噎道。  “好了好了!季秋都已给你道歉了,你就饶了他这遭吧!”花想容忙打圆场,又对季秋道:“若水这两天心里不痛快,你就多让着她点儿,逞什么口舌之快?你还是陪致远、修远他们去吧,别在这儿给她添堵了!”  “是!”季秋垂头丧气的告退出去。  花想容又安慰若水一番,见若水不再哭,这才同花刘氏起身离去。  若水出了一会儿神,见花月影看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叹了口气道:“季秋既然已经说漏嘴了,我也就不再瞒你。想我长这么大,也没碰见个交心的人,唯有见了你,不知怎么的,心里就对你特别信任,今日我就把事情的真像告诉你。”  花月影握了若水的手道:“你放心,你说的话我绝不会传出去,我必不会辜负你对我的信任!”  若水勉强一笑,道:“我同致远表哥虽然订了婚,但我们二人是在演戏,专门演戏给别人看的。我同太子才是真爱,这一点致远表哥也知道!”  花月影听了若水的话,不免有些吃惊:“你可是把我说糊涂了?你既然喜欢的是太子,太子也喜欢你,为什么还要致远表哥陪你演戏?你直接让太子去求皇上,求皇上给你二人赐婚不就结了吗?”  若水惨然一笑道:“这件事哪有你想象的那样简单?你也知道,我姑姑是当今皇上的废后,她生前不仅得不到皇上的宠爱,好像还得罪了皇上,皇上是绝不会把我嫁给太子的,同时他还想把对我姑姑的不满算到我的头上来,他究竟会把我怎么样我虽不知道,但我猜他是会罚我做宫女之类的,把我一辈子禁锢在这深宫大院里。我不想把我的一辈子就这么白白浪费掉,所以才同致远表哥订婚,目的就是想以致远表哥未婚妻的身份离开深宫。只是我在这宫中生活的几年,偏偏爱上了太子,照我原来的意思,我只要离开深宫就能忘掉他,谁知后来却发现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我这一辈子怕是也不能忘掉他了。”  “你现在之所以打算同致远表哥退婚,是因为你找到了嫁给太子的办法,对吗?”花月影追问道,  若水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先时确实想了一办法,那就是用“拖”字决,太子是皇上的独子,只要太子同我一条心,我们一起坚持拖上个几年,皇上为了这江山有人继承怕是会答应也说不定。只是可笑的是,我没想到太子同我竟然不是一条心,我希望弱水三千他只取一瓢饮,他却明确对我表示他做不到,我还能怎么样?只能放手离开他,离得越远越好!”  “你这可是强人所难了?历史上有哪个皇上是只纳了一个妃子的?你若是爱上了一个普通人,你的想法或许还可以实现,可你爱上的是太子呀,他将来注定是会有许多妃子的。你若是真喜欢他,就该为他多着想些!我还是那句话,你为他受些委屈又有何妨?”  若水叹道:“我比不得你,我本就不是一个大度的人,我怕到时候我会因为他爱上别的女人,从而迷失本性而变得疯狂,我这样的性子并不适合太子,到是你才比较适合他!看样子,你是肯为他重新改变你原来的立场了?”  花月影听若水这么说,一下着了急:“若水,你听我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你不用着急解释,你有没有那个意思对我来说已经不想干了。我虽然心中很希望你能嫁给季秋,但你毕竟是个有自己思想的人,你有权利选择自己喜欢的人,我不怪你!”若水打断花月影的话,  “我……”花月影一时也说不上来,只是怔怔的道:“若水……  “假如能够重新来过的话,我希望我永远也不曾遇到过太子。”若水也怔怔的道,  花月影听了若水的话,想起宇文颢春风般的微笑,又想起季秋灿若阳光般的笑容,低头沉思……  季秋出了上房原想去找修远,半路上想起花月影说过的话,又折了回来,打定主意去求宇文恒,求他给自己指婚。  宇文恒坐在榻上边喝茶边听袁成恩给他汇报若水的情况,听袁成恩说她憔悴了许多,宇文恒冷笑道:“这丫头只知被少年人烈火般的热情所吸引,却不知这少年人的热情乃是天底下最不耐久的东西,这股热情燃烧的越炽热,熄灭的就越快。无论一个男人多爱你,终有爱尽了的那一天,只是时间早晚的说。她还妄想同致远一生一世一双人,这次该被打醒了吧!”  “若水小姐性子一向刚烈,经过这件事她会不会想不开,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袁成恩担忧的问道,  “朕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她人虽然聪明,却无法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这也正是少年人的特点,等她再大些,怕是还不好说了呢?”宇文恒冷然道,“明日把她接回宫吧!”  “是!”袁成恩躬身告退。  袁成恩走后不久,季秋走进来给宇文恒请安,宇文恒命他平了身道:“你下午如没什么事的话,还去兵部坐班吧!李克俭的脾气可是出了名的不好,你若是惹恼了他,怕是朕出面都不管用,朕劝你还是老实些?”  季秋自是点头答应,宇文恒见他这个时候前来请安,已知他必是有什么事来求自己,若以往,依他的性子,是能不到自己跟前来就不来,今日他竟上赶着来了,可见他必是遇见了什么为难的事了,于是又问道:“你今日来找朕,是有什么事吗?”  季秋支支吾吾的难为情道:“儿臣此番前来,是……是想……求皇上办件事?儿臣想……想……”  “你今日舌头打结了?怎么说话这么不利索!你一个大男人说话再这么吞吞吐吐的,朕就派人给你捋直喽!”宇文恒见季秋吞吞吐吐的样子,不由瞪了眼睛。  季秋忙跪了道:“儿臣今日在蒲阳伯府,碰见了工部员外郎花大人的千金花月影,儿臣想娶她为妻,还请皇上成全?”  宇文恒见季秋面红耳赤的样子,捋着胡须心道:你小子终于通情事了。又思索了一番方道:“你想娶花如海的女儿这事儿也不难,只是颢儿还尚未娶亲,你若是排在他前面娶妻不大合适,你先再等等,等朕把颢儿的婚事给办了,再给你办也不迟!”  季秋苦了脸皱眉叹气道:“花大人的千金生得倾国倾城的,太子今日也见到了,皇上若是不答应儿臣,怕是太子一会儿也过来求皇上了!”  宇文恒这才知道季秋这么着急忙慌要娶妻的原因,笑道:“关于这点你放心!颢儿比你还先回来一步呢,他要是有这份心早来求朕了,朕可是半句也没听到他提花如海女儿的话。就算他提出来,朕不答应他就是!”  季秋听了宇文恒的话,并不开心还是皱眉道:“就算太子没这意思,可儿臣听说去花府提亲的多了去了,皇上若是不给儿臣做主,怕那花小姐就要名花有主了,皇上就是给儿臣先把这门婚事定下来也成呀?”  “你小子怎么说风就是雨的!也忒性急了些!”宇文恒笑骂道,“花如海家那丫头,脾气性情怎么样,朕还没了解,怎能这么快就给你订婚?朕总得先考察考察再说。”  季秋急道:“考察就不必了!她脾气性情跟蒲阳伯夫人差不多,就是再不济也比若水强,皇上放心就是了!”  宇文恒听了季秋的话又笑道:“你这么说,朕反而不放心了!你被若水强压一头惯了的,大概见个女人比若水脾气好就算是好的,需知女人的脾气、性情是多种多样的,朕怎么也得给你把把关。不如这样吧,朕明日派人去接若水,就一并把花如海家的丫头也接进来,朕先给她封个女官,她若是过了朕这一关,朕再把她指给你也不迟!”  季秋听到宇文恒要把花月影接进宫,心道:我正愁找不着机会同月影相处,皇上要是把她接进了宫,这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好事吗?当下心中乐开了花,忙叩头谢恩高兴离去!  宇文恒又把袁成恩叫来,问道:“今日你在周荣家里可曾见着花如海家的丫头?”  袁成恩见了花月影的姿容早已留心打听好,听到宇文恒问他,躬身回道:“见到了!颇知书达理,相貌生的也好,同大公主有的一拼!年芳一十五岁,正是及笄之年!”  “生的像宁儿?不错!能跟朕的公主媲美的人差不到哪里去!季秋挑女人的眼光还是挺不错的嘛!”宇文恒听袁成恩夸花月影长得像宇文宁,心中也大为高兴。又写了一道选花月影入宫的圣旨派人去花如海家宣旨,让花月影早做准备,明日同若水一同入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