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99uu优优 古典架空 帝王谋:凰命难违

第十二章 风波不信菱枝弱 (10)

帝王谋:凰命难违 斯斯长情 2143 2017-08-13 01:44:52
  屋内气氛一时僵滞,蕊珠长跪不起,纤细身姿羸弱不堪,她本就生得好颜色,此刻泪湿粉面,愈发楚楚。翦沁绾勉强压抑着怜惜之情,佯持淡然,但见蕊珠咬着薄薄的唇瓣,血色全无,唯有一双明眸好似点漆般,自绽辉光。  “奴婢并不能笃定,但奴婢知道,小主心善,而且……而且许氏必定会和翦氏之间注定有一场厮杀,小主若想守护好翦氏,就不得不面临许氏的阴谋!”  “许氏……”翦沁绾沉默片刻,道,“蕊珠,你太聪明了。”  她缓缓起身,云霏妆花缎织彩锦衣迤逦至地,映照在屋内明灭不定的烛光下,朦胧不清,一如她隐匿在纨扇后的半张脸孔般神色不定。翦沁绾轻借乌骨扇扇柄顺势挑起蕊珠娇小的下颌,深邃考究的眸光几乎能将她连肌骨都一寸寸看得分明。  蕊珠真的……  太聪明了。  正因为知道许太后的筹谋已久,所以翦沁绾她们在入宫侍疾之时便蓄意策划,故意惹得许砚君不满,果然……许砚君贵为郡主又年轻气盛,哪里受得了这么挑衅,和她们针锋相对,没落着半分好处。再后来,许砚君自觉愧疚,来和翦沁缬道歉,她们姐妹同心,一唱一和,哄得许砚君连生辰八字也兜了个底朝天。  沈煜墨一心厌恶许太后牝鸡司晨,参政擅权,对许昌扈是有心无力,纵然许昌扈恶贯满盈,但沈煜墨碍于生母颜面,不好直接下令缉拿。许太后又如何不知,她一招祸水东引,想让沈煜墨将皇权的势微之恨转移到翦氏一族身上,日日提点警示她们着有暗中谋权之意。  当务之急,一触即发的是许氏的咄咄逼人。  许氏一族有许太后坐镇,她绝不会善罢甘休、坐以待毙,而翦氏……翦氏家主,骠骑大将军翦云辙,真的会下狠心对付许氏吗?  翦沁绾在听到那个骇人听闻的事实之后,甚至开始怀疑起来了慧敏长公主下嫁的真相——  慧敏长公主是烈帝爱女,在神策军班师回朝的那一日的京中策马游城之时,对率领神策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大将军翦云辙一见倾心,迅速下嫁翦氏。  彼时翦云辙已有两位正经侧室,以及妾室若干,他虽不重情爱,但娇妾成群,委实不算良人。烈帝不愿,但慧敏长公主非卿不嫁,最终还是得了一道圣旨,风风光光入了府。  只不过慧敏长公主自从生下嫡女以后便缠绵病榻不问世事,将府中大权也拱手相让,整日在自己苑中茹素念经,明明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却活得如同耄耋老妪一般。到底是什么事情,才会让曾经情丝如海的慧敏长公主折服,从而心如死灰,连亲生女儿也不闻不问?  这是翦沁缬最避讳的隐秘,也是翦沁绾最害怕的事情。  翦沁绾最绝望的是,旁人永远体会不到她对姐姐的感情,会有多么的坚不可摧。是翦沁缬把她从尘土中拉了出来,时时拂拭,将她妥帖放置。她人生无论多长亦或者多短,也仅仅只分为两部分,遇见翦沁缬之前,和遇见翦沁缬之后。  当她灰头土面的穿着破旧不堪的衣裙踏进翦府之时,已经听得麻木的污言秽语让她一点情绪也没有,而一个身着青衣素裙的女子却走了过来,她眉目如画,极尽温柔,轻轻的说。  “沁绾?我是你的姐姐,今后……不会有人再欺负你了。”  那一刻,她心跳如雷。  而时至今日,许氏咄咄逼人,她的姐姐,翦沁缬,即将被推上风口浪尖!  “可是你说得很对,也许……我也没有其他的选择。而且……”翦沁绾若无其事的收拢纨扇,轻轻道,“姐姐她……保护了我那么多次,我也想站在她身前,帮助她。蕊珠,你……是如何想的?”  蕊珠一愣,以额触地:“小主,奴婢以为……许昌扈多行谋逆之举,况且皇上已经拔擢顾成浪为虎豹骑统领,必定是想叫他们互相制衡,只是……”她迟疑道,“华阳宫即将封宫,小主纵使有心也无力了,只能等到皇上哪日气消……”  等?  这宫里最经不起的就是一个等字。  翦沁绾不禁喟叹,她刚想开口,宋内侍忽然道:“小主莫慌,老奴拙见,此事应当还有转圜余地。”  见她言之凿凿,颇有几分确定,翦沁绾便说:“姑姑今日可是一直在华阳宫,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清楚?”  檀顺常毒杀静姝贵妃?  听起来耸人听闻,细想起来更是匪夷所思。翦沁绾最清楚檀香的目的不过了,想要帮她的表姐步虞姎复仇,深深的恨着罪魁祸首霍青荞,而静姝贵妃最多是连带的痛恨,远不及檀香对霍青荞蓬勃的恨意。  况且霍青荞一日未死,檀香就一日不会善罢甘休。她又怎会越过霍青荞,去毒杀根本不可能成功的静姝贵妃?  静姝贵妃夏侯君绫出身世家,与当今天子沈煜墨是众所周知的两情相悦,宠冠六宫,是沈煜墨最为看重之人,又手持掌管六宫之权,身边戒备森严,岂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靠近的。檀香又不傻,怎会莽撞而行?  其中必有隐情。  宋内侍举步游走一圈,确信了四下无人方道:“今日檀顺常有了兴致,做了一盒玉露团,说是要去延禧宫看看霍修林。却不承想在路上撞见了嘉贵妃身边的王良娣和白宝林,她们正从徽音宫出来,打算去给太后娘娘请安。本互相搭言也就分道扬镳的,但白宝林眼尖,看见了檀顺常手里的食盒,非要看上一看,于是檀顺常也就揭开了食盒盖儿,白宝林和王良娣瞅了一眼,也就罢了。”  “白宝林和王良娣?”翦沁绾蹙眉,“我是午后出去的,那时檀香还在,所以……她必定是下午才去拜访霍青荞的了。白墓卿和王华锦入宫许久,难道不知道太后喜欢午后小憩,日暮才起,她们那时候去请安做什么。”  宋内侍又道:“可不是?只不过都只当是一个碰巧忽视了去。然后檀顺常去了延禧宫,发现静姝贵妃也在,剩下的……老奴就不清楚了,不过大概便是静姝贵妃吃了那盒玉露团就吐血晕了过去,太医说是中了‘绯色’的毒,中毒之人会陷入昏迷之中,然后由内而外慢慢腐烂,最后七窍流血而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