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谁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第七十四章 事故

谁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玉带飘 1749 2017-12-07 05:56:18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四日  兮沫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的拼命的往前跑着,一个青面獠牙的妖怪提着一把大刀在她的后面紧紧的追赶,无论兮沫怎么样拼命的想要往前,她的双腿却像戴着铁链似的,沉重的难以抬脚,她怎么也无法跑快。  眼看着妖怪越来越近,兮沫吓的浑身发抖,她挣扎着拼命的叫喊。  “救命呀!救命呀!”可是来来往往的路人却视若无睹,他们一脸漠然的自顾自的走着。  “啊!”就在妖怪挥刀砍向兮沫的瞬间,兮沫大叫一声醒了过来。  “怎么啦,兮儿,怎么啦?”陈正元和吴珊珊边着急的敲打着房间的门,边大声的问道。  兮沫抹了抹头上的汗水,拍了拍砰砰直跳的胸膛,努力想让自己镇定下来。  “没事,我做恶梦了。”兮沫喘息着朝房间门口说。  “嗯。”吴珊珊松了一口气,又一声叹息,“兮儿,起床吃饭,你上班要迟到了。”  兮沫无精打采的穿衣吃饭,她头重脚轻,晕晕乎乎的在吴珊珊担忧的眼光中走出门去。  离上课时间不到二十分钟,几年来养成的拥抱学生的习惯也在今天被打破了。  兮沫情绪低落的甩了甩头,她步履蹒跚的朝地铁站走去。  今天是周一,地铁特别的拥堵,兮沫昏昏沉沉的随着人流被推推搡搡的上了地铁,她找了个空位,坐下。  她低着头,双眼空洞、茫然,脸色煞白。  不知过了多久,兮沫才发现似乎一直没有听到话务员报告学校站台的名称。  她颤颤微微的站了起来,往车窗外看了看。  “糟了。”  兮沫猛然发现自己坐错了地铁。  兮沫慌慌张张的下了地铁站台,她抬头看了看站台墙面上的钟表,已经八点半了。  完了,完了,第一节课她迟到了整整半个小时了。  兮沫赶紧上了开往学校的那班地铁,她心急如焚的在心里催促着司机,“快呀,快呀,求求你快呀。”  不知为何,兮沫的心里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她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她浑身颤抖,头上虚汗直冒。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兮沫终于气喘吁吁的来到了学校门口。  远远的,兮沫看到校门口围着很多人,他们似乎在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什么。  兮沫跑进一看,人群中间停着一辆救护车,学校领导和几个医生护士正把一个受伤的人往车上抬。  “怎么啦?”兮沫冲上前去,拉着教务主任问道,“车上的人是谁?”  “你还问,你怎么旷课了?”教务主任怒吼道,“出大事了。”  “对不起,我坐错地铁了。请问出什么事了?”兮沫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你班上的值班的学生看到你没有到班上去,想去办公室找你,不小心跌倒,从二楼楼梯上滚落了下来。”  “啊!”兮沫一声惊叫,她身子往后一仰,瘫倒在地上。  “兮沫,兮沫,你醒醒,你醒醒。”  兮沫微微睁开眼睛,看到媚枚正拿着一杯水,眼中满是担忧的看着她。  “你刚才晕倒了,几个老师把你抬到宿舍了。”媚枚扶起兮沫,把水杯靠近兮沫的嘴巴,“看到你没到学校,主任一直打你的电话,却没人接,怎么回事呀?”  兮沫翻身坐了起来,她拿过自己的包翻看了一下。  “我的手机呢?”兮沫茫然的自问道。  “会不会是落在家里了。”媚枚说。  “可能是。”兮沫拍了拍自己混沌一片的脑子,点点头说。  “我昏昏沉沉的坐错了地铁,所以迟到了。”想到门口的一幕,兮沫难过的哭了起来。  “那学生怎么样了?”拉着媚枚的手臂,满脸泪水的兮沫急切的问道。  “听说手臂骨折了,其他部位还不知道。”媚枚皱着眉头,“最糟糕的是,家长情绪很激动,说是要追究你的责任。”  “都是我的错,我必须承担后果。”兮沫用被子遮住脸,抽泣着说。  “你也不要太担心,事情可能不会像我们想的那么糟糕。”媚枚搂着兮沫安慰着。  “你陪我去医院看看学生吧。”兮沫拉着媚枚的手,“我对不起他。”  “可是,你看你自己,憔悴,虚弱,疲倦。”媚枚怜爱的捋了捋兮沫的头发,“你的身体吃的消吗?”  “我没事。”兮沫擦去眼泪,强打起精神,挤出一丝的笑容。  媚枚带着兮沫来到了省立医院,学生正做完手术回到病房。  学生的父亲还在气头上,他看也不看兮沫一眼,冷冷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兮沫和媚枚走进病床,学生杨洋已经醒来。  “老师,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没事的!”他笑了笑,“你今天怎么啦?生病了吗?”  迎着杨洋担忧的眼光,兮沫心痛不已。  多么好的孩子,自己刚动过手术,却来关心自己的老师。  兮沫鼻子一酸,眼泪夺眶而出。  “该说对不起的是老师。”兮沫低着头,内疚的说。  “老师,你好像生病了,脸色苍白,精神萎靡。你回去休息吧!我好了后就回去上课。”  “嗯!”兮沫点了点头,她捂着脸走出病房。  在医院的走廊上,兮沫忍不住一把抱住媚枚,她趴在媚枚的肩膀上放声痛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