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破茧逆风

第一卷 卧底 之 第十一二章 陷阱3

破茧逆风 余小渔 2492 2017-10-12 15:42:00
  “中了埋伏?”  “是落了陷阱。”  我笑话融情,“原来四大帅哥也可以落入别人的陷阱。”  话音未落,雷沁一行四人又齐齐出现在我面前。  “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为了救你,我们也不至于被困在这里三天三夜。”  我愣了愣,原来昏昏沉沉,已经过了三天三夜的时间。  见我没答话,追风又说,“我们四大帅哥的一世英明可是毁在你的手里了!”  我笑,幻影和索命用新找来的野果塞住了追风贫贫的嘴巴。  雷沁坐在我身边,也递给我一个擦得铮亮的野果,“你得罪的人很厉害,是韩国最大的帮派组织,首尔的夜店有大半都是他们旗下的产业。那个夜店老总更有来头,是帮派头目新晋的小舅子,他的姐姐刚刚嫁给他们大哥,新婚燕尔,也难免皇亲国戚都跟着趾高气昂起来。”  我皱皱眉头,“还说我好命,明明是触了霉头才对。”  雷沁和四大帅哥均抿嘴微笑,气氛轻松,竟是我之前根本就无法想象的画面。不过接下来的话题却是十分严肃,幻影说,“沁少,你让我查的已有眉目,果然不出所料,种种迹象看来这次小少爷的事件并不仅是单纯的偶然。”  索命也说,“能将小少爷的行踪查得如此确定,且步步都有预谋,招招都见血光,一定是很有经验的江湖中人所为。”  “不过——他们似乎没料到我们的出现。”  对于追风的观点,幻影并不赞同。他说,“‘暗堂’虽从不露面,但在江湖上的名声和威慑力也足以让人闻风丧胆的。敢明目张胆招惹小少爷,就代表他们在道上公然宣称和‘鹰堂’作对,势不两立。不过,据我所知,现在道上的这些堂会,就算私底下有情绪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敢公然叫嚣的微乎其微。”  “那到底是谁做的?”我忍不住插嘴,他们分析得很有道理,事情当时发生得突然,只以为是尹安栀的明星脸出卖了他,现在想想并不简单。“还有,”我突然转过头问追风,“你并不是和沁少一起抵达首尔的,你是不是一早就到了,从一开始就暗中跟着我们?”  追风脸色一变,张了张嘴,目光委屈地望向雷沁。  融情重重地拍了一下追风的肩,“呵呵,没想到我们这里号称无影追踪的追风今天竟然落在了小鱼的手里。”其他三人也跟着哈哈大笑,弄得追风一脸尴尬地说,“沁少,我没失手!”然后又转向我问,“臭小鱼,我什么时候露馅儿的?”  “并不是你露馅儿,是我猜的,我头一次远赴韩国之行任务,而且还是保护尹少爷的安全,全程就我们两个,就算是低调,你要是堂主,也得先从安全角度着想。所以,我说,我有自知之明,自认水平跟能力还没达到让沁少如此放心的地步。”  大家又笑,“原来,你是洞察到沁少的心思,好个聪明又厉害的小鱼。”  雷沁也微微牵起嘴角,目光直射着我,亦如清冷,却没有丝毫的怒气。  追风说,“沁少,小鱼心思敏锐,看来我们今后都要当心,别反倒中了她的道道。”  雷沁微微点头,却依旧保持沉默一言不发。  我说,“那么,这次能让你们四大帅哥都中了陷阱,也是事先有预谋的,他们算到了沁少会带着你们过来?”  “应该如此,只是没料到我们会倾巢出动。”索命冷静地分析,“我们四人虽身怀绝技,但也都是暗杀、跟踪的策略,毕竟是凡人,真正面对几百号人围攻也终一人难敌四腿。”  所以他们败下阵来,况且还带着一个重伤昏迷的我,在后退的途中不小心落入了这个深山底部的陷阱。我不笨,从他们的谈话中已经意识到了缘由。我深深地说了声,“对不起,要不是护着我,就算敌不过也完全可以突围出去,这深山老林里的陷阱,怎么能困住你们的脚步?”  融情微笑,“又见外了,不是说过是兄弟吗,‘对不起’这句话说了是要受罚挨打的。”  追风也说,“我更够义气,将小少爷护送回酒店后,就立刻冲回来加入你们,看到你们都跌落深谷,却义无反顾地跳下来陪你!”  幻影直直冲着追风胸口就是一拳,被追风躲开,“我们还要供着你不成?!”  我长大嘴巴,“原来出事的时候,追风一直都隐在身侧?”  追风嘟起嘴巴,“你们是偷溜出去的,待我发现找到的时候,小少爷已经逃出夜店正在回酒店的路上。我这才知道你们出了事,护送小少爷回酒店的同时,忙发讯号给兄弟们过来接应。可当我安顿好小少爷,回头再找你们的时候,你们根本就不见了踪影,漫山遍野的人围守着一个洞穴迟迟不敢深入,我料想你们掉进了陷阱,于是想都没想就跟着跳下来了。还真高哩!我说那些人怎么只管看,不下来。我自认身手不错,跳下来的时候都有些略微的擦伤。”  我仰起头向上望去,却看不出究竟,“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身处山的中心?”  “是山底。”幻影指了指地下涔涔的细流。“刚才和沁少查看过了,这周围有水塘,还有活鱼。再往前走一段就应该有处深潭,而沿着潭水的方向,我们就能够找到出去的地方。”  “会不会有人堵截?”  融情说,“怎样都要试一试的,既然撕破了脸皮,上面的人就不会轻易罢手。很难得我们可以并肩作战,好像是头一次呢,我们也想试试彼此默契合作的程度。”  雷沁拍拍尘土起身,“休息够了,我们要赶路的。”  他走到我面前轻俯下身体,我怪异地问他,“什么意思?你这是要做什么?”  四大帅哥摇着头笑。  融情说,“笨小鱼,沁少这是要背你,你受伤后这一路沁少都这样背过来的,他怕你挣开伤口加重伤势。”  “可是我的肩伤了,腿却还能走路呀!”  “哪来那么多废话!”雷沁厉声一喝,我立马趴到了他的背上。  四大帅哥前后各两名,开路断后,雷沁背着我行走在中间,一路又是黑暗的甬道,只是越往前走,洞穴里的空气就越为潮湿。他们所谓的深潭应该不远了,我伏在雷沁的背上,鼻息间充斥着那熟悉的樱花味道。想刻意地远离,却被雷沁察觉,低声喝道,“如果不想都摔下去,你最好配合一点。”  我吐了吐舌头,只得将头贴在他背上,右手紧搂住他的脖颈。雷沁说,“你方才睡梦中唱的什么歌?蛮好听的,正好现在唱唱,也顺便排解一下紧张,为大家提提精神。”  “呃——我不会唱歌。”我的脸窘红了起来。不是谦虚,是那首歌只属于翅的,翅唱给我的,我不想同别人分享。  “就是那首‘我爱你,不要人懂,只要你懂’的那首。”追风边走边说,“我们从来都没听过,挺好听的,看在同甘共苦的份上,唱来听吧,难得风平浪静,谁知道前方又有何样的血雨腥风?”  追风的话深深刺痛了我,我联想起翅,从他从事卧底生涯开始,何尝不也是这样过着有今天没明天,在刀尖枪口上提着脑袋游走的日子?于是清了清嗓子,学着翅的语调唱起,就当是想念翅了慰藉思念吧,前路渺茫,歌声悠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