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锁山海

第六章·团子3-倾濯

锁山海 徐烟 1104 2017-08-13 00:34:04
  那女子也不怒,便由他抱着,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打着少年因抽噎而一耸一耸的肩膀。她温声安慰着:“好了好了,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哭甚?”  也不知哭了多久,少年哭得累了,打了个哭嗝,呆呆的望着女子,泛红的眼底仍是水光乍现,无不令人疼惜,耳根却腾地红了起来:“对…对不起……”  女子歪着头似是不懂:“恩?你道歉?所为何事?”  “我、我不该,这般抱着你不放的。”这句话宛若导火索,少年的脸终是红的和猪肝一样。  那女子却是低低的笑了一声,她道:“傻孩子。”  接着,那女子便席地而坐,从袖中掏出两酒壶,朝他晃了晃,嫣然一笑道:“能饮否?”  少年呆呆的点头,两人就着月色,在浪花滔天的巨河之旁席地而坐,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起来。  “相识一场,我名澈琛,顾名思义,便是如水般清澈的珍宝。”  “如水般清澈的珍宝……”少年若有所思的喃喃。  “说是珍宝,却也不尽然,”澈琛苦笑了一下,“人人皆说我为神兽,攘除梦魅,为他们求得安宁,可那一朝,身为凡胎的我却被人重伤,我守护的结界破裂,一时之间,人心惶惶,那群凡者皆言我擅离职守,是恶兽,非良善之类,要我以死顶罪……”  言罢,澈琛自失的一笑,仰头饮酒:“罢了,我本就身负此命,此生负之,来生再来补救罢……”接着,那因沾上酒气而染上绯红的脸颊扭头对少年嫣然一笑:“你呢?你名谓何?”  少年本是怔怔的望着女子的,这般皎洁月色下,那灿若星辰的鹿眼之中似若包罗乾坤,因得伤情而染上浅淡的水雾,她朱唇轻启,言语之间却是无悲无喜,仿若世事皆如飞鸿踏雪泥般不足为怪,那如玉的瓷肌上两抹浅粉更是令得少年失了心神。  澈琛突然这么一问,令得他两颊一红将头埋在胸口,他局促道:“我…我没有名,我父权倾朝野,育有九子,我为其一,但我出生之时我父却暴怒,直是指着尚在襁褓的我叫嚣道‘此子不可留!’说罢便让两个能人将我困于一方暗无天日之界,那地甚是可怖,无花无木,无日无月,有的,便只是无边的寒冷和孤寂,那是我最惧的梦魅……”  少年却是只对自己的无名而感到局促,对于自己的生平却是极其淡然,就好似已度过了漫长的年岁的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般。  “却也是个可怜人啊,”澈琛仰头往口中灌酒,“我便给你取个名罢。”  说罢澈琛便低头望着少年,伸手帮他抹去脸上的脏污,见到他不凡的外边以及粲然的双眸时,怔愣了一下,“竟是个不凡的。”  只见少年的眼眸亮若星子,历经风吹日晒的面庞黝黑黝黑的,面上本是浅粉色的刀疤如今张牙舞爪地在左颊处迸裂开来,使得整个脸上显出一种狠戾,但却难掩他本就俊逸的面容。  “我观你之面容本是俊逸优雅,却因脏污和伤疤而显得面上狰狞可怖,便唤你为清浊罢,此亦可比为‘倾濯’,自是将苦痛和仇怨尽数洗濯一空之意。”  少年神色复杂,低声道:“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