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99uu优优 古典架空 一梦秋水

第二十六章 桂花糕

一梦秋水 空色彩虹 2732 2018-02-13 11:05:03
  用过晚膳,休息片刻,少钦走到慕铮身边,摇着他衣袖一角小心的问道:“父亲,要不今日带少钦出去走走?”  “好。”慕铮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少钦一阵欢呼雀跃。  当归叔叔说父亲这几日很不正常,少钦就壮着胆子试试,果然没错,他还真答应了。长这么大,父亲还是第一次同意带他出去玩,以往少钦也有说过,慕铮都直接忽略。这几日江先生都没来府中,少钦实在憋得有些慌了。  换了身衣服,慕铮,当归,少钦三人走在了锦绣大道上,慕铮负手走在前头,目空一切,所有繁华于他不过过眼云烟。孩子?孩子当然是牵在当归手里。少钦鲜少出门,终日困在太子府,看什么都很新奇,见到喜欢的东西都要跑过去摸摸,冷酷正经的当归简直操碎了心!  “父亲,这里的姐姐好好看,好多人往里面走,我们要不进去看看?”少钦肉嘟嘟的小手拉住慕铮的衣角,不想走了。  慕铮定神看去,怎么就到了玉树银花门口?  “玉树银花......父亲!这里是不是种花的地方?”少钦依旧一脸天真好奇。  慕铮蹲下身,抱起少钦朝另一个方向走去,说道:“父亲带你去吃好吃的。”  到底是孩子,一听说有好吃的,立马将玉树银花抛之脑后。  等走了一刻钟,离玉树银花远了,慕铮才把少钦放下来,又塞到当归手里......  没多时,少钦就吃的圆滚滚的,手里还捏着一块桂花糕,当归贴心的将他嘴上的碎屑抹掉,说:“吃饱了,咱就回去咯~”他带孩子越来越有心得了。  “嗯嗯。”少钦连连点头,也走累了,困困的。  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一个声音穿过人潮,闯入慕铮的耳朵。  “思远,我要那个,你买给我。”  慕铮循声望去,就看到了江思远那厮,还有拉着他袖子的孟秋水,她披了一件白色斗篷披风,戴着帽子,只露出半张脸,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她来。  只见江思远买了一袋桂花糕,拿了一块递到孟秋水嘴边,她伸长脖子咬了一大口,嘴巴塞得满满的,还不忘朝他笑,说:“好吃。”  慕铮只觉得那笑刺眼极了,不似在他面前的妖娆放肆,而是一种洗去尘嚣的会心一笑,没有负担,没有目的,恍如隔世。他似乎穿过悠悠岁月,看到那个洁白如玉的少女,也是这么笑着,拉着他的衣袖,喊他:慕铮哥哥。而今,她在对着别人笑。  桂花糕就那么好吃?慕铮抢过少钦手里的仅剩的一块桂花糕放到嘴里,嚼几下,就像嚼蜡,一口吐了出来,自言自语:“真难吃!”  父亲抢了自己的东西吃,还吐了出来,还说难吃,少钦一时不能接受,都快哭了!当归下巴再一次掉地上,殿下若是一直这么反常,保不齐他下巴会脱臼的!  慕铮摸摸少钦的头,算是安慰,指着前方说道:“少钦,你看江先生在那里,他手里可有一大袋桂花糕。”  少钦顺着他的手看去,失落的小眼神瞬间发亮,迈着小短腿跑了过去。  江思远抬手轻轻擦去孟秋水嘴角的糕屑,宠溺的说道:“秋水,你都这么大了,还吃的满嘴都是。”  完全无视那道杀气腾腾的目光,江思远心里正甜着呢,准备再拿出一块桂花糕喂给孟秋水,突然感觉,大腿被人抱住了!谁家的死孩子!一低头,更郁闷了,竟然是慕铮家的死孩子!少钦在这,那慕铮岂不是......果然......  “江先生,好巧。”慕铮冷冰冰的臭着块脸装作很礼貌的打了声招呼。  “巧,好巧。”江思远回以更礼貌又尴尬的微笑,一低头看到少钦正抱着自己是大腿仰着脸笑得天真可爱,一抬头又看到了慕铮一张死人脸,还有当归的冰块脸。  “墨玉公子,怎能放着孩子满大街乱跑呢?多危险。”孟秋水已收起微笑,调侃道。  当归这才看清楚这张脸,顿时愣住,果真是一模一样!虽然殿下已说过了,但见到了,他还是很惊讶!  见对方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孟秋水问道:“这位小哥是?”  当归回过神来,方感自己失礼了,忙抱拳行礼:“在下当归,见过孟夫人。”  不等她回答,那个抱大腿的孩子惊喜的说道:“哇!这位姐姐长得真好看!”  “少钦,她不是姐姐,是你娘亲。”慕铮语出惊人,娘亲?!所有人都惊讶得不要不要的。  慕铮一把抢过江思远手中的桂花糕,放到少钦手中,说道:“这是江先生买给你的,你再问问先生,怎么会和你的娘亲在一起。”  “江先生,您怎么会和我娘亲在一起?”少钦一个劲的拉江思远的衣摆。  江思远只好蹲下身来,无奈的说道:“少钦,你娘亲是家里那位,不是这里这位。”  “父亲告诉我了,我不是家里那位生的。”  !!!  真是个皇室的惊天大秘密啊,小皇孙竟然不是太子妃生的?!自然也不是孟秋水生的,难道慕铮又在哪里偷偷藏了个美娇娘?还来了个私生子!难怪少钦跟太子妃很不亲热。这太子殿下看起来无欲无求,没想到私下里竟如此风流。但江思远现在无心顾及这些,他对少钦亲娘是谁,没兴趣,但绝不是孟秋水!  “少钦,这里这位真不是你亲娘。”江思远站起身,“我说,哪有这么占人便宜的,你好歹也是......”慕铮,我再次X你大慕王朝一十八代祖宗!然,只对上了一堆空气,哪里还有慕铮,再看,秋水也不见了,人来人往,早已没了那二人的踪影,江思远眉头一阵抽搐。低头看向腿上的少钦,少钦放开了他的大腿,拿了块桂花糕吃了一口,很满意。  “我当然知道她不是我娘亲了。”说着,又吃了一口,不再管大人们的事了。  只余江思远和当归相对无言。  江思远:慕铮也太不要脸了!无耻!  当归:殿下也太不要脸了!还有些无耻......  “秋水去哪了?咦?怎么还多了两个人?这谁家小孩,生的好俊。”伴随这清朗的女生,一个面容清秀的黄衫女子走了过来,弯下腰轻轻捏了下少钦的脸,肉嘟嘟的,很讨人喜欢。  少钦把一袋桂花糕夹到腋下,双手抱拳,认认真真的说道:“在下少钦见过姐姐,少钦是父亲家的孩子,江先生的弟子。”  阿梨看着更喜欢了,把手里的糖果尽数放到少钦衣衫前的小口袋里,再凑到江思远边上耳语:“你教得出这番可爱懂事的弟子?可别误人子弟。”再转头看向一旁的当归,再看看孩子,不像。  当归突然就很想解释:“姑娘,在下并不是这孩子的父亲。在下当归,敢问姑娘怎么称呼?”  不要脸,慕铮拐走了秋水,你又想来拐走我家阿梨?门都没有!江思远连翻了好几个白眼。  没想阿梨竟扑哧一声笑了,说道:“当归?我识得的当归可是一味中药,其功效是:“补血活血,调经止痛,润肠通便。”  当归满头黑线,当即就腹诽了慕铮千百遍,没文化就不要学人乱起名字!  阿梨见当归不说话,心想自己是不是过了,赶紧补救:“当归也有归来之意,给你起名字的人定是盼着某人归来吧。小女子姓陆名梨,公子叫我阿梨便可。”  当归:“见过陆姑娘。”  少钦吃得差不多了,把剩下的桂花糕包好,拉着当归,看着阿梨,说道:“谢谢姐姐。”仰起头看着当归,“我们回去等父亲吧。”  当归抱拳,说道:“陆姑娘,江先生,在下就先行告辞了。”  阿梨:“再会。”  走了几步,少钦又回过头,看着江思远说道:“你何时来教少钦习字?”  “过两日就来。”江思远摆摆手。死孩子!有其父必有其子!  “秋水呢?”阿梨问道。  江思远一脸郁闷:“我们先回去吧,看秋水会不会先回去了。”看慕铮会不会把秋水给带回去!  慕铮自然没带孟秋水回玉树银花,而是买了匹马,绑着孟秋水去了凝翠湖西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