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执念,泽来安好

025真当他好骂,骂上瘾了

执念,泽来安好 木易伴行 2011 2017-12-07 07:00:00
  余安安站定,借着不太明亮的灯光,欣赏着走廊墙上的挂画,都是名家之作,她每看一次都会有不同的触动。  “咔”开门的声音。余安安寻声望去,姚诗佳狼狈的从VIP888出来,衣服扣子开了两颗,裙子也很往上,再看她一瘸一拐的动作。  她虽然没经历过男女之事,但是被邓倩这个小说迷荼毒的不浅,脑中立刻反映过来,诗佳是被欺负了。  抬腿跑过去“诗佳。你怎么样?”  姚诗佳被突然出现的余安安弄的一愣,这样的狼狈,被赶出男人房间,她还是第一次。  “诗佳,是不是那个混蛋欺负你了?”余安安一脸的关切。  姚诗佳微微低头,没有回答。“她总不能说她被轰出来了吧,这个人她丢不起,”  看着姚诗佳的反应,余安安断定,是那个变态欺负了她。  上次她自己不是反应的够快就被欺负了。诗佳一定是没有抵挡过那个混蛋。气的胸口起伏不已。松开诗佳,气哄哄的冲进快要关上门的房间。  随着她进去,房门自动的“咔”关上。  姚诗佳看着关上的房门,无语至极。  “傅禹泽,你个混蛋,你出来”余安安进门就开喊。  傅禹泽正被姚诗佳弄的心烦,在撤被她碰到的床单。就听到了大呼小叫的声音。这个声音加语气,再熟悉不过了。嘴角微勾,还真是冤家路窄,不对啊,这是他的房间,她半夜来他的房间骂他。还真当他好骂,骂上瘾了。  “傅禹泽”余安安走到卧室门口,正好看到从里面出来的傅禹泽。  更清晰不过了。从卧室出来,刚才姚诗佳那个样子,发生了什么,不用再问了。  气的鼓鼓朝傅禹泽走过去,“傅禹泽,你个流氓,色魔,变态,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你凭什么欺负诗佳?”  “流氓,色魔,变态,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傅禹泽看着余安安,声音阴沉沉的重复着。  “别学我说话,你有钱就了不起吗?住VIP就了不起吗?就可以随便的欺负女孩吗?”余安安瞪着傅禹泽,这种被惯坏了的富二代,就不是好东西,对别人学不会尊重。  傅禹泽打量着余安安,正有气没处发呢,自己过来当出气筒。就别怪他了。  “有钱没什么了不起的,住VIP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就是可以仗势欺人,就是可以欺负女孩子。”傅禹泽薄唇轻启,桃花眼看着余安安,声音平静,说出的话气的余安安直跺脚。  这个不分不清青红皂白的女人,乱替人出头,早上这样,晚上还这样。不让她长长见识,还真对不起她。  “你,你流氓、无耻,”余安安指着傅禹泽,指尖微微颤抖。  “我愿意,我想要什么女人就要什么女人,还真不是你能管的了的。”  傅禹泽靠近余安安。  “你,”余安安瞪着傅禹泽,怎么能把流氓行为说的这么的理直气壮“你,你不怕遭报应。”  “我还真不怕,人定胜天,我就相信我自己。”傅禹泽看着余安安,一步步的靠近,他进她退,一步、两步、三步......余安安已经感觉到小腿贴在沙发靠背后面了。不能再后退了。  他依然在靠近。鼻尖已经可以清晰的闻到他身上专属的淡淡的草木的味道,和那天晚上的一样。意外的是,她讨厌他的人,但是这种味道,她却很喜欢。  “离我远点”余安安伸手阻止傅禹泽的靠近,正巧不巧的摸到的是他的胸膛,手心是结实的肌肉,一手摸不住的手感,充实。  傅禹泽还在靠近,她用力的推着他,手感越来越清晰,甚至都能感觉到肌肉的线条,她别的爱好没有,就是喜欢健身的男人。这种手感,硬实的程度,绝对是健身肌肉男。  随着傅禹泽不断的靠近,余安安推着她的胸膛,上身也在不停的往后仰,腰都要折了,她不是练舞蹈的,没有那种柔韧,卡在沙发靠背的感觉很不好,又不能动,哪怕稍微直起来一点都会碰到他。  明显的感觉到不只是手,腿也被他控制住了。  穿着短裙的她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麻料裤子下面腿上肌肉的力度,隔着薄薄的麻料裤子,紧紧的贴着她的腿。现在他只要躲开,她一定会后仰过去。  看着余安安惊恐,难过,隐忍的表情。  傅禹泽嘴角微勾。  眼睛看向她的手,“好摸吗?”  为了支撑柱,她手已经没有任何缝隙的紧紧的摸着他的胸了。  余安安反射性的松手,重心不稳。“啊”向后仰去。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  余安安睁眼,眼前是放大的傅禹泽的脸,一双桃花眼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  微愣片刻。感觉到自己此刻正在傅禹泽的怀来,被他的手臂抱着腰。贴在一起的腿,变成腿变成被他夹在他的两腿中间,而且,而且,她好像触碰到了他的......  伴随着“流氓,”“啪”一巴掌招呼在傅禹泽的脸上。  推开她。慌乱的朝外跑。  刚跑到一半,胳膊被猛的一拉,天旋地转,整个人摔倒在沙发里。  “你干什么?”余安安双手捂住胸前,眼中满满的惊恐。  傅禹泽抬手揉着脸,第一次被女人打,还是个分不清青红皂白的蠢女人。火气升腾。一步步朝余安安靠近。  “你别过来,我会报警的,我会跆拳道”余安安捂在胸前的手换成攥拳的跆拳道姿势。  傅禹泽走近,伸手捏住余安安的下巴,眼神露着寒光。如果她是男人,他一定出手还击回来。对于女人,他良好的教养还下不去手。  “别自以为是,你,我看不上,”说罢松开捏着余安安的下巴的手。在她衣服上蹭了蹭,嫌弃的意味明显。  “你”余安安瞪着傅禹泽,嫌弃,嫌弃那天还亲她。  “喜欢瞪眼,喜欢替人出头?”问话的语气却没有任何需要回答的意思。  看着余安安还是跆拳道的手势,嘴角微勾。“喜欢跆拳道,那就练。练到满意为止。”说罢拉起余安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