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转经年方得你

第二十四章 真是不讨喜

流转经年方得你 山河散若星 2221 2017-11-15 00:05:58
  来到路嘉薏所在的训练室,陈雾不可谓之不惊叹,训练室很大,但是能让人迈开步的地方却很少,四处堆放着服装和衣柜,让偌大的训练室显得很逼仄,即使这样,训练室中间也摆着一架银白色的钢琴,钢琴的四周却是一片空旷,钢琴周围纹着暗红的花边,彼此缠绕,早已看不出源头也看不到尾。阳光打到钢琴上泛起了一层层的光晕,光彩夺目。“好看吧,这个是我上次生日的时候,家里送的,上面的勾纹还是我求着斯祁哥哥帮我雕的哦。”路嘉薏一脸满足的像陈雾炫耀着,陈雾看了看路嘉薏再看了看眼前的钢琴,真的很难将眼前的人和钢琴联系在一起。  路嘉薏也不理会陈雾,自己径直走到了钢琴面前,落座。“接下来你听到的是我今晚上要演奏的曲子,让你先饱耳福。”  陈雾看见刚才打在了钢琴上的阳光悉数打在了路嘉薏的脸上和发尾,路嘉薏手指放在琴键上,腰挺的很直,在阳光底下宛如希娜神话里面走出来的俄耳甫斯,要把琴声传到天界。路嘉薏的手指并不像一般女孩子一样是十指纤纤,细细看来路嘉薏手上还有磨破皮的旧印,而就是这样一双手在摸到琴键的那一刻,让路嘉薏有了一种无关外貌的美,美得不像话。  琴声在室内悠然响起,此起彼伏。陈雾第一次看见如此专心的路嘉薏,琴声悠扬,绕室不停,抚人无忧。一曲终了,陈雾看到此刻的路嘉薏看的呆了,这可能就是颠覆效应;也或是路嘉薏借着这一次的献宝,让这位在几年后已是首席钢琴家的人被陈雾钦定为她的婚礼演奏家,还是免费演奏不能推脱。若知晓了后事,路嘉薏还真不知这下午的邀请是福是祸了。  为了下午的演奏会,陈雾被路嘉薏硬拉着换了套衣服,尽管陈雾百般反抗。“啊,阿雾你不要动了啊,这个束腰都束不上了,你不要做无谓的反抗了啦,乖啊……”路嘉薏一边嚷着手上一点不见放松,就势一用力,完工。  陈雾站在镜子面前,陈雾的身材没有路嘉薏那般挺拔婀娜,在校服下更加显得普通,但是路嘉薏特意为她挑的一身藕粉的高低剪齐的摆裙,腰间系了一串珍珠的腰链,刚才路嘉薏在拉着的就是这串腰链。裙子的前摆在膝盖上面,后摆丝丝坠地,灵动活泼。“看嘛,阿雾你打扮打扮还是好看的嘛。”这个年纪的陈雾即使未施粉黛也在这身藕粉色摆裙的衬托下气色很好,自然清新。  陈雾和路嘉薏去的是T市的市中心的星月宫,这座容纳得了上千人的演奏大厅,金碧辉煌,外形像是莹白色的贝壳,而入口的设计就更像是贝壳里面含着的一颗珍珠,独具匠心。陈雾下车时看到眼前的建筑,才知道为什么路嘉薏要拉着她换衣服了,的确,穿身校服进这种地方不合适。  “走吧,快别看着了。一会观众就要入场了。”路嘉薏拉着陈雾往星月宫的准备室走去,陈雾停了停。“你还是把我安排在观众厅吧,把我放在里面我怪不自在的。”路嘉薏看陈雾坚持,也不再强求,就把她放在比较好观看的位置。  “这一排本来是被人包下来了,不过刚好包场子的人我认识,待会说一下应该没问题。你就在这等我,结束了我再过来找你,你别乱跑啊。”陈雾无奈的看着路嘉薏,敢情这大小姐把我当小孩了?“好好好,我知道了。你快去后台准备吧,待会该来不及了。”  陈雾送走了路嘉薏想着离开场还有会儿,就坐着发起了呆。许是陈雾走神走得太入迷,旁边来了人陈雾也未察觉,只到旁边的人凑近陈雾开口,声音轻佻随意:“奇怪奇怪,路嘉薏身边的朋友我都见过才是,你是哪位啊?”陈雾因放空的思绪被打乱,明显表现出了不悦,眉头一皱,转头看向眼前突兀打扰的人,并不打算接话,我都没问你是哪位,你过来问我?  “也对,刚才路嘉薏特地跟我说要了前排的一个位置,毕竟是傅家新领养的小丫头,不给也不合适是吧。”旁边的人见陈雾不说话,继续说道,自说自话的本事还是很强。陈雾不在意来人话中的内容,既然能在这包下整个前排,又和路嘉薏好像认识,知道自己的身份也不意外,何况她的身份也不算什么秘密。  眼看着演奏会就要开始,陈雾忍不住要打断旁边聒噪的人:“你可以安静点了么?演奏会要开始了。”陈雾说完也不看旁边的人,直接看着场上,等待着路嘉薏的演奏会开始。来人见陈雾不愿搭理自己,回头又看见原本稀稀落落的会场也开始坐满,也不好再刁难,遂起身准备走开,但转念一想,笑了笑。遂直接在陈雾身边坐了下来。这人怎么这般不识趣?陈雾心中腹诽,但是想着演奏会就要开始了,不想因为这种人而分心,也不做理会,各自安静的等待着路嘉薏的登场。  演奏会过后,陈雾在原地等路嘉薏收拾好过来找她。“傅斯祁还好么?我们小时候还住在一个小区的时候,可没少掐架。”陈雾看着眼前的人,套近乎的方法也太老套了吧。有着和傅斯祁差不多大的年纪,眼中却全然玩性,五官生的极好看,长相上倒是个和傅斯祁一种类型的人,不过看着却也实在让陈雾喜欢不起来,太不正经了。  “好与不好跟你有什么关系?看你这样子和我哥关系也不好吧,下次装也装的像一点,太假了。”陈雾其实从上次激怒尤安娜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这个嘴快的毛病要改,可是看到眼前这人的嘴脸,只想是说完这个下次再改吧。  陈雾看了眼周围人群已经散的差不多了,眼前这个人怎么还不走?  “你还真是像尤安娜说的一样,这张嘴...啧啧,还真是不讨喜。”合着还认识尤安娜?那就更加不招陈雾喜欢了,俗话说的好敌人的朋友肯定是敌人,虽然陈雾也没把尤安娜当敌人。  就在陈雾想着怎么打发这个人的时候,路嘉薏换完衣服从里面走了出来。“顾子安你怎么还没走啊?”路嘉薏走过来就着顾子安的肩膀一拍,看样子关系不错。“我爸的那群客人还没走,我哪敢跑啊,再说,我走了,谁陪着这位小美人啊?”陈雾从他们俩对话中算是知道了这个登徒子的名字还知道了他和路嘉薏关系果然不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