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99uu优优 宫闱宅斗 安元皇后

第二十九章 揭露

安元皇后 玲临林 3036 2018-01-12 19:50:00
  时到长兴十三年八月中旬。  “小姐,您听说了吗?恒州发水灾了。”夏竹给她绾发时说道。  陈鸳淑知。  犹记得,上一世因这恒州水灾,还是太子的李朝阳忙得焦头烂额。  大哥还同家里人抱怨过——这些天来太子的脾气暴躁。  此事过后不久便是她入东宫。  时间还是过得有点快。  ——但,她坚决不会在某些事上重蹈覆辙。  “哦?严重么?”陈鸳淑点个发簪,问道。  模样漫不经心似的。  然,这些事,与她何干。  她只是一介女流罢了。  夏竹将发簪插在绾好的头发里,道,“应该很是严重,”  语气笃定,“听闻太子要亲自前往赈灾。”  陈鸳淑挑眉但未说什么,掩下一切情绪。  她忍不住想大笑,太子妃刚入东宫门,恒州便发生大水灾。  真的是不幸啊!  陈鸳淑内心“感慨”几句,也不接话。  任由夏竹叽叽喳喳地讲话。  墨发三千,年华正是芳好时。  夏竹手艺,真是颇为惹眼。  ——把这娇滴滴的美人儿,打扮得赏心悦目。  虽然比不上魏轩朗那婉转万分的美,但陈鸳淑自认为自己也是漂亮的。  ——毕竟她可是除去司马燕芙外曾经稳坐世家小姐淑女榜的榜首之人。  ……  八月的京城白日里炎热,夜晚里还带着丝丝凉意。  在京的王公贵族却无法感受六百里外恒州人民的煎熬。  以往若发生此等事情。  李朝阳应当是吃喝不下,得在勤政殿里熬通宵。  陈鸳淑认为李朝阳算不上是好夫君。  但绝对是个好君主。  她虽恨他,但不得不承认,他终究的高人一等。  毕竟是帝王。  因此李朝阳如何,毕竟还是李朝阳。  ——  陈鸳淑与家人用过早膳后,宣旨的太监便来了。  “圣旨到——”  圣旨内容简洁明了——  因太子身体不适,陈居行代替太子前往恒州赈灾。  特派了三个助手——何子安与陈居安还有魏轩朗,与其同行。  因事出有因,故此,许后日出发。  太子与皇帝李重裕还是十分重视陈家的。  尤其是陈先允一脉。  不过陈家嫡系也就陈先德与陈先允还有陈先旭一脉。  ——陈先允父是独子,而先是娶了一妻一妾。  妻子病逝后,便娶了陈先旭之母,即是陈鸳淑那便宜奶奶。  而陈先允还有一庶出的哥哥,名陈先喜。  因此陈先允排行老三。  ——但,论起嫡出,排老二,所以年轻时被戏称“陈二公子”。  而陈先允还有一同胞姐,名娇娥。  嫁于一三品外放武官,家庭幸福。  ——陈先允当初外放时便趁着途径怀州时与同去的陈先德一齐去探望过。  说来三兄妹也是四五年没相聚了。  ——  因此陈先允在接旨后,特意嘱咐陈居行——  “燕羽啊,为父多年没见你姑姑了,你姑父也在恒州任职,去时,必定要多加关照,为父也就这么一个嫡亲阿姐了。”陈先允说得惆怅。  陈居行应答道,“是,孩儿谨记。”  说来他好似未曾见过这位姑丈——  在他出生前他姑姑便嫁人了。  路途遥远,她也未曾回来过。  身为长子的他未曾见过,自然别提陈居安他们三个人了。  “也不知这么多年了,姑姐过得可好?”何婉谈起着小姑子多为感慨。  ——若非当初家婆的见钱眼开,这小姑子也不至于下嫁给当时才是六品武官的刘棋。  这么多年了,不易。  “当年见她,尚可。”陈先允眉眼间充满怜惜。  母亲早逝,他与兄长未能尽职地守护姐姐,  实在是,愧对九泉之下的母亲。  一提到她这个素未谋面的姑姑。  她的父亲就一脸哀愁,陈鸳淑有些好奇这个姑姑的模样。  ——毕竟她上辈子到死也未曾见过这个姑姑。  话言几句,陈居行便下去准备了。  ……  巳时许,陈鸳淑的母亲何婉便拉着陈鸳淑外出去寺庙求个平安符。  陈鸳淑本不想出门,惜母命难违。  坐在马车上,陈鸳淑有些郁闷。  看起来,好似好动。  时不时动动这,动动那,有些不自在。  ——她娘亲的气场果然太足了。  此时,带出来的是冬梅与春绘。  她们这些婢女坐在后面那辆马车。  主仆不同车。  他们的目标是郊外怀安山的寺庙。  闻,那寺庙香火极旺。  陈鸳淑前世依稀来过几次,有点记不清了。  应是十岁之前,因她重生后有个奇妙的特点——  不记得十岁之前的事,倒是奇特。  想来也不过是三十载…  陈鸳淑猛然意识到——  她若前世还活着现在也该年近半百了吧?  思极至此,她心中惆怅万分。  ——也不知自己的儿女如何了?  想来此生亦无再见的可能了罢。  许是母子缘尽了罢。  她那些孩子们…  不过在她的哀伤下,她突然忆起,她好像出嫁前来过此地…  ——嗯,是来求什么的?  忘了,真是的,记性越来越不好了。  ——  马车停了,抵达目的地。  此寺名,怀山寺。  寺庙前,有太祖皇帝亲自提的怀山寺一名。  太祖皇帝的字颇有风范。  隐隐透出一股坚韧不拔的意味。  这寺庙建于山顶,有不知有几百年的历史。  闻,是前朝皇帝所建,若是真,也是一神奇之处。  ——毕竟能历经三十年战火依旧屹立不倒,也是个奇迹。  当年的京城可是在战火中洗礼过。  怀安山的寺庙与山同名。  “怀、安、寺。”陈鸳淑仰着头,一个字一个字地念出来。  “淑儿,快点。”何婉回头道。  “来了。”她快跑几步,牵上亲娘的手。  随母入内。  因今日是十五。  故此,来上香的人的贵妇人还是有的。  怀安寺大殿开阔,正摆三尊大佛。  反正她也的确不认识,因此跪下来便是怀着虔诚之心拜一拜。  “佛祖保佑。”她也迷茫不知要保佑什么。  而待她拜完后,却不见自己母亲。  唯有母亲两婢女与冬梅跟着她。  “夫人呢?”陈鸳淑问就近的婢女。  她们却摇头道不知。  陈鸳淑挑眉,问冬梅,“春绘呢?”  冬梅同样道不知。  她心想,罢了,反正有春绘跟着。  且她向来聪慧,应是不会走丢。  知,寺庙的后院是不会随意让女眷入内的。  她也是随意走了几步。  毫不意外地瞥见熟人一位——  李欣,李朝阳的堂妹,郡主。  ——表姐何月乐曾经的闺中好友。  不过在她重生前就听闻她瘫了,原因不明。  不过她向来待她不感兴趣。  因此也没有上前打招呼的念头,便默默走开了。  再转一圈,春绘便来找人了。  她的母亲跑去求平安符了,看了一眼。  ——四个。  想来是,一个大哥的,一个二哥的,还有三哥与她的。  ——  一刻钟后,便启程回府了,但她好似又见到熟人了。  ——背影莫名熟悉,是谁?  但,为避事端,她匆匆上马车。  翌日,巳时——  “小姐,武先生来府里了。”春绘去外头一趟后,入内,悄声同正在习字的陈鸳淑提了一句。  陈鸳淑不慎将墨滴在纸上。  ——天杀的,怕什么来什么。  不过再是转念一想,他应是同大哥二哥商量恒州水灾一事,倒是与她无关。  她应远离此等危险人物才是。  思及至此,陈鸳淑的脸色略微好转。  她同春绘说道,“知道了。”  无视春绘欲言又止的模样。  ——然,魏轩朗如何亦是与她无关,怕甚。  春绘意在想问陈鸳淑,是否有意需要她去看魏轩朗。  不过见她神色莫测,还是作罢。  ——若是做选择的话,她希望姑爷能是薛公子。  毕竟,武先生貌比女子还要艳三分,未必是小姐驾驭得了的人。  她写着字,可思绪却颇为混乱。  不知要写些什么,以至于纸上写的都是魏轩朗三个字。  笔迹颇为混乱,陈鸳淑回神时也吓了一跳。  好在她练字时喜静,身边一般没人在旁。  呆坐一下,便将这纸揉搓成团丢在一旁。  毕竟是邻国皇子。  让人看到也是大忌。  ——  如此一来,也是折腾到午时时分了。  “小姐,夫人叫您去饭厅用膳。”  ——来通报的人是母亲那边的春菊。  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陈鸳淑安慰着自己。  陈鸳淑便雄赳赳气昂昂地去了。  果不其然,魏轩朗也在。  陈鸳淑一一问礼,然后缩着脑袋坐在位置上。  颇有种“你们看不到我”的意味。  饭桌上见父兄的热情,她在烦恼要怎么让父兄离魏轩朗这个大麻烦远点。  却忘了,一开始是她招惹来这个大麻烦的。  用完膳,看来父兄也没有让他走的意思。  “翼辉,你就在东院住一宿罢。”陈先允道。  ——翼辉,魏轩朗化名武轩朗的表字。  魏轩朗低眉应是,又是笑吟吟的模样。  几人谈话间,陈鸳淑倒是明白了——  魏轩朗要暂居陈家,他本暂居余家。  但余大人与余赫外调,因此余府主宅无主人居住。  余家的院落也甚少住人。  魏轩朗无落脚处,苦眉愁脸在即。  ——陈何两家又欠他一人情。  闻此事,陈先允与陈居安等人一合计便将魏轩朗请来府中暂住。  待明日他们一齐出发去恒州。  其实,陈鸳淑觉得余家是在赶人而不明说。  至于魏轩朗这大麻烦是彻底赖在这了。  ——不过她知其人的身份,便直接将他把“接近陈家”划上等于号。  但她还是不过轻举妄动。  ——毕竟全府恨不得将他供起,现下谁会听她的?  陈鸳淑对魏轩朗的存在是漠不关己。  打算尽量无视避开此号人物。  想来也不怕,也就不到一日的时光。  ——却不想,人能找上门来。  ……  陈鸳淑用完膳便回房。  却怎么也找不到今早写的那张纸。  不过想来可能是自己顺手丢了。  毕竟顺手一扔,可能被当成废纸了。  想通了的她便去洗漱了。  她洗漱完毕,便将下人遣出屋子。  自己擦干头发,绕过屏风,是要褪去外衣就寝。  ——  “淑儿也不检查一下屋内有何人。”忽如晴天霹雳。  屏风后,传来那声。  震惊之余,陈鸳淑乃是当下黑脸。  ——这人入了自己的闺房,还要不要廉耻之心了?  她揣紧衣领,绕开屏风,那人端坐在她的床上。  还是那副笑吟吟的模样。  神情中恍然略带一丝得意。  不过任谁的闺房被人偷入都笑不起来。  更何况陈氏府邸一向讲究规矩。  “你来此做甚?”陈鸳淑冷冷问道。  于她而言,撇去某人那点相似处,对他,她是决绝喜欢不起来的。  “小淑儿,你说呢?”魏轩朗站起身来。  虽说是笑吟吟的模样,但却让陈鸳淑略感危险。  陈鸳淑警惕地后退一下,壮了下胆道,“你莫要乱来,如若不然,我便喊人了。”  神色带着淡然,内心却有些不安了。  “呵,你不敢的,”魏轩朗微俯下身,冷笑。  他直视陈鸳淑,“深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倘若第三人知晓,名誉有损之人,是你,而非我。”  孤男寡女处于一室,名誉受损的往往是女方。  ——十分不公平于此。  陈鸳淑快绷不住了,又往后退了一步。  她觉,此人的眼神过于有诱惑力,保持距离为上。  “那你来做甚?”陈鸳淑强装镇定。  “‘魏轩朗’是为何意?”魏轩朗喃喃道,状似不经意。  眼神里却带着带着厉意。  陈鸳淑吓得心脏漏了半拍,才惊觉此人危险重重。  心知,魏轩朗不可当常人糊弄。  “武大人是为何意?”镇定自若的模样,实则内心已虚。  “我是何意?”魏轩朗捋一下陈鸳淑额前的头发,“陈姑娘,不是最清楚的吗?”  修长的手指抚过她的脸颊,令她恶寒。  “我原先就好奇为何十几岁的小姑娘怎么懂这么多,”顿了一下,“如若不是你家兄长说漏嘴,我还真不晓得你是如此两面人物,”  语气乎略带暧昧,“我该拿……”  ——他在烦恼是否需要恐吓她一回。  陈鸳淑蹙眉,沉默。  她身子有往后退一步。  却也不慎,“嘭”地撞上一放在屏风前的小桌。  她手微微往后状作不经意地一推,她身后有个桌子。  ——桌上有个花瓶。  而陈鸳淑还未将花瓶推下。  魏轩朗便与她保持距离,看出了她的目的。  他冷笑出声,“嗤,你也不用如此害怕我,”好整以待的模样,“我不过是想……”  话未完,外头便有人喊道,“小姐,发生何事了?”  ——是守夜的冬梅。  陈鸳淑还未应答一声,就觉得胸前一凉。  ——衣襟半开。  她诧异地看向魏轩朗,这厮居然趁她不备拿走了她用红布包起,用红绳穿挂在胸前的平安符。  “你,你这,这。”登徒子。  ——陈鸳淑多年未骂人,有些骂出口。  魏轩朗丝毫不掩自己的本性。  “陈姑娘若未想好说词,那便待我从恒州回来后再说罢。”无赖到底。  红绳挂在手上转了转,然后便从窗户一跃走人。  陈鸳淑简直目瞪口呆,就这样走了?  ——她入内亦未主意到窗户大开。  原来那人是扒窗而入。  “小姐。”门外守夜的婢女敲门,而不敢冒冒然入内。  陈鸳淑应道,“无事。”  她就寝时喜将门关死,现下想来过于危险,今天是魏轩朗,若他日是歹人那该如何是好。  是她太不谨慎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