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99uu优优 古典架空 穿越之美人夺嫡

第三十一章 那些年很爱你

穿越之美人夺嫡 糖果贝拉 2028 2017-12-07 06:30:00
  徐大仁慌乱的就往门口走去,正巧撞见了吴凤峦从屋外走进来。  他认真地看了她一眼,正巧四目相对,他只觉得自己心跳加速,本来就有点红的脸现在更红了,小鹿都要撞出来了。  他无意中随意的说了一个字“早。”就匆忙的出去了。  吴凤峦有点呆呆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听到了,还是听错了,算了,猪的脑子毕竟一般人能理解的。  吴凤峦日常给太子妃把了把脉以后,太子妃就立刻拆开了信,信上写着“文珂,我等一行人已到了阳城,万望勿念。  由于出门时比较匆忙,记得帮我去书房把我的毛笔洗净收好,还有一众名贵字画,帮我卷起来收好,因为京城时常有下雨天,可能会发霉。  马厩里除了一匹汗血宝马被我骑走了以外,还有其他好几匹皆是域外进贡的上等好马,要每日按时给粮,还要定期带他们出去兜风……”  王妍珂越看越生气,满满五页纸说的都是家里哪个椅子特别昂贵,要好好呵护,家里哪个器件特别贵重,不能让人砸了,光写要怎么给马吃草就写了两页!谁说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谁说的小别胜新婚!童话里果然都是骗人的!  连一句我爱你我想你都没有,这封信怎么不写给齐妃呢,她肯定在料理这个家方面知道的比王妍珂多得多了。  这个死男人,亏我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一直想着他。王妍珂越想越气,想着想着就把这封信给了莲儿,说“按照太子殿下的要求,把这信上所提到的事情都去做一遍。”  可是信才刚刚到莲儿手里,她就有些后悔了,“等等,还是先给我吧。”  毕竟是太子亲自吩咐的,交给别人总是不太放心,于是匆忙的吃了吃早饭,就先走到了太子殿下的书房。  书桌上砚台里的墨已经干了,旁边有一个毛笔架,架子上挂了十只左右的笔,从大到小依次排列。  王妍珂拿起了其中最大的一只毛笔,细细的看了它的笔毛,十分清洁干燥,连一点墨汁都没有沾上,她想着这怎么会要洗呢,许是婢女们自觉地把它们都洗干净了吧。  她正准备重新放回原位的时候,却偶然瞥到了刻在毛笔上的一排字:珂儿,你走的第一天,很想你。  于是她又依次看了看其他的毛笔,都刻上了字:第二天持续想你。几只小的毛笔上依次都写上太子妃的名字。  这男人简直了,也太会玩了吧。王妍珂看着这毛笔表白攻略,不得不服气啊,本来还想着写一份全是骂人的话作为回信的,现在想想自己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可是,她脑袋里又回想起了,他走的前一晚竟然是跟齐妃在一起过的,就不由的很生气,她又看了看那些毛笔,想着要不是自己赔不起的话,真想把他们都扔了,男人的话都是假的。  心里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她又准备帮太子整理字画。太子的书画凌乱地放在了书房的各个角落。  她随意地拿起了一副展开看一下,只见画上是一个懵懂的小女孩,约摸十三四岁,衣着很繁华,在花园里捉蝴蝶,一只蝴蝶正巧飞到了他的衣袖上。“莲儿,你可知这画的是谁呀?”  “娘娘,你怎么都忘记了呢,这画的不就是小时候的你吗,那时候我还是服侍太子的时候,你们就常常一起在御花园里玩,这幅画好像还是太子殿下为您画的。”  王妍珂仔细的瞧了一下,太子殿下画的,嗯,确实有些不好看,自己认不出来岂不是应该的。  她又随手打开了另一幅画,没错,一看就知道画的还是自己,画里的小姑娘已经长到了十五六岁,穿着一身军装,骑着战马,应该是自己去北疆出征那时候画的。  她发现在书房里所有的书画里面画的都是自己,有低眉浅蹙,也有睡意朦胧,还有静静地看着远方的,太子殿下真是有心了。  看来太子殿下是真的很喜欢以前的自己啊,王妍珂想,可惜自己不是真的文珂公主,也许未来的某一天,自己就回到了现代,也许未来太子殿下知道真相,也就会不喜欢自己了。  想着想着,她就把手里的信给了莲儿,“你去把太子殿下吩咐的事情你都一一办了吧。”  莲儿一脸不情愿,说“可是娘娘,这可是太子殿下让您做的呀,说不定后面还有更大的惊喜呢。”  王妍珂只能假装自己身体不舒服,她用手捂着胸口说,“没事,你后来再来告诉我就行了,我有些乏了先去睡了。”  莲儿见太子妃执意如此,也不便多说,便去了马厩。  回房后,太子妃坐在自己的床上想了很久,按照电视剧的套路,自己死过一次以后应该就能回到现代了呀,如果上次胸口被人劈了一掌也算的话,应该已经死过两次了,怎么还是没有回去呢。  那就很有可能就回不去了,所以在这里,现在唯一能够保她的,就是对她爱得深刻的太子。  她意识到自己得抓住这根救命稻草了,于是她又匆忙的走到了马厩,发现里面有一匹战马,正是她出征北疆的时候骑的,因为跟画上的马一模一样。  她又照着信上的提示,一个个看了信上提到的东西,原来在这太子里有那么多与她相关的东西,原来从太子殿下从小就十分喜欢自己。  她回到房间,想着该给太子写一封回信,于是提起了笔,写道“今天,很想你,早点回来。”又觉得这种谄媚的风格不适合她,毕竟太子写给他的信都是让她去做苦力的。  于是又把纸揉成一团,扔了,她想着古代的女子一般都是比较委婉的,于是又写到“屋里的海棠花开了,你却不在。”  她觉得这句话甚是满意,有点矫情,又很想念。  于是提笔继续写了余下的信,“春风拂过,又数次独自走了遍那草地,仍记得那些与你一同踏过的那些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