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谷学院

第48章 再钻狗洞

凰谷学院 时伊月 3080 2018-01-14 08:08:00
  看台上的人陆续散去,有的结群到前园赏花,有的已经迫不及待地回去要给心仪的姑娘写信了。  待走到人少的地方,陆奚游才说道:“我们原本计划着让小师弟跟大师兄见上一面,让大师兄带着文甯直接走人,这事也就成了。可是大祭司这突然也过来凑热闹,绝不能让他们碰上面了。”  “文甯这会儿应该也在后园,我们得想个办法把她带出来。二师兄,你平日鬼点子最多,快想想办法。”  听他这么一说,陆奚游往他的胳膊又狠狠一掐,“说什么呢!”  “你又掐我,痛死了!”  瞪了他一眼,见旁边的人都在奇怪地看着他们,陆奚游才抬手摸了摸胡子,笑着挽着徐洛祁的胳膊,“老婆子,我们去那看看吧。那花多!”  “行了,不正想着法子呢吗!这会儿我们还在前园,总得找个路抄到后园去。”边走着他边压低声音跟徐洛祁说道。  看到后园入口,他们皆是一喜,只是在看到那几抹熟悉的身影,立刻手脚利落地跑到盆景后藏了起来。  “是五长老他们!”  “看到了,还有大祭司和大师兄呢。”  周月婵领着执离和周伯瑜等人快步走进后园,在最后还特意留下几个守卫,吩咐道:“都打起精神,一只苍蝇也别给我放进来!”  “是!”  不远处里听到周月婵的命令的徐洛祁抿着嘴,手下意识地拔着面前遮挡的盆景,“二师兄,那里进不去了,怎么办!”  陆奚游转头就看到面前的盆景被摧残了大半,赶紧把他的手抓下来,“你可快别拔了!!!这里的花草都是五长老亲自培育的,都是她的宝贝!你今天敢拔她的花,她明天就敢扒了你的皮。”  听他这样说,徐洛祁将手里刚拔下的一束花一股脑地给放了回去,看到满地的叶子碎片,他的嘴唇抖了抖,“你怎么不早说啊。”  “趁现在没人,快走。”  拉着徐洛祁,陆奚游一路上小心地避过人群,来到一面高高的围墙后。  “快帮忙!”  徐洛祁不明所以地跟着二师兄把墙角的东西搬开,只是觉得这个场景意外的熟悉。  在看到一个洞口出现在面前后,他才惊然记起前段时间二师兄不也是这样带他们进的寝区吗?  “二师兄,这狡兔才有三窟。你没事在学院里打那么多洞干什么!”  陆奚游扫了扫手,睨了一眼他,“没有这些,我能知道那么多你不知道的事吗!行了,别磨磨唧唧地了,赶紧进去。”  “你又要我钻这狗洞?!”  指着这个半米高的洞口,徐洛祁是没办法再次说服自己压下男子自尊再做一次这种事,却遭了陆奚游的深深鄙视。  “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能不像个娘们儿似的吗!”陆奚游率先钻了进去,架势熟练的样子,看来没少做这事。徐洛祁在不断给自己做心理催眠后,才瘪着嘴跟着钻了进去。  后背上的棉花鼓鼓的,没少让他费劲,好不容易钻进来后,就被二师兄快速地拉往一边。  “嘘!”  在看到几名女子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借着假山藏住身子后,就听到她们正在议论百花汇演的事。  “听说五长老正在到处派人寻找那个红衣姑娘,根本没空理我们。”  “先前我怎么就没注意到她,这半路杀了出来,有人可要不高兴了!”说着声音还特意抬了抬,立马就有道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说什么呢,谁不高兴了!”  “又没说你,你自己承认的不是?”  说着其他姑娘们也都笑了出来,赵如意被她们一笑更是气得胸闷。她今日特意选了“凤求凰”做开场舞赢得满堂喝彩,没想到最后不知从哪里跑出个野丫头,连脸都没露就抢去了她所有的风头。  她能不气吗,关键的这人还选了舞蹈这一表演项目,明摆着跟她争风头。  别说五长老在找她,就是赵如意也在找她。  “你们……看到那个二十五号了吗!”  见她们都摇了摇头,赵如意只能提着裙摆往另一边找去。见她们都散了后,假山后的人才走了出来。  “洛祁,你说小师弟会不会已经找机会走了?”  “他那么聪明,也是有可能的。”听见刚才那些女孩子的话后徐洛祁心下也是如此猜测,只是还是不放心道:“我们再找找看,实在找不到再回去。”  而在台上一舞后搅乱了所有心的宁凰,此刻并不知道现在自己引起了多大的轰动,也不知道有那么多人正在找她的下落。下场后,她就找不到小西告诉她的回后台的路,一个人摸索着就渐渐远离了人声,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  今天跳了她唯一会的巫舞,那还是长老们要她成年之前必须掌握的能力,只是今日一跳竟比往年任何时候还要疲惫。她试图用魂丹吸收灵力,却也发现这里灵力竟然稀薄得弥补不了她能量的消耗。  这里到底是哪里,为什么一切都这么陌生。  还有,那些人为什么都叫他小师弟?还有文甯?  宁凰感到头部渐渐疼痛了起来,眼前逐渐出现重影,在倒下的那一刻,她隐约还听到有人在叫着……  “文甯?文甯!”  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周文甯终于在叫声中被唤醒,她缓缓睁开了眼。  在看清了眼前的人,她蹙了下眉,摸着还隐隐作痛的头,在身前人的帮助下靠坐在床上。  “秦柯,我怎么会在这里?”  秦柯眼神复杂地看着面前的人,好像有很多话想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注意到他的不对劲,周文甯下意识掀开被子,见还是先前那件衣裙,松了口气后却又注意到现在自己是一副女子的装扮出现在秦柯面前,他素来敏感心细,照顾她的时候说不定已经发现了什么。  “你……”  “你……”  两人几乎同时说出口,秦柯突然面色一变,笑了出来,“你快吓死我了,我见到一个红衣女子倒在我的面前,还以为青天白日见鬼了。”不过他又仔细看了眼她的女子妆容,心情不悦地道:“若是知道他们把你打扮成这样,我说什么也不会赞同这次的行动!”  见他还是以前那副样子,周文甯才将心中的疑虑打消,露出一抹笑来。  “我也没办法,拿到衣服后才知道的。他们兴许就是想整整我,不过为了大师兄,只能拼了。”她说完这句话,才看了下周围,“这是?”  “是我的房间,现在大家都在上课,所以才方便把你带回来。”  她点了点头,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凝眸看着他,“你还给我翘课?!”  她现在严厉的样子让秦柯又是一怔,有什么似乎再渐渐跟她重叠。他蜷了蜷手指,掩下眸底的情绪,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一条腿还翘了起来。  “这有什么,不过一堂课罢了!”  看见他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周文甯顿时脱口而出道:“坐没坐姿,平日里是这样教你的吗!”  两人皆是一愣,见秦柯转头看向她,她立刻补充道:“你也上了段时间的课了,学院里的先生应该都有教你这些吧。就算没有,谢老总该教过你吧。”  秦柯就这样看着她,终于将腿放了下来,起身走到她面前道:“除了她,谁也没有资格教我。”  “他们应该也快回来了,你收拾一下。”说着他指了指桌面,“上面的是我的衣服,你将就穿下。我先去外面。”  说完秦柯就开门走了出去,把门又关了上。  透过门纸隐约看到他就守在门边,周文甯垂下眸不知想着什么,终于起身将身上的女装换下。清洗干净脸上的胭脂后又仔细地画了眉峰,看到镜中那个十五岁的少年又回来后,她才走过去把门打了开。  看到秦柯直盯着她的脸看,周文甯疑惑地笑了笑,“怎么,不认识了?”  “是不认识了。”  秦柯小声地说道,见她没听清也没再重复,拉着她就往朱雀阁寝区走去。  出了屋子周文甯才发现天都快黑了,急忙停住脚步抓着秦柯的手腕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如果你是还想去百花会的话,已经来不及了。”  听他这么说,周文甯反拉着秦柯的手臂,“洛祁和二师兄他们肯定着急了,我们得先找到他们。”  而此时陆、徐二人,在找了后园一圈后都没找到人后,也是松了口气。  “看来小师弟应该真的已经出去了。”  徐洛祁点了点头,“那我们也赶紧走吧。”  在他们掉头要走的时候,突然后面出现了一群人,为首的一个男人指着前面的二人道:“就是他们!”  他们一听到声音连头都不敢转地往前狂奔,却迎面撞上了从角落里陡然出现的几人。  “哎呦!”  周月婵被撞得脚下一扭,幸亏身旁的青婶扶住了她,才不至于在所有人面前出丑。  可是撞到她的人,绝对!不可!原谅!  她眯着眼看过去,摔到地上的两人也同时抬头看去,这一看不得了了,别说徐洛祁了,就连陆奚游的心脏都快受不了了。  要命!这一撞怎么就撞到了灭绝师太的身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