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99uu优优 古代情缘 若水三千怎及你

第二十四章 原来如此

若水三千怎及你 夕阳橙若水青 2277 2018-01-12 19:37:00
  龙溪问及为何?  司徒雷登告诉了龙溪他和邵洍彼此相看甚烦。  之前都是同床异梦,因此不曾有一儿半女。  龙溪听罢,觉得自己无疑是幸福的。  她心爱的人心里有她,可姐姐却甚是孤寂。  邵洍姐姐对她那么好,她也想对姐姐好。  时光静好,邵洍和龙溪每日相伴。  邵洍教龙溪读书写字。龙溪给邵洍讲她的玄火国和冰晶国风光。  两人相伴也热闹许多。  不几日,举行婚礼的日子到来,龙溪和司徒雷登正式完婚。  婚后搬去了新府邸,然而邵洍和父母也一起搬去了。  那边比旧将军府更加恢宏壮丽,单单是格局都大了三倍,顶三个旧将军府,交通四通八达,逛街也方便。  东可观海,西可观街,南可观山,北可观花海。  真可谓十佳居住之地。  龙溪命人为邵洍建了一间大大的藏书阁,里面收纳古今所有奇书异文,应有尽有。  知道邵洍喜静特在幽静之处为她设置了卧房,巧用心思,很是讨得邵洍开心。  一家人也算算合合美美。  后来,龙溪依次诞下两名男婴就是长子司徒岚奇,次子司徒拓冷。  家里更加热闹了。  全家老少都围绕着两个孩子转,邵洍更是喜欢。  龙溪看在眼里,她暗暗的吩咐人给邵洍和司徒雷登下了药。  连续多日他们不知不觉睡一起,第二天还未清醒就被分开。  几月后,邵洍被诊断为喜脉,全家再次欢喜异常。  而邵洍却愁眉不展。  龙溪问及为何不开心。  她坦言对龙溪说不解何故会怀孕,龙溪对她说了来龙去脉。  邵洍哭笑不得,竟不知道是谢她还是怪她了。  但看到一天天大起来的肚子,以及渐渐在她身体里跟她息息相关的孩子,她喜不自胜。  生产的日子渐渐逼近,邵洍为孩子都准备好了一切小衣服小鞋子,还为他们取好了名字。  男孩就叫司徒瑱呈,女孩就叫司徒兰芳。  邵洍和全家人都翘首企盼孩子的降生。  这一天如期而至,和预计时间刚好相仿。  龙溪陪着邵洍在看岚奇和拓冷玩耍。他们两突然为争一个木头剑相互推搡,争的面红耳赤。  邵洍想去劝和,龙溪说她身子不方便,就让婢女去劝。  孩子还没劝好,邵洍肚子便阵痛开始,要生了。  家人忙做一锅粥。  产婆来接生,发现生了五个时辰生不出来。  再看肚子,觉得于寻常夫人不同,她推测此乃双生之胎。  难产再所难免。  产婆赶紧告知家人请御医前来,开了助产汤药。  足足生了两天一夜,孩子平安无事,还是双生龙凤胎。  怎奈邵洍自幼体弱多病,元气本来不足,加之生产费力又比别人生产时间多一倍,产后还出现血崩,还未来得急看一眼孩子就匆匆逝去。  本来该大肆庆祝的喜事却笼罩了一层悲哀气息。  丧事办完后,龙溪自责本想让姐姐也体味膝下承欢的快乐,却不想姐姐为了生产而逝去。  她把自己关起来,谁也不见,不吃不喝,每日以泪洗面。  后来,司徒雷登命人抱来瑱呈和兰芳,对龙溪说:“邵洍已经去了,她拼尽全力生下这一双儿女,你难道不管不顾了吗?如若那样,你当初又何故做那番周折?”  “是我害了姐姐,我该死!”龙溪伤心的说道。  “她若不是喜爱孩子大可早早处理了,她能到最后生产,说明她从未怪过你。”  这时孩子的啼哭声此起彼伏。  龙溪让司徒雷登抱过孩子来,她摸摸这个,抱抱那个,泪珠似线,掉落在孩子身上。  龙溪开始振作起来,邵洍姐姐已经去了,可孩子还需照看。  她虽未害邵洍,可邵洍却因为她的计策怀孕生产去世,龙溪觉得她一辈子都必须尽心照顾双生子来赎罪。  加之她和邵洍的情谊也使得她对瑱呈和兰芳格外疼爱。  奇怪的是,岚奇和拓冷都对诗书不感兴趣,而瑱呈和兰芳对刀枪棍棒没兴趣。  四个孩子同样的爹娘,爱好却如此分明。  瑱呈和兰芳像极了他们的娘,总是斯斯文文,处事井然有序不忙不乱。  龙溪请来了最好的老师教瑱呈和兰芳琴棋书画。  瑱呈和兰芳记事开始就知道了他们的娘已经因为生他们去世了。印象里的亲娘就是那个刻着邵洍两字的牌位。  虽然龙溪阿娘很是疼他们,凡事都依着他们,可兰芳心里还是觉得自己同瑱呈跟其他两位哥哥是不同的。  父亲每次出去都只是带着岚奇和拓冷,也从未带过他们两个。  也极少和他们二人说话。  可和岚奇和拓冷就热乎的多。兰芳自幼把这些都归为他们是没娘的孩子。  渐渐的兰芳就和所有人疏离起来,她觉得这样才能保护自己。  自幼虽然衣食无缺,也没有诸多限制,但却觉得孤寂。  等她到了适婚年纪,便被选为太子妃。  对她而言这不过是换一个处所继续孤寂罢了。  在她参加选妃前夕,龙溪阿娘问她想不想知道她娘的故事。  兰芳以为这个事情是不能被提及的,所以她一直尘封在心底,从不过问。  她告诉龙溪她当然想知道,她从小到大已经猜测过无数遍了。  她不想对她的娘记忆只是那小小的一块刻字牌位,哪怕多知道一个字她都愿意用生命换。  龙溪告诉了兰芳她娘和她爹的故事,以及自己和她爹的故事。  还有他们如何而来,她娘如何而死,全盘托出。  兰芳听完后告诉龙溪她需要一个人待着。龙溪便让她平复好了,来找自己。  兰芳终于明白,她娘邵洍嫁给了一个负心汉。负心汉娶了别人生了孩子。  她娘还对那个抢夺夫君的人深情厚谊。结果却被人家下药怀孕生子,难产而死。  兰芳很心疼自己的娘亲,她觉得如果没有她和哥哥,说不定娘还至少会活着。  她更加觉得人都不可信,当然瑱呈会是例外。  她去找了龙溪。  龙溪对兰芳说道:“你娘因为嫁给你爹,一直不开心,他们一直同床异梦,只因性情不相投。”  兰芳心想,这不过是你抢了我爹,故意这般说。谁知道是不是他们本来很恩爱,你使了什么手段。  龙溪继续说道:“我因愧对你母亲,视你为自己女儿。我不想你如你娘般一生不被呵护,阿娘不想你去参加选妃,想给你找你自己相中的,你意下如何?”  兰芳想,你抢了我娘的恩宠还奚落我娘不被疼惜。不让我参加选妃难道是想欺负完我娘欺负我,我才不会上当。  兰芳只想尽快离开龙溪身边,去哪都行。她变得很厌恶那个她叫了16年的阿娘。  兰芳回答道:“听说太子品行相貌俱佳,正是孩儿所喜欢。孩儿愿意参加选妃。”  龙溪听罢也不好再说什么,就依着兰芳的意思了。  

夕阳橙若水青

爆个更,弥补之前生病没更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