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相留醉,相留醉

第二章 纵使时光荏苒,但我此情不变

相留醉,相留醉 央水寒 2809 2017-12-07 06:10:00
    临渊急急忙忙奔到五华殿,不想却落了一场空,芷瑶上仙说南幸早已搬出了五华殿,到毕蟒山做了蟒君。  蟒君?想当初她只是一条小花蛇,如今却成了蟒君。临渊笑了笑,正欲转身而去,却被芷瑶叫住了。临渊想见南幸的心早已按耐不住,奈何芷瑶却吞吞吐吐说不出什么,最后只说了一句:“九重天上有大事发生,你既然回来了便去面见天君吧。”  芷瑶神色凝重,可见非同一般,临渊思索片刻,终是不得不去面见了天君。  父子久别重逢,然而在见到临渊那一刻,便怒摔了手边的奏折。“逆子!你是如何回来的!”  莫非天君知道他早早归位之事了?不仅是临渊,旁边的仲旋心里也是一惊。  “父君,我……”  “住口!”容不得临渊半分解释,天君便唤来了天将,“来人!将这逆子给我押入往生池!”  “父君(天君)息怒。”  一时间,满朝臣子跪了一地,天后也在偏座上起身,跪在了一旁。  “天君,五太子固然有错,但往生池之罚实在太过,望君上从轻发落。”天后俯首,哭着求情。  “哼!”天君怒火不止,“这逆子历劫未满提早归位,这是逆天而行,往生池之罚不足为过。”  “天君,历劫程中归位与否怎能由个人所定,五太子此番归来许是天意,又或者是司命那里出了问题。”  “什么天意,我看这分明是他自己搞的鬼!”天君依旧不依不饶。  大太子伯庸也上前求情,“父君,五弟是西王母的儿子,王母仁德,功盖于天,还望父君看在西王母的面子上网开一面。”  西王母?天君虽怒气未减,却也没再言语。的确,惩处临渊是小事,但西王母却是大事。  “五太子回归天位,天君未查命薄怎就知道五太子历劫未满?”一个稚嫩的声音自殿中一隅传了过来,那是子婴神君举荐入朝的瑌城仙君,一个不到五百岁的小奶娃,却也是九重天土最早入朝的臣子,亦是最小的上仙。  天君的脸黑了几分,却只是瞪着满是怒火的眼睛,没再言语。“君上恕罪,”子婴神君说道,“瑌城仙君不懂规矩,君上莫言怪罪。眼下臣有一法,今青鸾公主失踪,狐族又屡屡进犯,不如让五太子戴罪立功,将功补过。而且,如今五太子回来了,那怀宫将军……”  天君坐回座上,怒气渐消。少顷,他对庭下跪着的临渊说道,“好,朕便要你戴罪立功,作为先锋官随大军东征,若救回青鸾,杀掉狐王葑冀,你罪则可免,两项缺一不可,若达不成,你可知后果?”  临渊俯首,“儿臣接旨。”  终是下朝了,兄弟三人追上了临渊,四太子季赢搭上临渊的肩膀,“五弟,莫要愁眉苦脸的了,今日我们兄弟几个好好喝几杯,为你接风。”  “接风不必了,还是送行吧。”临渊说道,“今天晚上到五华殿,我请客。”  大太子在一旁插话了,“送行也不能由你请客,我那有几坛子好酒,今晚上到我东宫来,一醉方休。”  “好啊好啊,我早就觊觎大哥的美酒了。”季赢在一旁说道。  临渊也是好久没同哥哥们一起喝酒了,只是他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对了,方才在殿上提起的怀宫将军可是百川璃楚帝君的儿子?他不是早就死了吗。”临渊有些不解。  仲旋抬起头看了临渊一眼,伯庸与季赢面面相窥。  “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  伯庸看向他,“没错,是璃楚帝君的儿子,五百多年前璃楚帝君突然得了件法器,用尽神力救回了他这个儿子,璃楚帝君也因此归天了。”  “此人作战勇猛,思谋缜密,是位良将。”季赢说道。  临渊点点头,季赢都如此评价,看来此人当真不简单。但此刻的他还没有那个心思去想什么怀宫,他还有更重要的人去寻。临渊请辞告退,看他那急急忙忙走的样子,不用想也知道他去了哪里。  “唉——若是他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女子早已转投了他人怀抱,该是作何感想。”季赢说罢,转头便看到了一直沉默不语的仲旋,“二哥今日怎么话这么少,在想什么。”  “呵呵,”伯庸笑笑,“平常你二哥的话也没多到哪儿去。”  仲旋薄唇微抿,“我在想方才瑌城仙君的话。”   临渊直冲着妖界飞去,路过凌云宫时却又停了下来。他记得幸儿最喜欢凌云宫的白芙,曾经他们二人时常来这里,临渊支走这花田童子,南幸就去偷采一两株。想到曾经的场景,不经意间一抹笑意便溢上唇角。  转身,临渊偷偷溜了进去。他记得刚刚下朝时天君将子婴神君留在了九重天,瑌城也必定在那里等着子婴神君,凌云宫只剩下一些童子花奴,此时不偷,更待何时。临渊轻车熟路的来到花田,白芙开得正热闹,一池纯白,干净无暇。他衣袖一挥,两朵白芙收入囊中。  毕蟒山上,殷殷正侍弄着一些花花草草,但尽管她细心照料,这花草依旧萎靡不振。唉,天界的花草,终是受不了这妖界的水土。  临渊来到殷殷旁边,“小姑娘,请问蟒君南幸可是住在这里?我是你家君上在天界的旧友,请姑娘代为通报。”  蟒君?天界?旧友?殷殷哪里听全了他的话,只是觉得恍然间一个美绝人寰的白衣公子就这样飘到了她眼前,美眉明目,温文尔雅,竟让殷殷呆住了。待到她反应过来时,慌忙地奔向殿内。  “君上!天界来人了,是……”  “幸儿!”听得南幸在此,临渊迫不及待的自己冲了进去,一个健步越过了殷殷,这下弄得殷殷不知所措了,呆愣了片刻之后自己又退了出去。  听到那声唤,南幸心里一惊,是他?!连忙跑出去,然而当两两相望之时,双双停了脚步。  一个已然喜极,人在眼前却不知该做何。  一个,却是激动过后,只留下满满的失望。  “是我,幸儿。”临渊一把抱住她,兴奋的不能自已。  原来是临渊,他回来了。南幸退开他的怀抱,收敛了自己的情绪,“临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在凡界可还好吗。”  “我很好,我……我一回来就来找你了。”临渊牵起她的手,“幸儿,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儿?”  “去了就知道了。”临渊望着她微微一笑,改揽了她的腰飞身而去。  这一刻,临渊仿佛又回到了在九重天上的那些年,那时他时常带着她去天界各处,就像这般,他揽着她的腰,她依偎在他怀中。那时临渊的心中便有了个叫做南幸的女子,纵使时光荏苒,但,此情不变。  临渊带着她落下,南幸被眼前的美景震撼了。一碧万顷的天湖,倾泻而下的飞流,缈缈升起的云雾,让人痴迷,惹人沉醉。  “这里是……若水?”  “是。”临渊望向她,“幸儿还记得我曾经说过什么吗。”  南幸笑了笑,愉悦溢于颜表,“当然,你说过,这世间最美的景一个在若水,一个在黄泉。此言不虚,若水果真好景色。”  “还有呢?”临渊一汪深情的眼神望着她。  “还有?”南幸想不出了。  临渊将她的小手握在掌心,“我还说过,等我历劫归来,我带你去若水和黄泉,去看这世间最美的景。”临渊张开手,两朵娇嫩的白芙出现在掌心。临渊递给她,“幸儿,送你的白芙。”  南幸收下,像是品得了什么,脸色微红,略有尴尬,却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果然还是你懂我的心思。”  “那我的心思你不懂吗。”  南幸愣住了。  “幸儿,我带你去黄泉,那里彼岸花开的正盛。”说罢,临渊又要去揽她的腰,却被她不着痕迹的躲开了。  “临渊,从前我只觉得你我是挚友,你带我去各处游玩,偷采子婴神君的白芙,放走司命的白驹,乱闯妍华郡主的禁地,我想说,我很开心。你去历劫,我很挂念你,担心你,但也只是朋友间的挂念而已。如今,如今我想与你说,我已经心有所属……”  “幸儿,”临渊忙打断了她的话,缓了缓说道,“明日我出征,来送我好吗?”  “出征?”南幸一时反应不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