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悬疑探险 赏金猎人,奴家只是捉鬼的

第三十七章 人走楼空,到处是血

赏金猎人,奴家只是捉鬼的 古月曼丽 4026 2018-01-14 10:51:02
  “她是不是精神上有些问题?”杨桃疑惑的问道。  李主任点点头,“刚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现在的年轻人,压力大,工作烦心,如果再有长辈施压,会造成心理影响也是很正常的,所以当时我建议她去做一些心理疏导,我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直到一个星期后,我在门诊,她突然闯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张证明,显的特别的激动,让我赶紧为她做手术。”  “她弄到证明了?”  “也不算是证明,但是足以让我为她做手术了,至少合法了。”  胃里一阵翻腾让杨桃有些不舒服,她急忙喝水去掩饰自己的不适,想要一个人活很难,但想死简直太容易了,只要她狠了心,什么办法想不到?  “后来呢?”  “她住院的时候都快五个月了,她丈夫没有来,她一个人办的住院手续。但奇怪的是我们给她用药之后,整整三天,她没有任何动静,我尝试做了许多方法可她的肚子还是没有一点动静,在这三天里我能明显感觉到患者的心情越来越急躁,她甚至告诉我,不惜让我们直接给她手术拿孩子,把子宫划开她都不见意,我当时真的震惊了,怎么会有这么心狠的父母?到第五天的时候她几乎已成崩溃状态了。”  “你给她用药的时候孩子还活着吗?”  李主任沉默了好久,才看着杨桃,慢慢说道:“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也是为了解开我的一个心结,我虽然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但我想一定有她的难言之隐,天底下有哪个父母能够狠心的如此去抛弃她的亲骨血呢?”  李主任没有正面回答杨桃的问题,但是杨桃已经知道了答案,“后来呢?”  “那天晚上下了好大的雨,停车场的门前被淹了,我的车开不出来,所以我就留在了科室,我记得我当时到她病房去,里面黑黑的没有开灯,只有窗外的路灯残留着一点灯光照在屋子里,她跪在窗子前,俯首趴在地上,一边哭着一边嘴里念念有词,不知在说什么,像是在祈求又像是信教徒在忏悔一般。我走过去她抬头看着我,你永远无法想像那是一张怎样绝望的脸,那一瞬间之前对她的种种埋怨通通都消失了,我开始可怜她,同情她,想要帮助她。冥冥之中也许都是注定的吧,她的身下开始流血,揪心的腹痛让她倒在地上,就在那个晚上,那个孩子没了。”  “那尸体呢?”杨桃最关心的是孩子的去向。  “她丈夫来拿走了。”  “她丈夫后来来了?”  “是啊,一整个礼拜也没露面,孩子一出来他就来了,面无表情的接过去然后就走了。”  “那那个孕妇呢?”  李主任摇摇头,“孩子没了以后,一句话也没说过,也没再哭过,治疗了两天后就出院了,从自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约定好的让她一个月后来复查,她也没有来。这件事情之后,我感触很大,也尝试着联系过她,可都没有音讯,后来我就提前退休了,今天你既然问了,我把我知道的都说了,也许真的是命中注定吧,如果你知道的了她的下落,请你告诉我一声。”  听李主任的意思,她曾经试图找过她,也就是说楚丹给她的这个联系地址恐怕已经是人去楼空了。  见杨桃坐在那久久不说话,李主任又给她添了些茶,道:“事事无常,很多事情眼睛看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的,何况耳朵听到的,你心中有疑惑是很正常的,但我见你年轻,应该也没成家,不要为了别人的事情给自己惹麻烦,你有你的家庭,你有你的未来,其实生孩子也没有那么可怕,没有孩子一个家庭就不完整。”  杨桃意识到李主任可能觉得她对婚姻和怀孕产生恐惧了,便忙解释道:“我只是觉得那个孩子很可怜,无论大人有什么难言之隐,孩子是无辜的。”  李主任叹息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孩子没了,可以再要,可她那丈夫确实让人心寒,一个女人要经历了多可怕的事情才会万念惧灰的丢掉自己的亲骨血,而本应该跟他同甘共苦的枕边人却冷眼看着,连手都不愿意伸一下。”李主任说到他丈夫十分生气,她在产科这么多年,什么样的混球家人都见过,但像他这般的人还真是奇葩,头一次见。  “网上不是流传这样一句话吗,不到生孩子都不知道自己嫁的是人还是狗。”  “你还没结婚吧?”  杨桃摇摇头。  “男朋友有了吗?”  杨桃再次摇摇头,怎么最近总有人问她这些问题,她看起来很像急着要嫁人的样子。  “有喜欢的人吗?”  杨桃尴尬的笑笑,“没有。”  “哎……你还年轻,长的又漂亮,以后啊一定要瞪大眼睛看看你身边的人,就算是人家追求你,也要好好的仔细的审查,不在乎家世、相貌,但至少人品一定要过关,咱们医院啊年轻的医生多,以后工作久了,难免生出情感来。”  “谢谢李主任的提点,我会多多注意的,现在我不太想考虑感情的事情。”  “女人啊,要趁早结婚,结了婚才知道两个人合不合适,合适就好好过一辈子,不合适就赶紧离,趁年轻还能再找,这要是结的晚了,年纪大了,你就是再找也找不到好的了。”  看来那个混球丈夫给李主任的打击挺大的,让她对男姓充满了敌意,杨桃真是好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渣男,既是渣男为什么还有人愿意嫁给他,替他生孩子?难道说爱情的力量真的已经超越了所有吗?  “李主任,既然我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始末,那我就不打扰了,我先走了,如果有任何消息,我会告诉您的。”  “姑娘,看你热心肠,所以多嘱咐你两句,查案毕竟还是警察的事情,你点到为止就好,谁也不知道人家是什么身份、背景,别给自己找麻烦。”  “谢谢李主任,我知道了,那我先走了,李主任再见。”  杨桃从李主任家出来之后,想了想还是去一趟楚丹给的地址,说不定能找一什么蛛丝马迹呢。  意外的在她在李主任家楼下看到了冷星,冷星蹲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远处沙池的孩子们在玩耍,杨桃走到他身边坐下,“你到底还是跟来了。”  “反正也挺无聊的,没事做。”冷星说话时眼睛还看着前方。  杨桃看他瞅着这么专注,不禁开起他的玩笑,“你这么喜欢孩子,为什么不赶紧成家,自己生一个呢?”  “关你什么事?”  “你今年多大啊,刚李主任还右眼我说呢,要结婚一定要趁早,这样才有机会反悔啊。”  “三十七。”  杨桃的眼珠子都快掉到下巴了,立马扳过他的脸,左瞅瞅右看看,上摸摸下拽拽,“你们都是吃了冻龄药了吗,听说过童颜,但没你这么童法的啊,你这是幼颜了吧,太可气了,你一个大男人搞这么嫩干嘛,出去撩小妹妹啊。”  冷星打掉她的手,“你也一样。”  杨桃一听来气了,“哎呀,你什么意思啊,什么叫我也一样?”  “挺年轻的。”冷星面无表情的说道。  “废话!我本来就年轻,我才20,跟你这个老古董没法比。”  冷星从椅子上跳下来,“走吧,去找人。”  早知道就不跟他开玩笑了,还惹的自己一肚子火,杨桃愤愤的起身跟在他后面,做出要打他、踹他的动作,冷星一回头,她立马恢复正常,“哎呀,今天阳光真不错啊。”  楚丹给的地址连GPS都找不到,一路问人才七拐八拐的拐到了个巷子里,这地方看上去就像沪城的那些老楼房一样,楼挨着楼,间距很小,从你家晾个衣服都能伸到我家阳台。抬头望去,很多房子都空了,门窗都坏了,住在里头的没几户人家了。  杨桃站在那面色凝重,这个地方离一附院很远,坐公交车要转三次,做出租车的话车费可不便宜,在来的路上杨桃看到在离这大约三四公里的地方就有一家综合医院,看规模也还可以,她何苦要大老远的跑到一附院去,大医院挂号、看病都难,实在不是她的最佳选择。  地址上的那间屋子被一把大锁锁住,那锁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从窗外看去屋子里头一片狼藉,地上都是一些玻璃碎片和不要的旧衣服、鞋子还有一些报纸、年画。厨房的冰箱里还有没吃完的蔬菜、肉和鸡蛋,现在已经腐烂发出臭味了,另外在客厅的桌子上还摆着许多的空奶分罐子,上面写着孕妇奶粉,看着这一切杨桃可以相信这个屋子以前住过孕妇,但又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砸开吗?”冷星问杨桃。  “不然呢?”杨桃反问。  “擅闯民宅是要拘留的。”  杨桃呵呵一笑,抬脚就把门给踹开了,锁还留在门上,“放心,我要是被抓进去了,绝对不会把你供出来。”  冷星一脸无所谓,“我只是提醒你,不是说不让你进。”  两人进了门,空气里的灰尘呛的杨桃直咳嗽、打喷嚏。冷星用刀从地上挑起一件旧衣服,抖了抖灰那是一个连衣裙,绿色的,样式已经很老了。杨桃捂着嘴来回瞅了瞅,“这里不止一个女人?”  冷星扔了衣服,“怎么说?”  杨桃看了看地上的衣服,“我看过产科的日志,那人叫齐雨,身高165,体重70公斤,你这个衣服完全不是她穿的号码,还有这地上的鞋子大小也不一样,至少有三个女人曾经在这住过。”  两人往卧室走去,里头的景象正应了杨桃刚才的猜测,屋子里摆了三张床,都是单人床,谁家夫妻会在家里摆这样的床?其中一个床铺上还留有大片的很深的黑褐色污渍,冷星走过去看了看,回头说道:“是血。”  杨桃指了指冷星的脚下,“床下还有。”  冷星将床一脚踢走。  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想杀人?答案是,愤怒,当愤怒已经驱赶走你的理智,你的双手,你的手就会不受控制,唯一能够消灭这怒火就只有血腥,杀戮。  “他们都干了些什么!”杨桃只觉得此刻她的胸堂都已快烧起来了。  地板上躺着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人影,没有了尸体,但痕迹留下了,血液重塑了当时的惨状,从身高上看,这应该是一个女性。  “她被放干了血?”  “一帮畜生。”杨桃咬牙切齿的骂道。  接下来他们在这间屋子里发现了很多处的血渍,枕头上,桌子上,洗手间的浴盆里,马桶里,吃饭的碗里,每发现一处杨桃只觉得他的五脏六俯都揪到了一起,三个女人,死去了一个,却也不知道是不是齐雨,那另外两个还活着吗?  李主任来找她的时候是不是也看到了这样的场景,所以她才劝她不要多事,不要给自己找麻烦。  在卧室的衣厨里杨桃找到了一个小本子,上面零星的写着几句话,大体的意思是,‘我想回家,这个地方就像地狱,我无时无刻不感受到魔鬼的召唤,万能的神如果你听的到我的祈求,请你解救我吧。’  杨桃想起李主任跟她描述的时候曾经说过,齐雨像一个信教徒一样跪在地上,也曾说过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一个魔鬼,那么这句话很有可能就是她写下的,可是本子上再无别的话了,也不知道齐雨口中的家到底在哪?  “这地方有人来过。”冷星突然说道。  “你察觉到什么了?”冷星的道行很高了,自然是能看到杨桃看不到的东西。  “不是人。”  “那它还在这儿吗?”这几幢楼没什么人住,阴气又重,老房子哪有不死人的,有孤魂野鬼在这个地方飘荡很正常,但是一般的鬼魂杨桃是会察觉到的。  “不确定,气息有些淡,现在阳气太旺可能遮掩住了。”  “我们今天晚上再来一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