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泪浸蝶羽

第十八章 白静音

泪浸蝶羽 木秋雨 3698 2018-01-14 09:00:00
  次日清晨,白若西与楚风正在院子里面闲逛,远远地看见秋云正在跟一个品相端正的中年人说话,看到那道身影,白若西转头就跑。  “若西,你给我站住!”这时,那个中年人叫住了白若西,与秋云联袂走了过来。  “喂,你干嘛这么凶啊,再说了,若西的名字是你可以叫的吗。”楚风上前一步说道。  “楚风哥哥,他是我的亲哥哥。”若西小声说道。  “什么!他这么大的年龄了,都能当你的叔叔了,是你的亲哥哥?”楚风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哼”白静音看了楚风一眼,冷哼一声。  “白大人既然这是你的家事,那老夫就不参与了,白大人请便!”秋云对着白静音行了一礼说道。现在的白静音可是朝廷当中的尚书大人,在整个大燕国都有很大的影响力,而且品行端正,为官清廉,是一个人人爱戴的好官。  “秋老将军慢走!”白静音赶忙还礼。秋云白了楚风一眼便走了。  “喂,你这个老家伙,你瞅谁呢你!”楚风这个人逍遥自在习惯了,也不注意什么礼节,而秋云屡次无视于他,要不是在他家里,楚风早就上去比试一番了。  “若西,你怎么跑到长安来了,而且还不告诉我一声,你可知道家里的父母有多担心你吗?”白静音走到白若西的面前说道。  “哥哥,若西知道错了,但是爹娘实在是太严了,我是不得已才偷偷跑出来的。”  “爹娘还不都是为了你好啊,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独自一个人在江湖上飘荡,还跟一个小混混在一起,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喂喂喂,你说谁是小混混啊,我敬你是若西的哥哥才对你好好说话的,你不要得寸进尺啊。”楚风对着白静音说道。  “放肆!”白静音身后的两个侍卫大喝一声。  “放五,你们以为自己是谁啊,居然敢对本小爷大呼小叫的。”  白静音身后的两个侍卫大怒,刚要上前,被白静音抬手制止了。白静音看了楚风一眼,没有理他。继续对着白若西说道:“行了,你玩也玩了,闹也闹了,现在跟我回到府上去,过几天我派人把你送回家。”  “不要”若西闻言赶忙躲到了楚风的身后。  “你......”白静音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你你你,你什么你,你说你们家可真够奇怪的,这人跟鸟不一样,你们整天把若西关在家里,跟一只笼中的小鸟一样,这样的生活有什么乐趣可言。若西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你又要把她抓回去,你这个哥哥是怎么当的,知道你的亲妹妹心里想什么吗!”楚风自然会保护白若西,站在白静音的面前说道。  “够了,我说你一个街头小混混,我跟我妹妹说话,你老是插什么嘴,速速退下,要不是我听说你一直保护我的妹妹,我早就对你不客气了。”白静音喝道。楚风一而再再而三得出言不逊,实在吧白静音惹火了。白静音出身于大户人家,自小就知书达礼,自然对于楚风这样的人不感冒。  “哼,好你个是非不分以貌取人的家伙,谁怕谁啊,今天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你把若西带走的,你请回吧!”楚风一边说着,昂首挺胸,看向一边,不再看他。  “你......很好,很好,我问你,你是走还是不走!”白静音盯着白若西说道。  “哥哥,我真的不能走。”白若西露出了难为的神色。她自然不会告诉白静音她是为了那一颗珠子来的,白静音可是朝廷的高官,知道之后,不但不会帮自己,还会全力反对。  “好,反了真是反了,来人将小姐带回去!”白静音已经动了真怒,看见劝说不成,只能动武了。  “是,大人”两个侍卫上前。想要把白若西强行带回去。这时,楚风一个闪身挡在了他们的面前。  “让开!”两人大喝一声。  “不让!”楚风针锋相对。  哼,两个侍卫冷哼一声,对着楚风出手,与楚风交手数十回合,被楚风一脚踹到了地上。两个人身为尚书大人的贴身侍卫,是朝中名列前茅的高手,哪受得了这个气。抽出腰间的佩刀,朝着楚风砍来。被楚风一个闪身躲了过去。  “楚风哥哥小心啊!”白若西在一边焦急地看着。闻言楚风对着白若西抛了一个媚眼,“放心”  两个侍卫一跃而起,双手握刀再度对着楚风劈下,楚风的眼中闪过一道精芒,拔出背后的长剑,挡住了两人的攻击,再度快速横扫一剑,两人飞身后退,楚风乘胜追击,一脚踢中一人,那人落到地面上,楚风长剑斜指,剑尖抵住了他的咽喉。  “怎么样啊?”楚风回头对着若西微笑,白若西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这次轮到白静音惊愕了,他的两个贴身侍卫,那可是皇上亲点的,忠心护主。身手非凡,数次救他于危难之际。今天怎么被楚风几下子就摆平了。  “这......”白静音看着楚风说不出话来,看来是他太小看他了。  “哼,不得无礼!”这是,一道冷哼之声响彻,秋月身形一闪,对着楚风抓来。  “老头子,可别怪我以少欺老!”楚风放开那个侍卫,迎了上去,一剑刺向秋云。  秋云猛然顿住身形,在空中飞身而退,楚风一剑在手,紧追不舍,两人一起在空中滑行。就在长剑快要刺中秋云的时候,秋云伸出手掌,在楚风惊愕的目光中,捏住了长剑,无论楚风如何用力都抽不出来。秋云对着楚风一笑,松开长剑,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屈指一弹弹在了剑身上面。巨大的力道通过长剑,作用在楚风的身上。楚风瞬间被弹飞了出去,秋云乘胜追击,一掌印在了楚风的胸膛上面将楚风拍飞了出去,落到地面上。秋云收掌,负手而立。  “楚风哥哥!”白若西惊呼一声,赶忙过去将楚风扶起来。  楚风腰酸背痛,在若西的搀扶之下站起身来,瞅了秋云一眼,说道:“好你个老家伙,居然这么厉害。”闻言,秋云只是白了他一眼,仿佛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那是,我的爷爷可是镇国公,岂是你一个街头小混混可以相比的。”这时,秋月大摇大摆走了过来,白静音与两个侍卫赶忙行礼:“参见大将军!”  “免了”秋月无所谓地摆了摆手。  “哼,你爷爷是你爷爷,你是你,还不知道你是怎么去皇上那里哄了一个大将军。”楚风说道。  “你......你再说一遍,你是不是想死!”秋月拔剑出鞘。  “月儿!不得无礼!”秋云喝道。  “哼”秋月只能收回了长剑。  “今天怎么这么热闹啊。”这时柳青手持折扇,走了过来,一一行礼。  “原来是尚书大人来此,尚书大人秉公执法,为国为民,大燕国有您这样的贤臣,当真是百姓之福,社稷之福啊!”柳青对着白静音说道。  闻言,白静音赶忙回礼:“柳公子博学多才,在下早有耳闻,今年的科举,相信必定高中,到时候你我二人同朝为官,再加上秋老将军,秋月大将军,有文有武,必定可以替皇上分忧,为社稷造福啊。”  “尚书大人谬赞了,晚辈只不是一介书生,但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晚辈自当尽力!”  “哼,关系这么硬,嘴巴还这么甜,不中才怪啊!”一边的楚风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这文人之间的对话,让他全身都起鸡皮疙瘩。  “楚风哥哥。”白若西拉了拉楚风的胳膊,让他不要这么说话。这一幕被白静音看到了,脸色很不好看,也不知道他让自己的妹妹吃了什么迷魂药,他还是第一次见白若西对一个男子如此亲密。  “楚公子此言差矣,这科举制度,是大燕国选拔人才的考试,公私分明,是不会出现走后门这种事情的。”柳青也不生气,耐心给楚风讲解。  “鬼才信呢,你手无缚鸡之力,怎么考啊,不靠你这强硬的关系怎么中!”  闻言,众人皆是哑然。  “你这个傻蛋,我表哥要考的是文状元啊!”  楚风这才明白了过来。  众人皆是摇了摇头,白静音看着白若西说道:“这个小子文武不分,你老是跟他在一起干什么,迟早学坏了,跟我回去!”  “我不去!”若西不断摇头  “你这个当哥哥的有完没完,若西都说了不回去,她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你身为朝廷命官,连尊重一个人的觉悟都没有吗?再说了,你不过也只是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你的手下更是一堆烂泥,不堪一击,若西跟着我,比跟着你们安全多了,哼!”  闻言,白静音的两个侍卫脸色非常不自然,但是事实就是事实,他们在楚风的面前就是不堪一击。  “你.....你......”白静音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但是楚风说得话也有道理,他无从反驳。  这时,柳青上前一步说道:“尚书大人不要生气,楚公子言语虽然不好听但也不是不无道理,楚公子身手非凡,大人也看到了若西姑娘在他的身边没有安全问题。再说了,尚书大人公务繁忙,就算把若西姑娘接到了府上恐怕也没多少时间陪她。若西姑娘一个人岂不是非常孤单。若西姑娘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这次就让她好好玩个痛快,秋府还有这么多同龄人,不知尚书大人意向如何?”  白静音沉吟了一会儿,看着秋云说道:“但是这毕竟是将军府上,怕是多有打扰。”  闻言,秋云笑着说道:“无妨,大人言重了,我府上除了我与月儿也没什么人,来几个年轻人倒也热闹。”  “是啊,若西妹妹乖巧可爱,知书达理,她在我家住多长时间都没问题,倒是有些人啊,脸皮跟城墙一样厚,怎么赶都赶不走啊。”秋月看着楚风说道。  “你......”楚风刚要说话。  “月儿,不得无礼!”秋云再次喝道。  “好吧,若西那你就在这里玩几天吧,到时候我再派人送你回家。”看到秋云秋月都不反对,白静音也点了点头。  “对了哥哥,你给爹娘写一封信,告诉他们我在你这里让他们放心。”  “这个我当然知道,亏你的心里还有爹娘。”  “那就打扰了,秋老将军,在下还有公务在身,告辞了。”  “慢走”说着,秋云去送白静音出府。  “谢谢柳青哥哥!”白若西说道。  “那里,若西姑娘客气了。”柳青行了一礼说道。  “哼,就知道说。”楚风白了柳青一眼说道。  “哪有,柳青哥哥是在帮助我们,你还不快跟柳青哥哥说句谢谢啊。”白若西对着楚风说道。  “我......”  “行了,若西妹妹还没有看出来啊,这个人是非不分,小肚鸡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秋月说道  “你这个男人婆说什么呢你!”  “说你呢!”  “你是不是想死啊!”看着两个人像两只公鸡一样,柳青与白若西再次摇了摇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