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修真:血族老婆你别怕

第二十章

  “在她的身体里没有发现有血族的象征。”雷尔看着余生,他确定自己之前没有检查遗漏。  “你确定你没有出错?”雷尔问雷尔。  “你说呢?”雷琛冷冷的看了一眼雷尔。  雷尔急忙推开,他是知道雷琛的,这个家伙虽然很冷,但是却没有出过错。  瑞思看着余生额头的印记,觉得很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咦,她这不是诺费勒家族的族纹吗?”雷尔瞥见余生额头上族纹,说道。  “诺费勒?”瑞思惊讶的看着,对就是诺费勒,怪不得她想不起来了。  “不可能,小生和诺费勒家没有任何的关系。”云楚坚定的否决了,“余家世代都是修士,不可能会出现诺费勒家的纯种血族。”  “那她的族纹又怎么解释?你知道的,只有纯种血族才会出现族纹,像你我这样的杂种是不会出现的。”瑞思语气有点急切。  “虽然怎么会变成这样,但是我非常确定余家绝对不会出现血族的。”云楚非常的坚定。  “为什么不可能?”瑞思开始变得焦躁了,情绪激动。  “瑞思。”安布罗斯冷冷的看着瑞思,瑞思感觉到有巨大的威压,控制不住的恐惧。  “瑞思,我知道你恨诺费勒家,但是那其中一定不包括余生。”云楚叹了口气,“因为余家是华夏的守护者。”  瑞思震惊的看着云楚。她是知道云楚之前是华夏的修者,也想到了余家应该和云楚一样的。但是她没有想到余家竟然就是华夏神秘的守护者,这样的话余生的的确不可能是诺费勒家的人。  “应该和这次的变异有关系。”一直默不作声的休斯说道,“她的变异其实和这次的变异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都是昏迷后出现的,莫名其妙。还有她能够听懂丧尸的意思,还能够命令它们。所以,她的变异应该是和丧尸是同一种。只是,她是变向好的方向,而那些丧尸是画的方面。”  听了休斯的分析,所有人都低下头思考起来。仔细想想应该是这样的,但又很多想不明白的地方。  安布罗斯看着乖巧的余生,笑了笑。不管是什么原因,总之他会找到的。  “殿下,我想去找余家人的线索。”云楚看着余生的样子,觉得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找到余家的其他人,才能够知道余生到底是怎么了。  “宝宝知道。”余生听见云楚的话后,主动站了出来。“宝宝知道他们回去哪里?”  “嗯?”安布罗斯看着余生。  “宝宝真的知道,是小白告诉我的。”余生很确定的说。  “小白是谁?”云楚疑惑的看着余生,从她醒来就一直和他们在一起,也没有看见什么小白啊?  “就是它啊!”余生的身边闪过一道白光,在她的怀里出现一只黑色的猫。猫的眼睛是墨绿色的,感觉像是能把人的灵魂都吸进去一样。  “小生,它是哪里来的?”云楚警惕的看着黑猫,他觉得这只猫很危险,生怕它会伤害余生。  “一只猫?”安布罗斯从余生的怀里把黑猫拎了出来,仔细的打量着,“公的?”说完就把黑猫扔给了雷尔。  “混蛋!!!”黑猫的嘴里吐出来的是人语,雷尔好奇的看着它。“笨蛋,你看着本大爷想要干什么?”  瑞思和云楚都很惊讶,而休斯和雷琛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只有雷尔很感兴趣,眼睛里闪着光。  “笨蛋,不要再看了!”黑猫转过身,用屁股对着雷尔。  “小生,它就是你说的小白。”云楚对黑猫还是有点忌惮。  “对啊!”余生笑着点头,“就是它告诉我的。”  “怀主人!本大爷叫魅影,要本大爷说几遍啊!”魅影坚决不会承认余生起的名字的。  “小生,用哪里来的?”云楚感觉到魅影绝不是一般的灵猫。  “不知道啊,宝宝一醒过来就发现多了一个很神奇的地方,小白就在那里啊。”余生也不知道魅影的来历。  “什么神奇的地方?”云楚想到一种传说。  云楚还小的时候听说过,余家在古代的时候是非常强大的修真家族,甚至还有一位老祖白日飞升。正是那位白日飞升的老祖给余家留下来很多的奇珍异宝,据说其中就有一个介子空间,是那老祖自己炼制的。  那空间据说只有余家人才能开启,但是那么多年过去了,也没有人看见余家人有那个空间,都只当做是一个谣传了。现在听余生的说法,看来传说可能是存在的。  “就是一个很大,那里有很多的东西,还能装很多的东西。”余生也不知道怎么形容。  “空间异能!”瑞思惊讶的说。  在每一个国家都有神秘的力量存在,只是每个国家都不相同,就像R国是阴阳师,华夏是修真。异能是西方国家的神奇力量。  这有和血族的天赋异能不相同,虽然都是异能,但是分类的功能不同。  “可能是。”云楚模糊的说,他知道是什么,但是他不能说。  “空间?好像是那样的。”余生不确定的说,因为她不是很明白。  “余家人在哪里?”安布罗斯看了一眼懵懂的余生,结束了关于空间的话题。  “小白?”余生一把抓过魅影。  “应该是在昆仑山里。”魅影说完就不在说话,安静的趴着,像是睡着的样子。  “我们去昆仑山。”  云楚看了一眼余生,有看了一眼安布罗斯。殿下是为了小生才会去昆仑山的吧,不然以殿下的性格不会管闲事。  几个人休息了一晚上,准备在第二天出发。  云楚看着窗外,晚上外面游荡的丧尸比白天多了起来。末世的突然降临,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物种都带来了不同的影响。现在白天他也可以出去了,不怕太阳了。这种变化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瑞思坐在床边,手里拿着一个项链,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睛变成了血红色,但是也掩盖不了眼中的恨意。  休斯正在用电脑,不知道又在做什么。雷琛擦着自己的手术刀,这不仅是他手术的用具,还是他的武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