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99uu优优 穿越奇情 美厨娘子:将军,喂饱饱

027.玄机

美厨娘子:将军,喂饱饱 好宴 2312 2018-02-13 11:10:02
  “广阳王来了。”府门口出现了骚动,有小厮洪亮的声音通报着。所有的商家都开始从大厅里往出涌,都要争取第一个跟广阳王叙上话。  “我们也过去吧。”赛昭君原本拦着鸣玉,害怕有的人趁乱揩油,果然有几个女老板为了早点见到萧正,急着要出去,被几双道貌岸然的咸猪手摸了屁股,还不能发作。看大厅里人都走得差不多了,赛掌柜才拉了鸣玉一起。  鸣玉点头,朝着赛昭君感激一笑。  房梁上的某个男子才把拔出的龙灵剑收回去。  江炎海今日一早趁着天还泛着黑,就几个纵跃,潜进了广阳王府,他这次事情一定得办好,不然擅离职守的罪可得向皇上好好交代了。皇上这次用他,也是给他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这半日萧正只要是在广阳王府,他都跟在萧正与那暗藏的女暗卫身后,那女暗卫江湖榜第五,被称双刃白。因为手执双匕,出刀极快,人说见血封喉是快,她出刀还没见血,人就死了。所以子陵在她之下,飞阳能与她战个平手,但是就打草惊蛇了。  问题是子陵今日运气奇差,这萧正今日压根就没有去上朝,一直在大厅屏风后面观察逍遥楼掌柜许鸣玉,那齐侧妃的婢女来找鸣玉约膳,完全是萧正的主意。萧正早就通过月枝之口知道了董玉清已经进府。所以萧正和鸣玉不谋而合,都有将时间拖延下去的意愿。鸣玉的目的在天吉,萧正的目的却是鸣玉本人。  江炎海知道子陵跟着天吉,但是他根本没想到今日来送礼的是鸣玉。其实这也不能怪皇上,萧栩卿排了两个暗线,怎么会交代他们彼此的身份?所以江炎海只以为鸣玉不知情,看着她应下了月枝的邀请,还暗中骂了一句蠢女人。  所幸他潜在房顶上看着萧正从侧门拐出去,又从院子的正门入内,一举一动清晰可见,回头再看鸣玉,就注意到她前面有几个男商户像是等着她出门,再看见有个女老板恰好出去,被那几个男人暗暗摸了一把,女老板敢怒不敢言,这才明了这几个败类是想占便宜。  他不觉间一股火气从腹中窜到脑子上,抽出了龙灵,若是那几个宵小敢轻薄许鸣玉,他们的手可保不到吃饭的时候。  其实这个时候江炎海还年少,又分辨不出自己的感情,只以为自己算是仗义相助,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动手。  若是几年后的江炎海看到这一幕,那几个男人只要意动,他火气都不会有,便会立刻让他们身首异处。  这时他看见鸣玉被身边的女子拉住了,那几个男人左等右等美人不过来,门旁的人潮也渐渐稀疏起来,再要占便宜已经机会全无,这才彼此眼神示意,出了门。赛昭君看到这一幕,暗自呼出一口气。  萧正来了,鸣玉就知道马上就要午膳,暗自担心天吉那边的情况。  等等!那子陵可是跟着天吉的,那她身边除了冬扇可就没人了!  往日都是吴伯在旁边护着,鸣玉才能惬意地做事,如今这身边没了会武的人,鸣玉这才暗自烦恼:“我这不就是那鱼肉任凭别人砍了么?!”  鸣玉正襟而立,警惕起来,身边没人保护,她必须万事小心。  萧正站在人群前面,看都没看许鸣玉,只是引导着宾客们去宴客厅用午饭:“各位老板,今日来我广阳王府,酒水管够,大家畅所欲言,不醉不归!”众位掌柜纷纷点头哈腰应了,鱼贯而出。  鸣玉和几位女掌柜跟着一个女婢,进了另一边女宾的宴客区,跟男区有一个巨大的屏风隔着。鸣玉有些恼怒,这宴客不就是与商家们互相交流,联络感情,谈谈生意嘛,这男女一区分,她怎么跟那酒庄的掌柜,那海产的老板谈生意!这天杀的封建社会。  赛昭君看出她的不悦,安慰她:“这种场合耳目众多,同行业的竞争者也多,你能谈成什么生意呢。你要想谈生意还是正经去人家店里单独谈为好。”  鸣玉想了想,觉得的确是这个理儿。这才吃起了饭,吃了几口就放下了,这广阳王府的厨子做的菜,可真是不敢恭维,难怪那娇生惯养的齐侧妃经常订她家的膳食,不缺钱,谁还会在口腹之欲上难为自己?  萧正与宾客们说了几句话,就坐在上面的主位,吃起了饭食。眼神暗暗扫过女客那边的许鸣玉,这屏风只是隔了男客,他这边倒是能直接看到两边的客人。  他今日目的除了与那天吉有事相问,更多的是想见一见这位许鸣玉许掌柜,因为他在江府老太太的寿宴那日,提前离席,虽然没有吃上那闻名全京都的福寿全,但是却见到了后门上马车的许掌柜。  当时她回头与婢女皱眉说笑的时候,那脸像极了他唯一心慕过的女人——冷敏。  萧正只以为是相像之人,因为徐家全族早就被斩首了,当时徐子敬为了助皇上上位,引出五皇子党羽,以身伺敌,他当时就是为数不多的知情者,这事只有皇上、徐子敬、江定澜和他知道,就连徐子敬的正妻冷敏都是不知情的。明知所爱就要身死,她与她的夫君跨越黄泉携手而去,可他呢?只能到处搜寻与她相像的人。  如今终于找到了这一位最像的女子,他要将她困在这里,代替冷敏与他厮守。  萧正想着,眼睛赤红,像是等待猎物,饿了多时的野兽。  江炎海隐在房梁上盯着那萧正,察觉出他身上气息变了又变,不知是因为什么。  那双刃白就伏在他下方的横梁上。刚才子陵与她差一点交锋,若不是他故意现身引开她,那子陵就要将天吉跟丢了。  不过他既然是江湖榜第二,不想让她发现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边鸣玉吃完了饭,就起身向萧正告罪,说明那齐侧妃需要她做一顿家乡小菜。萧正道谢,派小厮引她去找齐侧妃。  穿过一个比她酒楼后花园大好几倍的游园,回廊设计的巧妙有趣味,既不会挡了美景,又不会不便于行走。前几日下了雪,这水榭桥上也不会打滑。冬日荷花虽然枯了,可是假山上却培植了一大片红梅,应是长了很多年,那梅树已经交错映成一片红雾。看起来这设计建筑的人颇花了一阵心思。  不过若是她知道这游园,原本是萧正很多年前建出来,讨好她待嫁的娘亲的,她可能就不会感叹和夸赞了。  等等!她脚步一停,猛地看向那站在湖边的几个女子,她有种说不出的诡异之感。冬扇朝着她看向的方向:“咦?”她疑惑着:“这几个女子总有一部分,有点像。。。。。。像谁呢?”冬扇挠挠头。  小厮看过去,神色大变,忙说:“齐侧妃要等急了,许掌柜我们赶紧过去吧!”

好宴

预言帝祝流丹同学:“我想的话本子,绝对质量有保障!除了那个一见钟情可能有点差别”   江炎海一怒之下将她丢进了江家荷花池:“给老子好好改!什么强娶做侧妃,什么一番苦恋,还不小心有了身孕,统统给老子改!”   祝流丹抱着脑袋苦哈哈:“改什么啊?”   江炎海:“给老子改成,送礼中途被老子救了,将那个老变态打成了瘫痪。”   祝流丹:“你又不是男主啊。。。。。。”   江炎海冷脸瞪眼:“那谁敢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