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仰望天堂鸟

第五章 时间漩涡

仰望天堂鸟 温暖的鱼儿 5050 2018-04-16 09:22:09
  “嗯……我已经到了。”唐正收起手机,站在库珀联合广场,灰色的风衣不时被风撩起,广场上人来人往,甚是热闹,穿梭于繁华都市里的风,还是带来了秋的气息。唐正找了最近的椅子坐下来,苏城约在这儿,几时能找到。  广场上很嘈杂,但这里离库珀联合大学是最近的,广场上很多的很多人也是学生。他发过定位了,苏城应该能找到,但她那智商……  “哥!”嗯,终于找到了,半个小时。学设计的人应该很敏捷才对,苏城除了在设计上有天赋其他方面的技能基本为负值。  苏城小跑着到他旁边,“找了你好久。”广场这么大,他竟然坐在这么偏僻的角落,可让她好找。  唐正站起来,“走吧。”  地下停车场。  “哇,复古款的保时捷,天哪,太漂亮了。”苏城在唐正取车时看到旁边一辆红色的线条漂亮的溯古风的保时捷,热爱线条设计的苏城看得满眼幸福,轻轻的抚摸着它的外壳,像在抚摸刚出生的孩子。  “滴滴!”唐正按喇叭提醒她,小姨生她的时候到底有没有把脑子给她啊,“快……”苏城看出唐正不是很高兴,“哦”,讪讪的上了车,不舍的看着红色保时捷。一阵轰鸣声,消失在出口。  “喂,Tiffany,我Lizia,我刚在库珀联合大学拿了些资料,我待会儿过去找你?……嗯,好。”羽田放下手机,将手里的的文件理了理。  羽田是知道Tiffany家的密码的,于是她轻车熟路的进到了Tiffany家里。Tiffany从婴儿房出来,拿着奶瓶打算到厨房冲奶粉。  “我产假还没休完呢?”Tiffany坐在厨房的柜子上,手里摇晃着奶粉,Tiffany是美国人,母亲是印第安人父亲是加州人,Tiffany身姿修长,长相出众,一个人离开西部到纽约打拼了很多年,父母再她生产后来照顾过她两周,但是,因为家里的农场需要人,他们也不得不离开了。  “我让亚奇博士帮我设计一下皇后区新开的公寓楼盘吗?拿过来和你一起研究一下。”羽田把图纸放在桌上,走向Tiffany旁边的水槽,洗了洗手。  Tiffany不为所动,羽田蹭到她身上,“Tina……”,蒂芙尼依旧不为所动,羽田抢过奶瓶,“宝宝肯定饿了……”望着她。  蒂芙尼拿她没办法,把手勾在她肩上,“你还没看过汤姆吧?”于是,推着她进了婴儿房。蒂芙尼是单身妈妈,孩子是前男友的,是分手以后才发现的,大家都鼓励她把孩子生下来,母亲安娜和父亲汤姆也很支持。  “和老汤姆同名呀……”  “哇!哥,哥,是刚才那辆保时捷哎。”苏城用手打着唐正,唐正一脸黑线,拎着苏城走进了别墅。  “我跟你说哦,待会儿你不要老是板着脸,Tiffany很照顾我的,我这次叫你带过来的人参啊什么的就是想让她产后补身子的。”她真的很喜欢Tiffany这个邻居。唐正把礼品塞到苏城手里,不耐烦的按着门铃,这种事情应该让助理来才对。  “啊,真可爱,这小脸软软的。”果然,全天下的女人都抗拒不了婴儿这种小生物,对于幼儿,女性总是会表现出慈爱的一面。羽田逗着小汤姆,连工作都忘记了。汤姆含着奶瓶,欢快的摇晃着小脚。  这时,门铃声响了,羽田继续逗小汤姆,“我去开门。”蒂芙尼走了出去。  “嗨,Sue,进来吧。”蒂芙尼看到他们站在门口,把他们迎了进来。  苏城和蒂芙尼拥抱,“蒂芙尼,”她把目光转向旁边的唐正,“这是我哥哥。”  “你好。”  “你好。”  “这是我叫哥哥从中国带过来的补品,你现在要好好的照顾自己才行。”说着,把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蒂芙尼把桌上的文件收了收,迎他们坐到沙发上,“要不要喝点什么?”  “果汁!”苏城高兴的回答,似乎她对谁都这么热情。  “不用了,谢谢。”唐正依旧板着脸。  蒂芙尼感觉到这个男子的冷意,他和不善言辞的男子还不一样,除了自己感兴趣,别人很难与他聊到一起。  蒂芙尼转身到厨房倒果汁。  “蒂芙尼,蒂芙尼,天啊,他……尿了。”羽田从婴儿房跑出来,满脸恐惧,接着从房里传出了汤姆的哭声。  蒂芙尼把果汁放在苏城前面,转身看着,“没事儿,宝贝,冷静,冷静。”她向苏城他们点点头表示抱歉。  “快去,快去吧。”苏城回答。蒂芙尼进婴儿房去换尿布了,“来,宝贝,妈咪看看……”  羽田跑出婴儿房就,疯狂的在洗手池洗手,她不小心摸到汤姆的尿了,使劲的搓洗,很多的洗手液,明明没有味道了,但她依旧觉得满手都是尿味,神经依旧很紧张,洗了很久,把手都搓疼了。  对了,蒂芙尼有客人,我是不是得出去打个招呼,刚才的举动实在是……太尴尬了,希望他们不认识我。  羽田擦干手,走出厨房。  他怎么在这里?  唐正没有看她,靠在沙发上,随意的翻着一本杂志。她是看到他了吗?害怕见到他,才躲在厨房这么久?  羽田故作镇定的走过去,坐在他侧边的独体沙发上,“你怎么在这里?”他和蒂芙尼认识吗?怎么没听蒂芙尼提起过?  “我们不认识。”唐正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没有看她,依旧轻松悠闲的翻着杂志。  是在装正经吗?空气突然很尴尬,接下来不知道怎么开口了。不行,必须得冷静,冷静下来理性的思考。但是……  “那个……你要喝点什么吗?”  “不用了,谢谢。”  ……  满满的尴尬。  “小家伙真是太可爱了,不哭不闹的。”苏城和蒂芙尼从婴儿房里出来,看到两人正各自一方的坐着,没有交谈,还真符合他们的性格。  “这是Sue,Strelizia。”蒂芙尼给苏城和羽田相互介绍,苏城本来打算过来握手的,羽田赶紧点头,算是认识了。  “你们认识了?”也不知他们坐在这儿这么久了,有没有说过话。蒂芙尼问道。  “没有。”唐正放下杂志。羽田用余光瞟了他一眼,他要干什么?  “那认识一下吧,唐先生,这是Strelizia,我的老板也是我的好朋友,Lizia,这是苏的表哥唐正先生。”蒂芙尼微笑着給两人做介绍。  “嗯。”  “嗯。”  两个骄傲的人同时回答,语气都是冷淡的,到时弄得蒂芙尼和苏城很尴尬。  唐正和羽田各怀心事,谁也不愿意多做表现。羽田心里很茫然,她是会怕她们知道她和唐正以前的事情吗?比起这样的重逢,她担心的事情更多,想到了也更多。  她期待着与他相遇,也害怕与他相遇。渴求他,更怕害了他。从出生开始,她的人生早已注定,过多的牵连可能会伤害到他。陌生人是最好的结果。  我没有回答认识她,她会不会很失落?现在的她又变回了人前冷漠高傲的她了,和刚才见到我时的紧张完全不一样。她到底想隐藏什么?认识我真的就这么不堪?眼神躲闪又马上冷漠,呼吸稍微急促,羽田希扬你到底在想什么?……  回来已经是晚上了,羽田给父亲请过安后,没吃晚餐直接回房间休息了。从酒窖里取了一瓶白兰地,一个人对着黑夜,一饮而尽。  “哥,你干嘛对着窗子喝酒啊,坐下不好吗?”苏城撇了撇嘴。  “没事。”  因为有个人,也会在对着我喝酒。  三天后,羽田青木50大寿。多方朝贺。  白天,羽田集团在纽约集团本部大厦迎客大厅设宴,宴请各界名流。羽田集团宾客络绎不绝。  羽田青木和夫人在众访客中穿梭交谈,接受各界名流的恭贺。羽田雄一跟在羽田希扬身后,主持着招呼着来往的宾客。每当宾客盈门,他都会毕恭毕敬的学着羽田像对方鞠躬,但是几旬下来,对个几十岁的孩子来讲,还是受不住的。  “去楼上休息一下。”羽田看他额头有隐隐的汗,有些急促的呼吸声。  “可是……”可是如果被母亲知道了一定会骂他的,她很看好他这次表现机会,但是他真的很累。  “别让你妈妈看到。”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不该在这里做这些无谓的事情,林木想给雄一一个表现的机会,可惜她选错了。  羽田雄一犹豫了一会儿,看向林木那边,她正和父亲一起和一些叔叔伯伯聊天,他应该可以休息一会儿,“好吧。”向羽田鞠了一躬,从大厅外上了楼。羽田轻微的点头回应,算是允许了他。他这个年纪不应该考虑这么多,连这个年纪该有的阳光青春的活力都没有,天天被羽田家族压着,这样的他是不是会遗憾他生错了人家?  这样的迎接她不是不累,只是累着累着也就过去了。  “恭喜,祝羽田先生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唐正和苏城站在羽田面前。  恭敬的鞠了一躬。  “感谢您的祝福,里面请。”雅然一笑。  苏城本想说点什么,看了唐正一眼,怯怯的退到身后,表哥气场不对啊,太冷了。突然,手被捉住,她被唐正“拖进”了大厅。她还想和羽田说句话呢,打个招呼都不行。  羽田看着他的背影,这样很好。  “羽田,羽田……”  “啊,啊,安藤君”羽田匆忙鞠了一躬。  “对不起啊,我来迟了,青木叔叔不会怪罪吧?”安藤野笑着,见到羽田他是很高兴的,奈何安藤家一直让他在外工作。  他一直外外,羽田自然是明白,安藤家以黑道起家,安藤野的父亲有意把他外派,是想他不要过多的涉黑,安藤家族的涉黑范围太广,想像羽田家这样转型是很困难的,但是止不住安藤家的背景,羽田家和安藤家的联合是志在必得的。  “没有,快进去吧。”羽田笑笑。  “羽田不和我一起进去吗?”安藤看到羽田脸上的红晕,她一定很累了,为了显示羽田家的礼仪这样的迎接是必要的。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如果他一个人进去,不就给林木一个找事的机会吗?  “嗯,我也有些累了。”  羽田挽住安藤的手,安藤露出宠溺的笑,“走吧。”  因为是世交还是晚辈,所以到访一定要和长辈打个招呼的,他们径直的走向了羽田青木。  “父亲。”羽田把手抽了回来。  安藤把双手放于腿前,深深的鞠了一躬,“叔叔,生日快乐,祝您寿比南山。”  羽田青木一直很喜欢安藤野,他是从小看着安藤野长大的,安藤野听话,懂事,优秀。这样优秀的孩子他一直很欣赏,这更何况他还是安藤家族的继承人,也只有能和希扬相配。同样是优秀的孩子,深厚的背景,从小一起长大,他们俩天造地设。  羽田青木把酒杯递给林木,大笑着,去扶起安藤“野,好孩子,快让叔叔看看,好久不见你了。”这孩子事业心重,工作能力强。一定是一下飞机就赶过来了。  “是,好的。”安藤顺着羽田青木起身。  “又成熟稳重了不少啊,好,”拍拍安藤的肩膀,“你父亲他们应该在那边和州长聊天,我刚才还跟他聊到你。”羽田青木眼里都是光,他太喜欢安藤野了。  回家的确应该先见过父母亲才好,安藤点头,“是,好的。”  “去吧,你和希扬也好久没见了吧。”这个时代是他们年轻人的,交给他们吧,他们俩一定有很多话说。羽田青木接过酒杯,“累了就叫希扬带你去休息。”  “是。”安藤野又朝他们鞠了一躬。羽田站在旁边点头。  跟安藤的父母打过招呼后,羽田就上楼休息了,说实话,她没有那么累,她只是故意表现得很累。  唐正还在宴会上,羽田家族这么“耀眼”,就算他不想看,也会有很多人会谈论,不断地逼着他去的看,去想。  “你看,斯蒂芬,我说他们多般配啊。”两个美国贵妇相互碰杯,眼静看着不远处的羽田和安藤。  唐正正和一个生意伙伴交谈,这些话总是让人难受,眉头轻微一皱,又迅速恢复平静。  这时,苏城正好拿了一盘点心过来,他的细微变化,她早就看的一清二楚。  她一边嚼着蛋糕,一边观察着唐正的变化,“我最喜欢的芝士蛋糕,要不要……”唐正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放到了路过的服务员手里。  “还喜欢就不要把她交给别人。”苏城早就知道他喜欢过一个女生,这么多年过去了,还像病魇一样缠着他,昨天她还在蒂芙尼家就感觉到了他的变化。一般坐在他旁边都是冷冷的低气压,但是昨天突然有了温度,连昨晚,他都喝了很多酒。果然,她从袁杰那里看到了唐正一直珍藏的那女的照片。真是没想到,羽田希扬就是那个女生,昨天他们两还装作不认识。  “多事。”  唐正听到她的话还是有点惊讶的,不知道苏城也可以这么敏捷。有些事情从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看了她一眼,把手插进裤兜,走了出去,苏城原地石化了,这人还是改不了臭毛病,死要面子,那你就等着哭吧!  白天的宴会从中午持续到下午5点左右,当然,羽田青木和羽田家族的人在那之前就离开了,重要的政要商人也离开了。宴会留给了那些需要在商业合作,商业活动的企业家们。  羽田回到家的时候确实很累了,家宴一直是久部先生和久部太太在准备,但是按照羽田家的规矩,她还是得和羽田家族的长辈们待在一起,照顾长辈们的需要。  羽田和雄一跪坐在边上,羽田青木和族里的长辈们跪坐在蒲团上,喝着樱花酒,吃着清素的日本菜,聊着羽田家族的过去现在未来。  让羽田当心的却是建一那小子,父亲生日他却不在家,还好父亲忙于对宾客的回应和长辈们的洽谈,要不然不会这么好忽悠的。  晚些时候,父亲和长辈们喝到尽兴了,跳起了舞。女人们和林木一起退到花园,在花房里插花闲聊。羽田和雄一则回房休息,雄一还是孩子,虽然和学校请了假,但羽田家的孩子还是要按时睡觉。  羽田洗好澡,瘫在床上,安藤打电话过来道晚安。简单的交谈后安藤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她一定很累。  过了一会儿,羽田又拨通了小岛的电话,询问日本那边的情况。一个星期过去了,她每天早一个晚一个的打电话给小岛,需要了解每天的新状况,小岛快被她折磨疯了,因为东西半球是有时差的,不是半夜接电话就是大清早。再这样下去男朋友都要被吓跑了,但羽田是老板,能怎么办呢?  所有的事情都解决后,羽田合上了眼睛,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她沉沉的睡去。她站在楼梯上,一级一级的往上攀登,可怎么也没有终点,突然她脚一滑,掉入一个漩涡。  再次睁开眼,她又回到了那个操场,看台上有一个熟悉的影子……  

温暖的鱼儿

梦里,从未离开过。   我没有忘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